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奇女子!她=爾晴+如懿

《芝麻胡同》里的寶鳳,從身世到故事,都很像爾晴。

但是這一次,她選擇了善良。

爾晴羨慕魏瓔珞能有機會嫁給傅恆

首先看身世。

寶鳳是正黃旗的後人,爾晴的出身也有人考證過:正白旗包衣。

論八旗排序,寶鳳的出身要比爾晴好。

後來,寶鳳被賣到嚴家當丫鬟,爾晴則到富察皇后身邊當奴婢。

論工作單位,爾晴的處境要比寶鳳好。

其次看朋友圈。

寶鳳跟女主角牧春花曾經是同學,一度情同閨蜜,後來成為情敵。

爾晴跟女主角魏瓔珞曾經是同事,一度貌似閨蜜,後來成為情敵。

成為情敵以後,寶鳳也給男女主角之間下過一些絆子,但這次我有點同情她。

因為爾晴是損人利己,而寶鳳則被人當球踢了。

何冰飾演嚴振聲

寶鳳與爾晴最大的不同,在於她不僅是一名奴婢,同時也是一名“儲備幹部”。

嚴家當初買來寶鳳,本打算是給嚴振聲當妾的。後來是因為嚴振聲的媳婦堅決反對,才被擱置。

身世與現實的巨大落差,再加上這段前情,讓寶鳳一直憋著要重現昔日榮光。可是在解放前,婦女想要改變命運,更多的還是要靠婚姻。

後來,老俞家大哥死了。嚴氏夫婦出於內疚心理,接受了俞老爺子提出的要求,讓嚴振聲再娶一房媳婦,為老俞家延續香火。

原本,俞老爺子相中了王鷗飾演的牧春花,但嚴振聲的媳婦林翠卿不希望一個“不知根知底的寒門女孩”嫁進來。於是,寶鳳的“儲備幹部”身份,就被重新激活了。

不僅是被激活,林翠卿甚至把喜酒都給擺上了。整個嚴家的夥計們,也都知道了這檔子事兒。

這就等於是進入“公示”階段了。

原以為“任前公示”就是走個形式,可沒想到,真有人跳出來反對。

俞老爺子反對這門親事

跳出來反對的,是手握最大話語權的俞老爺子。

俞老爺子行使了“一票否決權”,直接讓人架走了嚴振聲,把喜酒徹底給攪黃了。

就差一點點,寶鳳的臨門一腳,乾門柱子上了。

俞老爺子攪黃了喜酒之後,轉過天就帶牧春花來相親。

老爺子滿意,女方也願意。可是,因為牧春花當過飯店女招待,按當時的說法,這個工作名聲不好,老爺子又主動放棄了牧春花這個選項。

於是,寶鳳的方案又被舊事重提。

這個時候,寶鳳的心理陰影,就已經很大了。

其實,像這種“任前公示階段被叫停”的經歷,《如懿傳》的女主角也經歷過。

只不過,如懿的運氣比寶鳳好。

青櫻的嫡福晉公示被叫停

如懿還叫青櫻的時候,接過了象徵著嫡福晉身份的如意。

這就等於是進入了“任前公示”的流程。

可是,她的“任前公示”也被未來公爹雍正皇帝給叫停了。

青櫻的姑母是烏拉那拉氏宜修皇后,也是甄嬛的死敵。

當時雍正皇帝下旨,將宜修皇后“禁足景仁宮,非死不得出,朕與你死生不復見”。

雖然名義上沒有廢后,但等於是判了無期了。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宜修死後青櫻沒能進宮為妃,那么以太后甄嬛的性格,青櫻的家族恐怕都得遭殃。

87版《紅樓夢》就是這種情形:元春當妃子時,賈家很牛掰。元春死後,不僅賈家敗了,整個四大家族全完蛋了。

薛寶釵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被賣身為奴的。

因此,如果弘曆稍微自私一點、膽小一點,如果他沒有到父皇面前替青櫻爭取,青櫻的下場恐怕不會比寶鳳和寶釵強到哪裡去。

馮文娟飾演寶鳳

因為牧春花“政審不過關”,短時間裡又沒有其他人選,於是寶鳳又迎來了第二次提名。

寶鳳雖然被二次提名,但當下依然是丫鬟身份。她依然要和其他夥計們一起工作、一起吃飯。

風已經放出去了,但身份還沒變。在這樣的敏感時期里,小夥伴們口中的恭喜和羨慕,其實也會變成背後的嫉妒和看笑話。

這個時候,寶鳳心裡的委屈和計較,是可以被理解的。

公示期里的寶鳳,已經足夠低調了。她既沒有提前以主子的身份支使原來的同事,也沒有迫不及待地穿金帶銀。

可惜的是,她“未來老公”的心不在她身上。

這件事決定了,寶鳳只能成為爾晴,而無法成為如懿。

周迅飾演如懿

其實如懿也面臨過二次提名。

那是在富察皇后死後,如懿與閨蜜純貴妃同時被提名為繼後人選。

當時太后力挺純貴妃,而皇帝心中的人選自然只有如懿一人。

如懿當時做對了兩件事:一是不爭,二是陪伴。

如懿把自己的長板充分放大,靠著皇帝對她的感情,成功走上皇貴妃之位,進而成為繼後。

其實寶鳳也做到了不爭,至少表面上是這樣。

她雖然心裡惦記,也因此斷然拒絕了小黑子的求愛,但在人前背後,寶鳳並沒有像純貴妃那樣製造輿論,引起決策者的不滿。

但寶鳳無法做到陪伴,而陪伴才是關鍵。

她的本職工作是侍奉嚴太太。她只有一次跟嚴振聲在屋裡“疑似說笑”,就被嚴太太一通挖苦,這還何談陪伴?

因此,即使寶鳳聽說過如懿的故事,也很難借鑑她的做法。

寶鳳和秀媽聊心事

寶鳳雖然有欲望、有心機,但她本質很善良。

她不願通過損人利己的做法去擠掉情敵,這是她與爾晴之間的另一個重要區別。

嚴振聲兒媳婦的哥哥郭秉聰,背地裡算計嚴振聲。寶鳳偷聽到了他的秘密之後,一度陷入了糾結。

她明知道,一旦把這件事說出去,就會拆散郭秉聰和牧春花的婚事,進而就會讓牧春花重新回到嚴振聲身邊,但她最後還是選擇了公開真相。

寧可堂堂正正地輸,也不損人利己地贏,這是寶鳳的可貴之處。

預計,她還是會嫁給小黑子,用踏實的生活,去實現宮斗劇里的女人們“下輩子的心愿”——嫁得尋常人家,相夫教子。

寶鳳與牧春花產生嫌隙

歷來,跟女主角搶男人的女配角,很少有人能成功。

爾晴是一個成功者,但成功之後甘苦自知。

寶鳳屬於大多數注定搶不過女主角的人。她沒有做錯什麼,怪只怪“天上掉下個牧妹妹”。

寶鳳對“俞家兒媳婦”這個崗位有想法,與愛情無關,那就是職場競爭。

職場上有一種說法,叫“先卡位,再成長”。

但還有一種說法,叫“德不配位,親人兩行淚”。

寶鳳輸給了運氣,輸掉了“今生轉世”的崗位,但她選擇了善良,得到的是一份踏實的心境。

而這份踏實,會讓寶鳳避免走上,爾晴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