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也很美:王蕾腹黑升級,安安靠自身能力實現理想還有希望嗎

一般來說,影視劇作里的故事大多來自於生活且高於生活。《第二次也很美》應該就是這樣,但她確實是花上了功夫來誇大王蕾的心機與安安的單純,以至於觀眾看到的就是王蕾的心機變成渣,安安的單純變成傻。

如果這對選手複製貼上到現實生活中,一定是“蕾”為刀俎,“安”為魚肉。想活命都是難的,就別說寶媽混跡職場的事兒了。

好在,劇中的安安有多層護體與光環加持,才算是即便一步一個坑,也還能有化險為夷的穩當與安全。

要說王蕾這個人物的心機智商絕非普通的同齡人可比,她所擅長的算計、腹黑,如果不看她的臉,一定會認為是一個職場“老江湖”,受夠了眉高眼低,才練就羨慕嫉妒恨的漸次轉變,從而讓自己變成一個蛇蠍女人。

可是,王蕾並非如此。她年紀輕輕,又向來出類拔萃。把自己變得如此醜陋,就是因為愛上了俞非凡,倒也是牽強。說到底,骨子裡“惡”的成分還是多了些。

而且,越往後看越發現,王蕾的段位極高。她甚至已經把壞升級到“運籌帷幄”,甚至有種俯視地圖,指哪打哪的本事。

從住進俞非凡的房子到陷害安安輸了比賽,從抓住大王弱項控制主動權到假模假樣給俞非凡道歉扮可憐,她的一系列操作堪稱完美。

如今,安安作品一再出現問題,至於小妖是否真兇不好定論,王蕾乾脆回家賣魚,等同賣慘做給俞非凡看。這一切她確實是卑鄙又高級。而且故事的走向也就是按著她的計畫在發展。

再看這邊的安安,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單純幼稚傻。

不會自保,不懂社交,對辦公室正常的爾虞我詐完全無措,比職場小白還白。甚至對簡單問題的處理都不如年幼的兒子豆豆。比如,豆豆不小心弄壞了果果的玩具,正巧許朗前來敲門。成年的安安大驚失色,無比慌張。而五六歲的豆豆則沉穩的對媽媽說,冷靜冷靜。

這已經不是反差萌,而是真的不行。

那樣的王蕾和這樣的安安一比較,確實想說安安死定了。有時甚至在想,用這種方式來表現女性勵志,其意義在哪裡?

每每出現問題時,安安總是如無頭蒼蠅般亂撞,解決問題基本都是前夫俞非凡、官配男友徐朗,閨蜜邱天,包括發小雷宇豪來解決。

這些外在因素,充其量只能是安安交了好運,之於她自己如何逆襲成真正自立、自強的職場女性,她的人設里根本看不到有這種能量包的存在。

所以說,劇情發展到現在,安安人設越發離譜起來。

如果按照劇情簡介稱“該劇講述了“二次元少女”安安,直面並戰勝現實中的種種苦澀,終憑藉自身努力成長為職場女性,實現人生理想的故事。”

還不如說是體現“二次元少女”安安,有幸遇到命中注定的好朋友們對她的不離不棄,最終在大家幫助下,實現人生理想。

這樣,道理好像還能說的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