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娘子傳奇》傻白甜、不報恩、多角戀,主創認為有理

  新京報訊(記者 劉瑋)《新白娘子傳奇》(以下簡稱《新白》)於4月3日起在愛奇藝全網獨播,該劇自開播以來爭議不斷。全劇不僅演員年齡集體年輕化,老版中大家熟悉的很多橋段也有所改動。

  演員:做好心理準備,開彈幕看劇

  新版《新白娘子傳奇》在播出前就打出了“青春版”的旗號。92版《新白》中扮演白素貞的趙雅芝年齡感在四十歲,她飾演的角色也更接近中年狀態,端莊大方、沉著穩定,而新版白素貞的設定就是一個剛剛下凡的小妖,不諳世事,懵懂無知。在其他人物的選擇上,也都偏向“青春化”,許仙、小青、法海等主要角色都變成了年輕人,許仙是一位還在醫館打工的學徒,小青修行剛滿五百年,還能選擇性別,法海更是一改老年裝扮,也是剛學徒出道,下山歷練的年輕人。

  於朦朧、鞠婧禕的劇照。圖片來自網路

  小青。圖片來自網路

  法海。圖片來自網路

  作為新一代“白娘子”的代言人,鞠婧禕此前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坦言,她已經做好了開播之後面對各種聲音的心理準備,並表示,自己也會開著彈幕,邊看大家的評論邊追劇。“可能大家會覺得我不如趙雅芝那版(白娘子)成熟穩重,但這是前期,後期我也會有變化。”同樣,於朦朧也會選擇開著彈幕來看劇,“我打算先關彈幕看一遍,再開彈幕看看大家有沒有什麼建議,因為如果彈幕太多了會擔心看不到畫面。我希望大家可以一直往下看,或許會覺得我這版本的許仙也挺可愛,而慢慢喜歡上他。”

  劇情:不表現報恩是怕年輕觀眾不接受

  從改編的角度來看,白蛇的故事本來就有不同版本的流傳,從馮夢龍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到方成培改編了三十四出的《雷峰塔傳奇》,再到近現代改編過的無數版本,各種類型的白蛇故事都存在過。

  新版《白娘》的開篇和大家以往熟悉的“白娘子”故事不同,在許白夫婦二人婚前的愛情故事上花了不少筆墨。在老版《新白》中,白素貞原本是在山野中修煉的一條小白蛇,一次不小心被捕蛇人捕獲,多虧一位小牧童救了性命。於是她來到杭州西湖,尋找前世的救命恩人許仙。這是白娘子傳奇的核心設定。但是在新版《新白》中,將這個“報恩”的重要設定給去掉了。劇情改動成了:白素貞初化人身之後便受觀音指引來到臨安城歷練,誤認許仙是以行醫為名實則訛錢的騙子,許仙也誤會白素貞是個無理取鬧之人。之後,白素貞和許仙互相發現對方心地善良、人品端正,於是逐漸心生好感。從互相看不順眼的敵對關係到雙方暗生情愫。於是,92版中的白蛇報恩設定,變成了白蛇下凡與許仙誤打誤撞,小青則被設計為鍾情於白蛇,用法術轉換性別後才稱為姐妹。

  鞠婧禕的白蛇被有的網友質疑沒仙氣。圖片來自網路

  把“報恩”相遇改成“歡喜冤家”,對於這樣改動的初衷,安以陌表示,修改“報恩”設定的主要原因是希望劇情更契合現代年輕人的婚戀觀,“我們有些擔心年輕觀眾不能接受報答一個人就必須要以身相許的觀念,因為現代婚姻是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並不是恩情。”在安以陌看來,《新白》是中國古代神話中經典的愛情故事,所以不管是92版還是翻拍版,愛情都是故事核心。“92版《新白》中對夫妻間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的和諧狀態進行了非常完美的刻畫和演繹,我們這一版則更偏向於‘青春版’,所以除了描寫婚姻中夫妻的恩愛外,開篇更多筆墨是寫戀愛的狀態,側重於情竇初開的美好感覺,希望能夠引起觀眾對愛情的共鳴。”

  對於劇中“小青鍾情於白蛇,之後轉換性別跟隨白素貞”這一設定,安以陌表示,這是在古代的白蛇故事中就有的設定,92版《新白》中開篇其實也有類似的設定。“我們在創作過程中,也希望在保留經典橋段的基礎上,進行一些趣味性的創新。小青的性別意識是選擇、經歷、困惑、認同一個不斷成長的過程,她會在成長中理解白素貞和許仙的愛情。我們也希望這種成長和變化,可以讓小青的角色更飽滿。”

  多邊感情線:為了表達許白對愛情的堅持

  除了“許白”的愛情主線,新版《新白》還設定了一個偶像劇標配:愛而不得的深情男配。這個男配是一個松鼠精,貶入凡塵後結識白素貞,一直默默守護在她身邊,他不但陪伴白素貞近千年,還願意捨命相救,無怨無悔地默默愛著她。可白素貞偏偏對許仙一見鍾情。與之相應,許仙也有一個小師妹對他情有獨鍾。

  對此,安以陌表示,《新白》是一個愛情故事,愛情要走向圓滿會有很多的波折阻力和考驗,而出色優秀的男女身邊,必定不乏競爭者和追求者。白素貞善良可愛,許仙睿智深情,他們周圍有愛慕者從邏輯上來說是正常的。“但是即便如此,男女主角在面臨諸多的情感誘惑時,依然堅定彼此,這就是我們希望通過故事傳達給觀眾的愛情觀,一心一意,堅貞不變。”安以陌說,之所以增加男女主情感關係中的支線角色,並不是因為熱衷狗血三角愛情,相反是想更突出許仙和白素貞的堅貞不移。“他們並非沒有其他選擇,但他們弱水三千,獨取一瓢。觀眾慢慢追下去,會發現故事中並沒有三角戀,許仙和白素貞一直都只有彼此,插不進其他人。”

