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醫》費力不討好:下苦功夫卻讓觀眾犯困

許晴飾演的葆秀因為好心辦錯事,遭到了陳寶國飾演的翁泉海一通數落。

葆秀該不該被數落?

按照《老中醫》的預告和正片,其實有兩個相反的答案。

陳寶國在《老中醫》里數落許晴

葆秀被翁泉海數落,是因為她悄悄給患者們返還了診費。

這件事沒有經過翁泉海的同意。後來競爭對手的老婆上門來鬧,說翁泉海是騙子。

事後,翁泉海就說葆秀這是搞歪門邪道。

返還診費明明是有利於患者的事,為啥要說人家搞歪門邪道呢?

在《老中醫》第三集的預告片裡,陳寶國和許晴有過一段對話,但沒有出現在正片裡。

毛病就出在這兒了。

陳寶國飾演翁泉海

在預告片裡,有人向翁泉海提出了“免費看病招攬生意”的建議——這個在正片裡是有的。

但此人走後,翁泉海對葆秀說:“我不自詡為名醫,但也是名家名派,為吸引患者不收診費,邪門歪道啊。”這句話正片裡就沒有了。

這句話,等於是翁泉海立了個規矩。

葆秀先前自己也立過一個規矩:“以後你主外,我主內”。

診費顯然屬於“主外”的範疇,既然翁泉海有言在先,那么葆秀就應該聽話照辦。

如果這段對話出現在正片裡,那么葆秀挨數落,就沒有問題。

可是這段戲偏偏就給刪了,結果傷到了劇情的邏輯。

因此,按照正片,翁泉海沒有事先聲明,那么葆秀被數落,是有點冤的。

預告裡的內容,被刪除的還不止這句話。

許晴飾演葆秀

在同一條預告裡,葆秀還勸翁泉海,“你不一定非要在上海行醫啊,實在不行咱就回孟河老家”。

葆秀這句話的背景,是翁泉海在上海的頭三腳沒踢開。

《老中醫》第一集,翁泉海就陷入了一場醫療事故。後來官司雖然贏了,但口碑卻輸了。坊間盛傳,翁泉海用錯藥害了人命,結果沒人敢來找他看病了。

因此葆秀才勸他,咱別當“海漂”了,另闢蹊徑吧。

可是翁泉海不乾,非要在上海灘立下自己的招牌。葆秀心疼未婚夫,於是才暗中想法子,採納了剛才那個人的建議,偷偷給患者返還診費,以此來招攬生意。

葆秀也是中醫世家出身,但是葆家傳男不傳女,因此葆秀並不算業內人士。她不懂行規有情可原,只能算“好心辦錯事”。

其實如果用發展的眼光來看,葆秀甚至連辦錯事都算不上。就算她違背了行規,但畢竟惠及了患者,行規也未必都是對的。

現在我們不扯發展,就行規論事。在生意不景氣的背景下,翁泉海自己也在違背行規。

翁泉海主動和路人打招呼

翁泉海因為門可羅雀,偶然碰見一個在他家門口轉悠的路人。於是他主動問人家,“您是來看病的嗎?”

有網友提示說,這句話違反了“醫者三戒”中的“醫不叩門”。

滿倉大兄弟並不懂醫,我也是現學現賣。

所謂“醫不叩門”,我上網查了一下,就是說醫生不能上趕著問別人,“你是不是要治病”。

這個說法,據說是為了保障平等的醫患關係,讓醫生能夠受到更多尊重。同時,也是為了照顧普通人諱疾忌醫的心理。

還是那句話,行規未必都對。

如果“醫不叩門”是行規,那么又該如何理解“扁鵲見蔡桓公”的故事?又該如何看待送醫下鄉?

退一步講,即使我們承認行規的歷史必要性,那么既然都是在生意不景氣的背景下做出的無奈選擇,翁泉海可以主動問人家是不是來看病的,葆秀為啥就不可以給患者返還診費呢?

還有一場戲,應該也存在傷及劇情的刪節。

患者家屬找翁泉海討說法

這個男的,是一名患者家屬。

他媳婦的病,上海的名醫都束手無策。

翁泉海第二次違背“醫不叩門”,主動上門送藥,結果因為名聲不好,被人家拒之門外。

後來葆秀再次挺身而出,當著對方的面兒喝了一口藥,證明這藥不是假藥,於是對方才接受。

後來,男人的媳婦又肚子疼。男人打上門來,非要拉著翁泉海去公安局。

可是鏡頭一轉,翁泉海卻平安無事地在配置新藥方,隨後再次送藥上門。可此時,那個患者家屬卻一臉煩躁地問,“你咋又來了?”

我就納悶兒了,在翁泉海名聲不好且首次用藥失敗差點要了人命的前提下,患者家屬怎么就輕易放過了翁泉海呢?

再有,翁泉海在寧波行醫時發燒了,後來被人救下。正是此人後來向翁泉海提出了“免費看病”的建議。那么,這個人是怎么知道翁泉海生意不好的呢?

如果是為了去粗取精,那么上述刪節細想想也能連上。可是,《老中醫》劇情跳躍的後果,卻是放大了令人犯困的情節。

高小朴堵門自薦

這個人叫高小朴,是由陳寶國之子陳月末扮演的。

高小朴是一名“鈴醫”,也就是走街串巷搖鈴鐺賣藥的江湖醫生。

“主流醫生”都很排斥鈴醫,認為他們多數都是騙子,甚至收徒都不收鈴醫出身的人,怕有辱門風。

高小朴為了混口飯吃,一方面四處拜師,一方面當街吆喝。從謀生的角度看,沒問題。

但從台詞的設計上看,問題很大。

《老中醫》前四集,高小朴有好幾場背誦醫學典籍和典故的戲。不僅晦澀難懂,而且單體戲份時間較長。

陳月末背這么多專業台詞,也是下了苦功夫的。可是結果,他被自己下的苦功夫搞成了快進角色,觀眾一看到他就會犯困。

高小朴把老先生背煩了

編劇高滿堂自己都說,寫劇本的時候,他就曾被充斥著大量專業術語的台詞,搞得直犯困。

劇本是編劇親生的。您自己的孩子,自己瞅著都犯困,這還怎么能讓觀眾看得下去呢?

其實高滿堂也下了不少苦工夫。至少我看彈幕上有許多人說,劇中的專業術語和理論都很靠譜,沒有一句胡說八道。

可是,行業劇是否一定要通過密集的專業術語,來證明自己的專業性?

滿倉大兄弟認為,行業劇首先應該是一部電視劇。你可以通過具體的案例和解決方案,用更加故事化的方式,來呈現一個行業的特點。

另外,行業劇不應該局限於專業。行業故事只是素材,人性和共鳴才是讓一部劇真正閃光的東西。

如果真要去粗取精,就應該多刪除一些陳月末背誦的專業術語,把時間留給故事。

許晴飾演葆秀

許晴的委屈臉,背後是葆秀的苦衷。然而這份委屈也同樣屬於《老中醫》。

作為央視一套黃金檔的開年大戲,《老中醫》在豆瓣和微博上的話題量遠遜於同檔期的其他上星劇。

《老中醫》確實是一部用心在做的劇,但費力不討好的播出效果也確實值得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