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老頭作妖純屬故意!心裡一點不糊塗

《都挺好》里的“作爹”蘇大強開始“作妖”了。

僅“作”了兩集,一部分觀眾對蘇老二的憤怒就被轉移到了“作爹”身上。

其實,老蘇頭“作妖”純屬故意,他的心裡可一點兒都不糊塗。

倪大紅飾演蘇大強

老太太還沒出殯,老頭就已經在思考:我的未來該向何處去。

老二率先表態,“一定替媽把您照顧好”,但老頭知道老二是最不靠譜的。

女兒接下來也表態,“要不您去我那”,但老頭覺得年輕時虧欠女兒太多。他尤其不想替老伴兒承擔“重男輕女卻只能靠女兒養老”的名聲,於是斷然拒絕。

老大是最後表態的,也是唯一被動表態的。要不是妹妹點步,老大都沒往那方面想。

在不敢回老宅住的前提下,老頭其實沒有選擇,老大是唯一選項。

但他又不好意思明說,於是就以去養老院為由,誘使老大答應帶他去美國。

可是他沒想到,去美國辦手續還挺複雜,在“他以為的黎明”到來之前,還必須先經歷一段“黎明前的黑暗”——在他最討厭的老二家裡住上一段。

從這裡開始,我們把老頭和老二之間的相處細節對照來看,就會發現老頭“作妖”其實都是故意的。

蘇大強在做飯

這個鏡頭出現在大兒子出國前的歡送宴上。儘管一閃而過,卻是老蘇頭會做飯的有力證明。

老蘇頭不僅會做飯,而且能張羅一桌席。

那桌歡送宴,蘇母一直在打麻將,全都是老蘇頭自己忙活的。

因此,老蘇頭在二兒子家裡只吃外賣,純屬故意為之。

他有他的苦衷。

一旦他開始做飯,就得給小兩口帶份兒。於是,老頭在家給小兩口做飯,就會從習以為常演變為理所應當。

甚至將來老頭如果一天沒做飯,二兒子就會不樂意。以二兒子的人品,這事兒他幹得出來。

當然,老蘇頭差點把廚房乾爆炸,這是意外。跟兒子鬥心眼兒還不至於要鬧出人命來,他確實是忘了閉火了。

蘇大強讓二兒子擇菜

蘇老二當初給媽打溜須,說想替媽幹活,怕媽累著。然後蘇大強讓他擇菜,兒子翻了翻眼皮,沒理他爸。

這個細節,就與現在蘇大強不洗澡呼應上了。

二兒子當初的孝順,全靠嘴。

不光是擇菜這件事,還有他說要帶父母出去旅遊的事也沒兌現。反倒是跟父母伸手,從來沒客氣過。

老蘇頭現在是照方抓藥,你不是就靠嘴嗎,我也拿話對付你。

所以,二兒子讓他洗澡,老蘇頭軟磨硬泡就是不洗。

大兒子讓他洗澡,他就乖乖聽話。那是因為他將來還得指望大兒子養老呢,而且在老頭看來,大兒子是好的。

所以你看,老蘇頭其實一點兒都不糊塗。前一篇我分析的“蘇母之死,蘇父不清白”就更能站得住腳了。

大兒子那邊,也有今昔的細節呼應。

蘇明哲把辦公用品擺在顯眼位置

蘇明哲被解僱後,把自己的辦公物品放在了家門口的顯眼位置。媳婦一進門就看到了,然後就明白了。

這個細節呼應的是,當初他拿到錄取通知書時,因為費用太高而賭氣不吃飯。

兩處細節共同展現了,蘇明哲自私、愛撒嬌還想要面子的心態。

拿到錄取通知書時,他先是放話“我不念了”。後來二弟嘟囔了幾句“確實太貴了”,蘇明哲還沒等媽說話,就憤而離席。

言外之意,“我都考兩年了,媽你看著辦”。

如果他真的體諒父母,就該跟父母心平氣和地說放棄,然後去找份工作。他可是清華畢業啊。

如果他真有長子之風,就該在畢業後的兩年裡邊工作邊申請留學,分擔父母的經濟壓力。

這次他被解僱也是同理。他自覺無顏面對媳婦,因此不敢當面說,於是才用整理箱來“代言”,希望媳婦看到後能主動原諒他、安慰他。

只不過後來媳婦佯裝沒看見,蘇明哲才不得不當面承認自己失業了。

高露飾演吳非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蘇明哲應該就是這句話的寫照。

結婚前,母親把最好的都給了他。結婚後,媳婦接替母親照顧他。

蘇明哲自認為跟主管關係還不錯,可媳婦卻說,好不容易才約到主管一家去郊遊。

蘇明哲爽約都不打電話解釋一下,可媳婦替他解釋時竟然被對方掛斷了電話。

蘇明哲並不是“中國式長子”,他只不過是“中國式大少爺”而已。

一切以自己為中心,所有人都得理解他、包容他、為他付出——這才是蘇明哲。

正是在這樣的心態下,蘇明哲對自己在公司里的處境沒有清晰認知,所以才對裁員毫無察覺。

在這方面,他真該好好向妹妹學習。

蘇明玉獲得一筆慰問金

蘇明玉的老闆兼師傅老懞,背地裡調查了她。

在得知她是因為母親去世才消失了三天之後,老闆的心終於放在肚子裡了。

後來,老闆給了她一張銀行卡,讓她去休息。

慰問只是名目,安撫和挽留才是真相。

這張卡里不可能只有千八百塊錢的慰問金,我估計六位數是起步價。十年前該公司一名普通銷售半年提成就三十萬,如今想要安撫一名集團老闆的左膀右臂,沒六位數能行嗎?

蘇明玉沒有像大嫂那樣幫著蘇明哲給主管送禮,但她靠業績,成為了一個讓老闆離不開的人,這才是職場人的價值體現。

無論是混職場還是做生意,成功秘訣其實很簡單:讓老闆離不開你,讓客戶離不開你。

滿倉大兄弟每天努力寫稿,不也是為了讓你們離不開我嘛。

姚晨飾演蘇明玉

蘇明玉另外一點可貴之處在於,她永遠不認為自己已經讓老闆離不開了。

她跟柳青單獨吃飯時就說,自己很難看透師傅的心思。

既能拿得出業績,又有敬畏之心和防人之心,這才能走得遠。

同樣是重男輕女思想的受害者,為什麼蘇明玉能遇到貴人,而樊勝美就遇不到呢?

首先,這裡確實有運氣成分。

為了遇見你,我用光了所有的好運氣——這句話也適用於絕境中的蘇明玉遇見伯樂老懞。

但更重要的是,蘇明玉和樊勝美對翻身的理解,存在巨大差異。

蘇明玉把翻身的希望寄託於自己勤工儉學攢錢出國。她雖然被老懞潑了一盆冷水,但也讓老懞看到了她身上的那股勁兒。

而樊勝美則是把翻身的希望寄託於嫁大款。她不是千里馬,所以伯樂即使看見她也不會現身。

蘇明成餵爸爸吃水果

最近兩集,蘇明成的觀眾緣有回暖的跡象。

有些觀眾認為,攤上這個“作爹”,蘇明成做得已經算不錯了。

其實這只是暫時現象。

一方面,蘇明成心裡有倚仗,認為大哥很快就會把老爸接走,自己忍一時風平浪靜。

另一方面,蘇明成兩口子還沒遇到大哥那樣的中年危機,再加上這些年他被老媽貼補,所以日子過得還行。

不過《都挺好》是不會輕易饒過這個狼崽子的。老二家的鍋蓋,馬上就要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