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主母》沈翠喜曾寶琴共生死 任雪堂多餘 7年杳無音信是懦夫

《當家主母》沈翠喜和曾寶琴兩人真心是太好了,一個被陷害入獄受盡羞辱和折磨,為了公理正義堅持著,另一個則為其鳴不平,在外奔走救人,寧願生病也不吃敵人送來的藥,奈何士農工商,商戶的能力有限,李照又狡猾如狐心狠手辣,曾寶琴救不下沈翠喜,選擇了在刑場上共生死。沈翠喜跪在法場上正準備行刑,底下曾寶琴要求送斷頭飯,隻身走上刑場對沈翠喜說要賭一把,大聲說自己願意以性命擔保沈翠喜是被冤枉的,自己願與沈翠喜同罪共生死。

沈翠喜和曾寶琴兩人真的很好,不好的是任雪堂,雖然他在關鍵時刻出現救下了沈翠喜,但他確實也是個懦夫。在曹文彬不顧眾人的求情堅決要行刑時,任雪堂出現了表明自己未死,還帶來了欽差大人令沈翠喜當場釋放沉冤得雪。任雪堂的突然出現把沈翠喜和曾寶琴兩人都給看傻了,沈翠喜還以為見鬼了,一開始躲避著任雪堂的披風,之後才捶打任雪堂,把心裡的委屈、埋怨都發泄出來,這時本以為曾寶琴眼裡會有點傷心,沒有想到好像看出了嫌棄。

在任家的大門口,舒芳扶著沈翠喜跨過火盆祝福一生一世平安,跨過之後沈翠喜回頭看一眼任雪堂都沒有,反而去找了任如風才進的任家大門,緊接著任如風看了他大哥一眼沒有說話也走進去了,曾寶琴也沒有理任雪堂一句話沒有說就走了,只剩下一個書硯理他。這波任雪堂有點多餘了,這頭任雪堂父子相認,另一頭曾寶琴幫沈翠喜沐浴更衣,看著沈翠喜身上的傷疤曾寶琴心疼掉淚,兩人互訴衷腸手牽著手,曾寶琴說仿佛回到了年少時光和姐姐一起……

所以任雪堂早幹嘛去了?這7年來他在哪裡?任雪堂只說自己一聽到沈翠喜出事了,便去找了吳大人趕了回來,在沈翠喜和曾寶琴一起問過任雪堂之前去哪兒,做什麼時,他支支吾吾說自己在海上漂著追捕張飈,可問題是張飈他也沒有抓到,讓他跑回岸上陷害了沈翠喜,沈翠喜和曾寶琴也知道他在撒謊,可是她們都不問,任如風去問了,理由很離譜。任雪堂7年沒有回來,網友以為是臥薪嘗膽去了,經歷過很多磨難,結果他不回來是為了逃避兩個女人。

正如任如風所說,大海茫茫但也不至於7年杳無音信沒有隻言片語,哪怕寫封信也行,在任如風的發飆之下,任雪堂才說自己無數次想回來,可是回來就是決裂……這理由真心太離譜了,任雪堂有沒有想過沈翠喜如果成為寡婦了還無子會怎么樣?他有沒有想到曾寶琴一個女人要怎么辦?他離家之前就知道她懷孕了,有沒有想到孩子呢?還有明知道有人想對任家下手,就這么躲在外面7年?如果是真的,那么他就是一個懦夫,一點也配不上沈翠喜和曾寶琴。

說來之前一直以為任雪堂喜歡的是曾寶琴,兩人兩情相悅,對沈翠喜只是親情,但是在回憶中更像是紅玫瑰和白玫瑰,任雪堂對沈翠喜未必就沒有男女之情,只是當時的沈翠喜只對緙絲和學習感興趣,反勸任雪堂擔起家主的責任,而曾寶琴則愛說愛笑,兩人又有默契,兩人是有了男女之情,但有趣的是任雪堂的用詞是“我認為她是我今生摯愛”,這個“我認為”引人深思,不過不管如何因為左右為難躲了7年,他就是個沒有擔當的渣男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