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未來等你》回憶是解藥,不僅能療傷,還能緩解成長的茫然

經過了這些年以後,我們常說,終究還是活成了自己討厭的樣子——碌碌無為、一事無成、一無是處……

對於《我在未來等你》中由李光潔飾演的郝回歸,莫不也是如此:幾分落魄,略感油膩,許多遺憾……如果生命能夠重來一次,未來會不會不一樣?如果能夠回到從前,又想要對年少的自己說些什麼?儘管這些只是如果,但《我在未來等你》卻讓這個"如果"變成了現實:37歲的郝回歸,竟然在夢中一次次的回到了20年前,和17歲的自己相遇,和17歲那年時光重逢,他能找回什麼?他能改變什麼?正是《我在未來等你》讓人期待的地方。

看過了幾集之後會發現,《我在未來等你》是一部很講辯證法的劇作,我在未來等你,你在過去等我,所交匯的一刻,便是兩個年齡相差了20歲的"我",由此帶來了一種特別奇特的雙視角,分別由李光潔和費啟鳴飾演的中年時代與少年時代,當年的劉大志,如今的郝回歸,從名字上,就能感覺到許多的端倪,一個嚮往遠方,一個惦念曾經,雖然從年齡、心境上大有不同,但在性格層面,還是能看出許多的共通點。故事正是在同與不同之間,歡樂又憂傷的前行。

少年時代的劉大志很鬼馬,中年以後的郝回歸也沒有變的更沉穩,比如在兩人第一次碰面的時候,費啟鳴便忙不迭的問,自己的未來能不能考上大學,有沒有房,有沒有車?很符合年少時對未來的詰問,而李光潔的回答,更是埋伏了太多屬於成年人的小心思,怕未來的自己讓曾經的自己失望,於是滿嘴跑火車的來激勵費啟鳴,讓人捧腹之後,又不乏心酸,畢竟,物質的生活容易擁有,精神的疲乏卻無從開解,成年人的世界,從來就沒有"容易"二字。《我在未來等你》就是這樣,讓成年人的懷舊,與少年人的好奇,在時空中碰撞和交流,由此撞擊出了太多的"不甘"。而這個不甘,才是真正引發改變的源動力。

不得不說,陰差陽錯中,成了劉大志班主任之後的郝回歸,還是做了許多"快意恩仇"的事情,比如對當年的同學們,一個個如數家珍般的數落了一遍,畢竟,每個人的未來,他都了如指掌,但同學們尚在懵懂,由此帶來太多的爆笑。當然,對當年的老師和校長,他也是毫不留情,時刻維護著學生們的尊嚴與自信。在這一刻,我們發現,其實,回到過去的郝回歸,已經從一個自己討厭的樣子,變成了一個大家喜歡的樣子,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改變未來,但有一點卻是肯定的,如今的自己,卻因這一程的回望,引發了太多的變化,但又不是那種回到過去改變未來的"蝴蝶效應"般定律,這或許是他始料未及的。

《我在未來等你》寄託了太多的希冀與期望,雖然校園的戲份占了很大的篇幅,但這部作品,也兼顧到了親情與愛情,年少的時候,父母還沒有離婚,同學們也都不曾定型,就連賣臭豆腐的街邊攤,都是那么友善……正如郝回歸所說,有些事情,當年並沒有發現,只是經過了這些年,才慢慢察覺出來,或許,這才是成長的真正意義和陪伴的真正價值所在,所有的積累和沉澱,都是閃光的寶藏,只不過很多時候,我們沒有發現而已。由此《我在未來等你》,便承載了許多的治癒功能,治癒了郝回歸,更治癒了我們。回到過去不一定能改變未來,但回憶是解藥,可以撫平成長中的傷痛。

看過了《我在未來等你》,會讓我們更多的審視自我,無論身處少年,還是已經成年,都要更多的思考,究竟怎樣的人生,才對得起我們這些年的風雨兼程。劇中的郝回歸能夠有感悟,看這部劇的我們,雖然不能像他一樣,來回來去的行走於時空之中,但同樣能在爆笑之後,倍受觸動,這是一部與眾不同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