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衛視《遇見幸福》或恐撲街,蔣欣郭京飛演技高,但劇本浮誇

文/馬慶雲

8月26日晚間,湖南衛視在《加油,你是最棒的》之後,播出了電視劇《遇見幸福》的前兩集。這部電視劇因為有蔣欣和郭京飛等實力派演員的助陣,所以在具體的表演上,讓人看得非常舒服。但是,因為劇本本身的浮誇問題,整部劇也存在一定量的問題。

首先,是敘事線條的雜亂。首播的兩集劇情當中,《遇見幸福》想要交代給觀眾的內容過多,蔣欣和郭京飛兩位主演的故事線已經足夠充足,但依舊加入了其它一些配角的故事線索,反倒是讓《遇見幸福》呈現了頭重腳輕的問題。

顯然,這部電視劇的編劇試圖呈現一個較為龐大的時代群像主題。這種敘事野心是值得認可的。但是,野心之外,電視劇劇本敘事還要講求技巧性,龐大的時代群像,也需要在一個精密的故事線索之下存在,不能多條故事線雜亂出現,並且無法形成較為有效的交集。

在《遇見幸福》當中,首播的兩集劇情,在劇本上,其實可以做更為精密地調整才對。與蔣欣和郭京飛兩位主角的戲碼有關的橋段,可以整理地更為充沛一些,而與他們處於次關係的戲碼,則略作刪減,可能在敘事強度上會更增加一些。與此同時,蔣欣和郭京飛兩位演員的劇情故事,也缺少有效的聯繫性。

雖然《遇見幸福》在首集當中做了一個葬禮的戲碼,讓群像人物發生了集體拼盤的關係,但稍後,無論是蔣欣飾演的角色,還是郭京飛飾演的角色,他們的戲碼都再次回到缺少必要聯繫的程度上。即使他們當年都是孩子玩伴,但在成年之後的戲份上,依舊交集太少。故事線索太亂,成為《遇見幸福》掣肘的地方。

其次,劇情敘事,缺少有效的鉤子,形成劇情的推動力,和對觀眾的有效吸引力。《遇見幸福》首播的兩集劇情,過分平。一般電視劇,會在前兩集當中為劇情塑造出一個有效的推動力出來——主角們面對了一個需要集中整部劇情的力量去解決的矛盾,並且開始在解決這個矛盾的道路上緩慢前行,遇到各色小矛盾了。比如,熱播劇《都挺好》,就是養老矛盾。再比如,《少年派》和《小歡喜》,就是高考矛盾。

前兩集劇情扔出有效的主幹矛盾,才能形成劇情主幹骨架的構架,從而讓人物圍繞這個主體矛盾展開故事。也只有這么做,才會形成觀眾的有效期待。這是典型的電視劇劇本的創作學原理。與此同時,需要製造各色矛盾點,形成敘事的推動力,從而產生一種觀眾追劇上的原動力。這些,都是《遇見幸福》暫時來看所欠缺的。

第三點,《遇見幸福》的劇情戲碼,不夠接地氣,真實的生活感不足。蔣欣在劇中飾演一位電視台的高級編導人員。而郭京飛在劇中飾演一個前醫療器械用品的高級銷售人員。這兩個職業,都是離觀眾有些遠的。包括劉孜老師飾演的空乘人員等等。這些職業,都需要更為高級的劇情塑造才行。

什麼是更為高級的劇情塑造呢?就是一面要通過劇情,呈現出人物的職業工作特質來,一面又要讓觀眾覺得他們的生活是真實的。蔣欣在劇中的角色,作為電視媒體的高級編導,算是《遇見幸福》當中完成度最高的。這個人物的形象也是較為立體的。但是,劇本角色方面,依舊缺少更為有效的地氣。

反觀郭京飛老師飾演的醫療器械的高級銷售人員,劇情戲碼上,就有些憑空說物了。劇情在人物塑造當中,有些想當然的味道,抒情氣氛大於故事邏輯了。尤其以郭京飛老師飾演的角色,約大家去包廂唱歌無人前去的橋段。郭老師的表演足夠努力,但劇本實在沒有提供給這場戲更多的生活質感。

演員可以通過演技成就不夠優秀的劇本。《遇見幸福》當中,一個小孩子輟學,讓姥爺前來幫助的戲碼,就顯得非常浮誇了。為什麼呢?除了劇本編排上的問題,便是青年演員們真的演不出蔣欣、郭京飛的沉穩和精準來。

反倒是蔣欣和郭京飛,一直在努力呈現人物的一種“接地氣”狀態,儘可能地把角色演的像真實生活當中的大哥大姐。對於我們的編劇而言,多觀察生活,少想當然,才是創作電視劇的正道。當然,《遇見幸福》只剛剛播出兩集,希望後面的劇情內容,可以漸入佳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