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太子娶張念之,女主滿足其對妻子的幻想;他比太子還慘

《鶴唳華亭》中太子為了保護陸文昔和陸文晉,和皇帝做了交易,主動要求求娶張尚書的女兒,張念之,可惜這些事情,太子為了保護陸家而做的最後努力,女主都不知道,她只是知道,太子為了自保,主動放棄了陸家父子的性命。看完昨晚的劇情,我真的是被虐到不行,太子為了顧全大局,真的是豁出了一切。

蕭定權心有所屬另娶她人,渣不渣,放在普通人身上我覺得渣,可是東宮太子不渣,甚至有點無可奈何,無法選擇的悲涼,他的老師因他而死,他喜歡的人求之不得,能娶好像是接受了這個身份帶來的一切無可奈何,認命也好,委屈也好,總之太子兩個詞帶給他的只有服從,而且在他心裡認為女主已經被發放出去,他在想要救女主全家的時候就跟父皇表明了態度,他也要斷了念想,而且之前兩個人從來沒有見過面,所以他想不到女主會改變身份就在他身邊。

一邊感概太子對太子妃好溫柔,一邊心疼男女主愛而不得,太子妃溫柔體貼善良,真的害怕他把太子妃娶了利用完就把人家撂一邊,轉身為女主守身的戲碼,真那樣那才是真渣,畢竟太子妃是無辜的,以張念之的為人,個人感覺她的結局不會太好,或許死是她最終的歸宿,不然她就會成為太子與陸文昔之間最大的情感隔閡。

《鶴唳華亭》中太子下朝回來對太子妃說:“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但是太子妃不懂其寓意,我在想,如果阿昔是太子妃,她讀過那么多書,一定會接上太子的話,兩人琴瑟和鳴,想想都覺得美好。可惜,只差當初那一步。

既已為東宮,那兒女私情就要放下,否則處處為軟肋,處處有陷阱,東宮未登大寶,永遠只為臣子。蕭定權自小便如履薄冰,處處謹慎,老師教的是君子仁義,卻唯獨忘了帝王心術,可能因為帝王心術,只能通過血來磨練,情來歷練,欲戴王冠,必稱其重。

《鶴唳華亭》中陸文昔其實滿足了太子對妻子的期待和幻想,再加上陸文昔還是他敬重的老師推薦的,更懷有期待。但是屏風定情時,陸文昔說著蜀山秀麗風光時,太子接了陸文昔的話,可得解脫處,唯有神佛之前與山水之間。那一刻他們兩人心是相通的,陸文昔道出了他心中神往之處,他開始喜歡陸文昔這個姑娘。因而會在陸英面前會說我娶的不是太子妃,而是相濡以沫的人。

但是如今太子也要愛護有太子妃這個身份的人,因為他小時候便嘗盡了父母不和帶來的苦,因此他會對他自己的妻子非常好,但這種是出於丈夫對妻子的責任,而非愛。如果具體到一個人,那么他只愛陸文昔,不愛張念之。

而且隨著太子在經歷磨難後,終於要開始反擊了,所以皇帝也是不含糊,直接給太子派了一個重要的任務,那就是除掉李柏舟,在27集預告中,皇帝給太子一份尚未蓋章的廢太子詔書,這就是威脅,皇帝放權給太子讓他監國,可能意思是老爹我出門了,你監國吧,搞不死李柏舟這詔書就成真的了,所以這是太子第一次在朝局之上正面和李柏舟相抗,就是要讓太子成為滅掉李柏舟的一把劍。

話說《鶴唳華亭》中太子是很慘,但是突然發現,劇中最慘的皇子是五大王啊,太子雖然覺得他爹不愛他,但是母親、老師、舅舅、表哥都還是很愛他的,(其實我覺得他爹也是愛的)。五大王是真的娘不疼爹不愛啊,無法想像他吃魚過敏這事兒連他娘都不知道,而且他一心想求盧尚書為師也求不到,愛慕的女子也喜歡太子,這種人設黑化之後肯定很帶感,雖然劇里沒明確說,但我相信盧尚書的眼光,他求了好多年老師一直不收他我覺得是有原因的。

書里他娘也沒不愛他,只是偏心眼子,更重視他大哥,他大哥是他爹第一個孩子,獲得了其他皇子都沒有的更多寵愛,也因為如此吧,這娘倆就動了爭儲的心思了,五大王因為年齡小一直被忽視,劇里改成皇后不喜歡五大王的樣子了,顯然就是為了讓他後來的黑化更加有衝擊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