  安以陌透露,除了許白之間經典的愛情故事之外,劇中也會描繪其他狀態的感情,比如單戀,比如求而不得。“戲劇是生活的折射,增加角色也是希望在豐富劇情的同時,刻畫更多深陷在愛中的男女形象,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也期待一些年輕觀眾在觀劇中可以看到我們想表達的愛情觀。”

  白素貞 “傻白甜”:善良、單純不應被定義為“傻”

  開篇,白素貞來到人間修行,此時的白素貞涉世未深,懵懂天真,也不知道“妖精”是罵人的,不知道什麼是鏡子,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說:何方妖怪?怎么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如此“呆萌”的情節使得網友認為白素貞有點過於“傻白甜”了。對此,安以陌表示,趙雅芝成熟端莊的形象深入人心,如果再塑造一個類似的形象,很可能畫虎不成反類犬,也很難達到經典版本這個角色的高度。“既然我們寫的是一個青春版的《新白娘子傳奇》,所以不如另闢蹊徑,來寫一個初入紅塵的白素貞。她是一條會躲在藏經閣看書的蛇,對書本里描繪的人類世界有嚮往,但是她看到的都是經過美化的藝術創作後的書本世界,所以才會腹有詩書卻又不通人情。”

  安以陌告訴記者,在新版故事中,白素貞入凡塵,是一個學習、經歷、成長,以紅塵證道心的過程,而“善良,單純,不以惡意揣度他人,對陌生人也抱有善意,願意去奉獻去犧牲”,這些現代社會漸漸變得稀有珍貴的品質,不應該被粗暴地定義為“傻”。“這一版白素貞就是我們心中的‘人之初’,乾淨、不染塵埃。這樣的角色,在如今的影視作品裡越來越少,但我們希望這一版的白素貞可以讓年輕的觀眾去欣賞這類角色。在她身上可能會少一些快意恩仇,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爽感,更多的是東方女性溫柔純善古典的美感。”

  在以往以“白蛇”為主角的故事中,白素貞都是勇敢追愛的女性代表,甚至為了愛情,以一己之力和命運對抗。相比之下,許仙則表現得懦弱、膽小。如果說新版中白素貞的改動大部分可以看作是“少女感”,許仙的人物性格則顯得變化更大。新版中,遇到白素貞時,許仙正在醫館做學徒,他會為了幫窮人治病,瞞著師傅悄悄在外面擺攤“賺快錢”;也會因為一時意氣,與人斗醫術。可以看出,新版的許仙凸顯了勇敢、聰明、有擔當的特質,而其性格中文弱的一面則沒有那么鮮明。

  對於許仙性格的塑造,安以陌坦言,很多版本的白蛇故事,都是一個女強男弱的搭配,但其實這個不是很符合現代女性的擇偶標準。“如今的女孩其實在選擇配偶的時候,是更傾向於勢均力敵,旗鼓相當的愛情的。所以,在許仙角色的創作上,我們在保留了經典版中葉童演繹的許仙最受觀眾喜愛的特質:儒雅、呆萌、書卷氣一面的同時,也加入了現代女性對於另一半的審美需求:丈夫給予妻子的安全感。”

  在安以陌看來,許仙是一個凡人,不懂武功不懂法術,武力值上無法給予白素貞保護,那么這種安全感就必須是從他的心智和性格上來塑造。“武力不夠智商湊,所以在這個人妖混居的神話故事大背景中,我們也一直讓許仙能夠參與甚至主導劇情發展,他不再是一個被白素貞保護著的形象,他也可以用自己的能力來保護心愛的人。”

  陳美琪演小青母親:玉芙蓉犧牲自我是在歌頌同一主題

  白蛇傳說是一個利用度很高的IP,僅從近十年來看就有2006年劉濤版《白蛇傳》,2011年黃聖依版《白蛇傳說》,2011年左小青版《又見白娘子》,2018年楊紫版《天乩之白蛇傳說》,以及2019年初大獲好評的卡通片《白蛇:緣起》。

  在新版《新白》中,許仙的母親由92版許仙的飾演者葉童扮演,小青的母親則由92版小青的飾演者陳美琪扮演,這樣的安排是否有意致敬老版?對此,安以陌表示,這一版《新白》是一個青春版的故事,裡面每一個角色都有歷練和成長的過程。所以,白素貞有她的導師觀音菩薩,法海有師父靈祐大師,小青和許仙都設計了母親的角色,也是希望每個角色都更豐滿。“我們常說‘原生家庭’,那么每個角色的性格養成,必定是和他們成長過程中引路人的教導分不開的。既然我們在寫‘成長’,那么成長過程中的靈魂導師的角色就必不可少。”

  陳美琪飾演小青的母親。圖片來自網路

  此外,安以陌表示,也希望通過這些對“傳承與繼承”的描寫,來表達將中國古典神話發揚的心愿。“白蛇傳從古至今被傳唱不止的原因,正是因為它所表達和塑造的愛情觀:為至愛不懼命運桎梏,哪怕粉身碎骨等待千年,也要攜手一生。翻拍的意義並不是對故事的照搬,而是對精神的傳承,是對至純至真的愛情觀的再次弘揚。‘人妖道不同,故而為天所不容,然心存大愛,人定勝天。’小青的母親玉芙蓉為了親情與愛情犧牲自我的這段劇情,也是在歌頌同一主題。”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