冰糖燉雪梨·年少不知何為驚羨,錯把喜歡當討厭

青梅竹馬,大概是很多人的艷羨的愛情模式吧!畢竟那是一聽就是很美好的詞,一聽就可以讓人產生很多臆測的詞。就像李白的詩里,“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乾里,兩小無嫌猜。”

愛情的種類有很多種,有人一見鍾情,未曾相逢先一笑,初會便已許平生;有人日久生情,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有人起於年少情竇初開;有人始於長情仄言兩心如一…… 可是,關於愛情,誰也不知道,應該是什麼樣的才是最好的。

最近看了《冰糖燉雪梨》,突然明白了什麼是愛情最好的模樣,可能就是年少時相伴而行,後來不小心跌進你的青春,一路磕絆,也一路相隨,男主和女主印證了那一句,“年少不知何為驚羨,錯把喜歡當討厭”。但緣分的奇妙大概就在於,雖然錯過的人終究會錯過,但相逢的人自然也會再相逢,而在等待相逢的漫漫歲月里,我們就像兩隻調頻的收音機,不斷地波動天線,直到我的頻率恰巧和你的相同。

可能錯過也不是什麼壞事,不然怎么會有重逢後的刻骨銘心。就像尼采說,在愛情中,總是要有那么一點瘋狂,而我們的瘋狂,大概就是冰糖燉雪梨時,燃起的火焰,炙熱而綿長。

在《冰糖燉雪梨》的劇情里,

幼年的黎語冰問媽媽:“青梅竹馬是什麼意思?”

“青梅竹馬啊,就是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就像你和你的同桌棠雪。”

“喔,不是好詞兒。”

黎語冰有一個同桌,棠雪。棠雪蠻橫任性,在黎語凍的記憶里,他的國小時代但是被這個女孩欺負的,棠雪會抄他作業,捉毛毛蟲嚇他,讓他幫忙做一些他害怕的事。小升初的時候,黎語冰和棠雪約好一起去六中,然而他卻去了一中。因為,他想逃離這個讓他害怕的姑娘,棠雪,太可怕了!

大概黎語冰也想不到,他小時候拚命想逃離的人,後來再遇見的時候,會那么後悔當初的逃離。幼年時期的黎語冰如願以償逃離了那個霸道野蠻的棠雪,只是經年輾轉,多年以後再次相遇,發現原來小時候的那種感覺也不是討厭,他們經歷千萬,卻再也無法彌補當年的錯過。

後來,他們在霖大再次遇見,黎語冰費盡心思的戲弄,自以為是對棠雪小時候做過的惡劣事跡進行報復,其實也不過是喜歡而不自知。幼年的事情,誰又會記得那么清楚,甚至於很多年後念念不忘,其實也不過是那個小女孩一直藏在他心底,即是找些年再沒有見過,也不曾提前,可是再遇見時,那些被刻意遺忘的回憶總是會不停的翻湧,在心中耿耿於懷。沒有棠雪的國中和高中,黎語凍的少年時代,說不上美好,也並沒有他想像的那樣,離開棠雪之後劫後餘生。也不過是荒草叢生,簡單且安穩罷了。

黎語冰與棠雪之間,就像是冰糖燉雪梨,炙熱而綿長,簡單到自己都忽略了,黎語冰好像明明已經忘記棠雪了,卻又感覺念念不忘,明明只是平常簡單的相處,卻感覺這個心情如高山大川,綿綿不絕!他們之間的互相喜歡,一如幼年無知無畏,即便是浮生荏苒,經年不見,依舊能再次重歸,談笑風生觥籌交錯間,終是明白自己原是喜歡不自知,對面那雙清澈眉眼,從一開始,就是自己多年想像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