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主母》:李照對曾寶琴的深情無法洗白自己,最後只剩下算計

電視劇《當家主母》中我一直不確定李照對曾寶琴的感情,直到現在才知道他喜歡曾寶琴,可曾寶琴的心裡只有任雪堂。只不過,李照的那份喜歡停留在了曾經。如今,他們之間只剩下了算計和博弈。今天,我們就來聊聊李照和曾寶琴。

李照和曾寶琴是師兄妹,在師妹眼中師兄就是師兄,但在師兄眼中師妹不僅僅是師妹。只不過年少時,曾寶琴喜歡任雪堂,李照沒有表白。那時候的李照,只是單純地喜歡。在他看來,只要師妹開心就好。

曾家出事,曾寶琴淪落行院,李照想為曾寶琴贖身。曾寶琴是花魁,留在行院就一直能賺錢。要贖身,價格不便宜。5000萬銀子,對於李照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他開始攢銀子,但是按他的俸祿,得攢好久。也就是這時候,有人給他送禮。身邊的人勸他收了,這樣來錢快。

李照拿著5000兩銀子去贖身,已經遲了。任雪堂已經救出了曾寶琴,這是李照的又一次錯過。很多人都覺得李照針對任雪堂是因為他也喜歡曾寶琴,甚至他的墮落也和曾寶琴有關。但是,李照一點都不了解曾寶琴。

曾寶琴父親出事就是因為銀子,都說吃一塹長一智。曾寶琴如果再嫁人,對於這方面會特別謹慎。她出事沒有找過李照,就是從來沒有把希望寄托在李照身上。

其實,曾寶琴是個很驕傲的人。她確實把希望寄托在任雪堂身上,確實想要嫁給任雪堂。但是,她都希望雪堂對她是偏愛的,不要把她當妾室來看。

曾寶琴並不願意對所有人打開她的傷口,任雪堂是個例外。因為她愛過,因為還愛著。所以,她想要那份不一樣,也甘願受那份委屈。

任雪堂出事了,曾寶琴卻生下了任雪堂的孩子。生下孩子,沈翠喜留下了孩子,讓曾寶琴離開。為了要回孩子,曾寶琴找了自己的師兄李照幫忙。可是,曾寶琴卻發現,害任家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李照。

從那時候開始,曾寶琴開始調查李照。她是要為任雪堂報仇的,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兩個人就站在了對立面。但是,曾寶琴沒有找到證據。李照經常去看她,兩人經常下棋,她根本沒有表現出來對李照的厭煩,反而也想從李照身上找到點什麼。

直到她自己嫁進任家,李照對她的關心都一如既往。看到她護著任家,有人欺負她,李照當場阻止,甚至告訴曹文彬曾寶琴不能動。這確實是李照對曾寶琴的情,但是如果李照不害任家,不害任雪堂,曾寶琴也不必受這份苦。嫁給任雪堂,雖然是妾室,但那是她想要的歸宿。

任家出事,李照讓曾寶琴離開任家。他帶曾寶琴來到一個地方,講述自己曾經對她她做過的事情,又許她未來。曾寶琴要他立字據就答應嫁給他,李照便寫了。曾寶琴讓李照寫的那份字據,是李照一個織造大人不會有的收入。她想以此威脅,讓李照放了沈翠喜。但是,她失算了。

曾寶琴的利用李照早已看出來,他寫了,但那份字據見光就會消失。李照在試探曾寶琴,她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是敵還是友。

如今的李照只是想得到曾寶琴,已經沒有了愛。他對曾寶琴只剩下了試探和算計,而曾寶琴對他已經是厭惡和提防。

很多人都說李照也是個痴情人,但是李照這個痴情人也很可怕。曾寶琴曾義無反顧地相信師兄會幫自己,可是李照卻從來沒有信過曾寶琴。

即便沒有曾寶琴,他也會賺那些錢。而曾寶琴的落難,給了他一個藉口。順便,讓他有了一個深情的人設,好像一切都是迫不得已。

其實,曾寶琴和李照是兩種人。從魏良弓的事情上,就能看出來。魏良弓和生母都被魏家主母欺負,李照勸魏良弓為嫡女修書,然後走仕途。魏良弓住在任家,他便想利用魏良弓害死沈翠喜。嘴上叫著師弟,心裡早已不把對方當師弟。

魏良弓一直不喜歡李照,就是因為他為了仕途不擇手段,什麼都能忍,什麼都願意做。可是,曾寶琴不一樣。曾寶琴是那個真正理解魏良弓的人,她只希望他活著,為了他活著,自己什麼都能做。

曾寶琴吃過很多苦,遭過很多罪,但她依然是善良的,這種善良的骨子裡的。李照為了往上爬,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有志青年。不知不覺,他們走上了兩條路。

曾寶琴從未愛過李照,只是曾經信任的師兄不見了。後來的李照,愛的不是曾寶琴,而是得不到的不甘心。李照和曾寶琴從來都不是一路人,曾經的喜歡也好,信任也罷,都會失去。留到最後的,只剩下算計過後的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