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王鷗受欺負時,明台離她不遠

《芝麻胡同》的感情線,是一個“兼祧(tiāo)”的故事。

兼祧,其實就是一夫多妻,但這與我們平時說的“一夫多妻”還存在很大區別。

何冰王鷗劉蓓主演《芝麻胡同》

我們平時說的“一夫多妻”,準確地說應該叫“一夫一妻多妾”。從皇帝到普通大戶人家,從來都是只有一個正妻,其他都是妾。至於正妻去世後再娶正妻,那是另一碼事。

而兼祧,是真正意義上的“一夫多妻”,大家都是正妻。

兼祧是“過繼”的產物。親生父母把兒子過繼給別人了,自己留下的那個兒子卻無後而死,自家的香火無人繼承了,咋辦呢?

於是,經過雙方友好協商,讓這個已經過繼出去的兒子,再娶一個媳婦,為親生父母這邊延續香火,俗稱“一子頂兩門”。

乾隆四十年的時候,兼祧正式成為合法婚姻關係。香港直到1971年才正式廢止了兼祧。

嚴振聲和俞老大上貨

以《芝麻胡同》為例,何冰飾演的嚴振聲,本來姓俞。小時候,他被過繼給了舅舅,然後才叫嚴振聲。

嚴振聲的親爹俞老爺子,有兩個親生兒子,嚴振聲是弟弟。

後來,俞老大為了保護弟弟,死在了上貨的途中。當時俞老大還沒有兒女,所以老俞家眼看就要絕後了。

於是老俞頭就提出,讓嚴振聲再娶一個媳婦,替俞家延續香火。

在劇中,劉蓓飾演的林翠卿,是嚴振聲的第一個妻子。她生出的兒女,都姓嚴。

王鷗飾演的牧春花,是被老俞頭挑中的俞家正房兒媳婦。將來她嫁給嚴振聲,生出的兒女都得姓俞。

也就是說,嚴振聲將擁有兩個地位平等的妻子和兩個平行的家庭。

接下來是腦洞時間:在《芝麻胡同》的劇本之外,其實也有一個,與之平行的空間。

海一天飾演吳友仁

海一天飾演的吳友仁,是北平外二區接收大員。他的本職工作,就是在日軍投降後,代表民國政府接管日占區城市。

北平於1949年1月和平解放,因此海一天的這個職務,暗示了故事開始的年代,是1945年至1948年期間。

再考慮到,嚴振聲與大哥遇到散兵游勇時,對方稱“外面都是共匪”。由此可知,當時正處於解放軍圍困北平的時候。也就是說,《芝麻胡同》的故事開始於1948年。

在這個時間之前,明台就已經帶著妻子程錦雲,悄悄來到了北平。

胡歌飾演明台

胡歌飾演的明台,在《偽裝者》的最後一幕里來到北平後,改姓崔。

明台來到北平之後的接頭地點名叫“東中胡同2號”,位於現在的國家大劇院西側,西交民巷附近。

此地距離“芝麻胡同”大概4.5公里,可乘捷運二號線直達。

明台當時的接頭人名叫張月印,是《北平無戰事》裡面的地下黨負責人。同一個名字、同一個身份、同一個演員。

因此,明台就是《北平無戰事》里的崔中石,只不過演員從胡歌換成了祖峰而已。

《北平無戰事》也與《芝麻胡同》發生在同一個時期里,而且《北平無戰事》里也有一位明家的兄弟——王凱飾演的方孟韋。

也就是說,當王鷗在《芝麻胡同》里受人欺負時,明樓的兩個弟弟就在不遠的地方。

但,時過境遷了。

如果汪曼春沒有和明家撕破臉,她就不會死在明台與明樓的槍下。

王鷗飾演牧春花

汪曼春死後,王鷗又以牧春花的身份,出現在《芝麻胡同》。

此時的牧春花,已經沒有了汪曼春的身手,身上也沒了槍,所以她被吳友仁欺負時,毫無還手之力。

按照《芝麻胡同》的演員表,在尚未登場的角色里,還有《亮劍》的梗。

《亮劍》楚團長的扮演者張光北,仍然將以“國軍團長”的身份出現在《芝麻胡同》里,但演員表並未指明他的姓氏。不過,那張臉和那身軍裝配在一起,再加上國軍團長的身份,是不是姓楚已經不重要了。

同時,《芝麻胡同》還將出現一位“丁團長”。雖然演員換了,而且目前並不知道這位丁團長到底來自國軍還是解放軍,但“丁團長”這三個字本身,也是《亮劍》的重要符號。

另外,嚴振聲的大哥第一集就領了便當,這裡面也有梗。

俞老大第一集就下線了

常戎飾演的俞老大,在保護弟弟嚴振聲上貨的路上,遇到一夥國軍的散兵游勇,慘死在槍下。

十五年前,常戎演過一部電影,名叫《三代響馬》。他在片中飾演“蓋地虎綹子”的少當家楊天笑。

楊天笑出身“土匪世家”,但俞老大竟然死在土匪手中,也算是常戎自己跟自己的角色呼應。

但更經典的角色呼應,是劉蓓。

劉蓓飾演林翠卿

劉蓓坐在炕頭抽菸袋鍋子的造型,讓人想起電影《甲方乙方》里的經典橋段。

當時,葛優就坐在現在何冰坐的這個位置,而劉蓓一直都是坐在畫面右側。

當時在地下站著跟葛優回話的,正是何冰。

那個片段,誕生了“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等一大段經典台詞。甚至就連這兩個場景的談話內容,也都是跟錢有關。

最後再來說說何冰自己的呼應。

《芝麻胡同》是他又一次,在同一部劇中同時擁有兩位妻子。

何冰和他在劇中的妻子們

《情滿四合院》里,何冰有倆媳婦。第一個是衛紫冰飾演的婁曉娥,第二個才是郝蕾飾演的女主角秦淮茹。這兩個人是正常的前後任關係。

到了《芝麻胡同》,何冰又有倆媳婦,而且女主角又是後來者。劉蓓飾演的林翠卿和王鷗飾演的牧春花,雖有先來後到,但本質上屬於並列關係。

何冰在劇中的四個媳婦,有一個共同特點:都不壞。

這是何冰在北京衛視開播發布會上說的。當時他指的是林翠卿和牧春花,但其實秦淮茹和婁曉娥也都不壞。

兩個媳婦都不壞,意味著劇中的情感糾葛不會陷入“善惡之爭”的俗套里,意味著本劇的“宅斗”不會太狗血。

也正是有了這句話,我才真的認為,《芝麻胡同》是一部值得追的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