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角色缺失:蘇家人不該沒朋友

《都挺好》劇情發展到現在,除了姚晨飾演的蘇明玉有幾個不錯的朋友之外,其他重要角色幾乎都沒朋友。

雖然可以用劇情解釋這一現象,但滿倉大兄弟依然認為,這是劇情架構上的缺失。

張晨光飾演老懞

嚴格來說,蘇明玉有三個靠譜的朋友:老懞、石天冬、柳青。

這三個朋友分別代表了三種理想境界:指路明燈、心靈港灣、職場戰友。

這三個朋友也分別代表了蘇明玉長期缺失的三種感情:父母之愛、男女之愛、兄弟之情。

因此,蘇明玉跟家人決裂之後,有人教導、有人關心、有人商量。

如果蘇明玉上大學時沒有遇到老懞,她或許要走過一段彎路之後,才意識到老懞給她算的那筆賬。

當她發現自己的奮鬥帶不來自己想要的結果時,她會不會心生“幹得好不如嫁得好”的念頭?

她會不會變成下一個樊勝美?

即使老懞不是老總,比如他只是《我的前半生》里的老卓,或者他只是《獵場》里的劉量體,他也能戳破蘇明玉當時不切實際的夢想,他也有可能為蘇明玉指出更靠譜的方向。

這就是人生導師型朋友的力量。

蘇家的其他人,可以遇不到這樣的朋友,但不該連個朋友都沒有。

蘇大強和老聶泡澡

倪大紅飾演的蘇大強,也算有一個朋友——老聶。

但蘇大強愛吹牛的性格,讓靠譜的朋友對他望而卻步。

生活中有一類人,喜歡炫耀型交友。

因為覺得自己當年拿不出手,所以特別願意誇大自己當下過得有多好,或者人脈有多厲害。

但你要是真有事兒求他,他肯定找各種理由推脫。

蘇大強就是這種心態。

除了在兒女面前作之外,蘇大強在老聶面前的炫耀,也是他一朝翻身之後的極端化操作。

心態健康的人,是不願意跟蘇大強這樣的人交朋友的,因為他的炫耀讓人覺得煩。

你就算是真有錢,除非你把錢給我,否則我沒心情也沒義務看你在那裝——這是普通人的心態。

但老聶能跟蘇大強在一起玩兒,是因為他也愛吹牛。

老聶跟蘇大強久別重逢時,本來也是奔著找人吹吹牛來的。他光說女兒帶他在美國自駕游的事兒,就沒說語言不通生活不習慣的事兒。

老聶與蘇大強久別重逢

可是後來老聶一看,好么蘇大強比我還能吹。你兒女那么孝順,掙美元就為給你花,結果你一請客就吃麵啊?

老聶對蘇大強的態度,往好了說,是看破不說破。老哥倆閒著沒事兒當個伴兒也挺好,愛吹牛就讓他吹去唄,反正吹牛也不捅婁子。

可是往壞了說,老聶壓根兒就沒把蘇大強當朋友。

因為真正的朋友,會適時提醒蘇大強,兒女們再孝順再不差錢,你這個當爹的也得體諒兒女們賺錢不易。

蘇大強可以聽不進去,但老聶如果是個真朋友,該說的話也必須說。

老聶可以是一名酒肉朋友,也可以是一名諍友。

兩種設定都有合理解釋。

選哪個,取決於劇情決策者的傾向。

《都挺好》讓蘇大強唯一的朋友是一個酒肉朋友,這就是在希望與絕望之間,選擇了絕望。

郭京飛飾演蘇明成

蘇大強好歹還有個酒肉朋友,他的兩個兒子卻連酒肉朋友都沒有。

其實按照蘇明哲和蘇明成的性格,雖然在家裡很討厭,但在外面應該都是敞亮人兒。

蘇明哲喜歡打腫臉充胖子,這是以犧牲老婆孩子的利益為代價的,但在外人面前,這就顯得很仗義。

一個給人感覺很仗義的人,會缺朋友嗎?可蘇明哲就是沒朋友。

蘇明成就更不應該沒朋友了。

嘴那么甜,工作也不差,至少酒肉朋友總該有的嘛。

結果,《都挺好》用郭京飛的一段台詞,把蘇明成沒朋友這件事順理成章地給圓過去了。

蘇明成控訴自己的無奈

郭京飛這段帶哭腔的控訴,演技是足足的,但是道理有些站不住腳。

因為蘇母管得嚴,不讓他抽菸喝酒應酬,於是他就沒朋友。

由此可證,蘇明哲在國外一心求學打工直到工作,因為不善交際,所以也沒朋友。

現實中有沒有這種可能?有。

但蘇母重男輕女和她不讓兒子抽菸喝酒應酬之間,不能畫等號。

蘇明哲在國外十年一心放在學業和事業上,更不等於他可以沒朋友。

所以再次出現了前面的兩可之選。

蘇家兩兄弟可以有朋友也可以沒朋友,但《都挺好》選擇讓他們都沒朋友,就是在希望和絕望之間,再次選擇了絕望。

蘇明哲去新公司面試

為什麼說,有朋友就是選擇希望,沒朋友就是選擇絕望,有那么嚴重嗎?

朋友,就是一面鏡子。

家家都有難念的經,但每家難念的經,內容不一樣。

或許你遇到的麻煩,人家手裡就有解決方案。

朋友不一定能提供實實在在的幫助,但會在不經意間讓你有所啟發,有所反思。

蘇家是一屋子患者,蘇母是源頭,性格缺陷一個傳染一個,但誰也不找醫生。

而朋友,就是那個比心理醫生還好使的人。他們擁有患者的信任,而且可能還有治療方案。

你讓朋友進來試一下,治好了就是大團圓結局,治不好就是相忘於江湖的結局。

結局是什麼不重要,引起思考才是現實主義影視劇的價值所在。

所以說,朋友式角色的出現,帶來的是心理慰藉甚至是解決方案,這是希望所在。

而朋友式角色的缺失,就是劇情決策者們在選擇絕望。

更難理解的是,《都挺好》里的大嫂和二嫂,竟然也沒朋友。

高露飾演吳非

高露飾演的大嫂吳非、李念飾演的二嫂朱麗,都是性格不錯的人。

如果她們有一兩個能掏心窩子的閨蜜,就有可能找到化解家庭矛盾的思路。

可是她們都沒朋友,於是就只能困在大家和小家之間,乾窩火。

因為長期沒朋友,蘇家人的性格缺陷已經疑似傳染到了大嫂和二嫂身上。

大嫂表示,老宅的價格不到位,她就不回美國。

我不願意相信這是她故意放話給蘇明玉聽,可是從劇情分析,又不能排除這種可能。

二嫂被停職後,在父母和丈夫面前指責蘇明玉捅她刀子,這與蘇家人缺乏反思精神的表征何其相像。

如果能有個朋友在她面前說句公道話,何至於此。

李念飾演朱麗

從演員表來看,《都挺好》的重要演員基本都已亮相,不太可能出現“朋友們還在來的路上”這種局面。

從架構來看,《都挺好》除了蘇明玉之外都沒朋友,不僅是角色群像的缺失,更是家庭群像的缺失。

從現實主義來看,《都挺好》缺少來自朋友角度的疏導、規勸和建言,讓以蘇氏父子為代表的性格缺陷人群失去了獲取正能量的關鍵渠道,有可能會讓他們未來的蛻變顯得缺乏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