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拍了70多部戲,《飛虎之雷霆極戰》的唐永飛,又把網友虐哭了

在黃宗澤、吳卓羲、馬國明這些TVB力捧男神的夾擊下,在苗僑偉、吳啟華、王敏德、姜大衛、麥長青這些中生代視帝級演員的包圍中,他真的不算能夠扛得起收視,或頂得住主角的那一個。

但是,從1999年主演電影《監獄風雲之少年犯》至今整整20年,這位出生在中國香港祖籍廣東的大男生,已經成為了TVB港劇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他是香港演員梁競徽(原名梁烈維),1979年出生,在TVB演了20年,電視劇參演了50多部,電影也演了十幾部。

他曾在《法證先鋒》客串程偉勝,在《賭場風雲》里演少年齊歡暢,還是《溏心風暴》里的Dicky。

《尖子攻略》里那個反叛學生陳力奔是他,《大太監》里那個恃寵生驕、任性胡為的愛新覺羅·載淳是他,《使徒行者》里爆seed那個重情重義的兄弟‘木虱’也是他。

TVB男角陣容強大的《飛虎》系列裡,每部也都有他的身影。《飛虎》1和2里,他是槍法神準的莊卓源,在《飛虎之潛行極戰》中,他是大反派Kenny,正在熱播的《飛虎之雷霆極戰》中,他是唐永飛......

也許,他不在主角那一欄,也許他只是演了某個明星的少年,也許他只是幾句台詞或幾個鏡頭,但是這些年,他卻用紮實的演技和敬業認真的態度,塑造了又一個又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形象。

今天,若塵就和大家來聊聊梁競輝的《飛虎》戰“技”。

2012年,時裝警匪電視劇《飛虎》橫空出世,用豪華的陣容和強大的製作,將人們的視線聚焦到香港警務處特別任務連,即飛虎隊的身上,展現這支神秘隊伍不為人知的一面。

作為2012年無線節目巡禮劇集之一,《飛虎》一經播出,就獲得了廣泛的好評和較高的收視。

《飛虎》由馬德鐘和宣萱主演,還聚集了羅仲謙、王浩信、梁競徽、袁偉豪等眾多TVB當紅演員。加上馬國明、江美儀、黃德斌、敖嘉年、王君馨、賈曉晨、葛芸慧,鄧健泓等優秀的演員做配,一時萬眾矚目。

在這部劇里,梁競輝飾演莊卓源,作為特別任務連的警長,他平日看起來吊兒郎當,不務正業,愛開玩笑,調皮搗蛋,執行起任務來,卻能識大體、顧大局,格外冷靜持重。

因為從小沒有父母,跟姐姐相依為命,所以他的內心,有對家庭的嚮往和對兄弟友情的仗義。

梁競徽就在這兩種性格中無縫穿梭。

作為飛虎隊的神槍手,當他對著瞄準鏡,露出堅定的眼神望向目標時,是個不會手軟的狙擊手,仿佛空氣都在他的周圍凝結了。

可當關鍵時刻還沒來臨,他的標誌動作出現,一眨眼一歪嘴,就又像被日常那個傢伙附身了一樣。

一人雙面,完好連線!

梁競徽飾演的莊卓源,是在頭兩部《飛虎》里延續的角色。

對兄弟忠誠,對飛虎熱愛,對愛情執著,對家庭溫暖,梁競徽在的不同情感處理上有不同的層次和把握,也因為這個角色,獲得了非常多觀眾的喜愛。

不僅正面角色能夠駕馭,梁競徽在演反派時更出彩,更讓人難忘。

在《飛虎》的第3部潛行極戰中,他飾演了一個恐怖分子Kenny。

這部劇由黃宗澤,吳卓羲,苗僑偉,張兆輝打頭陣,加上黃智雯,吳詠薇,陳凱琳,吳岱融,龔慈恩,王敏德,高海寧,陳山聰這些老戲骨和小花小鮮肉們配戲。

在2018年播出的時候,收穫了各方好評。

其中,大家對於梁競徽所飾演的大反派殺手,尤其印象深刻,這真的是一個非常亮眼的角色,甚至有人覺得他都搶了幾個主角的風頭。

劇中,梁競徽梳著幫會炸炸頭,穿著黑色皮夾克,脖子上掛著鐵色項鍊,根本不需要畫黑眼線,整個人就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囂張氣焰,一個眼神就邪惡得讓人害怕,和前兩部里的狙擊手莊卓源,簡直判若兩人。

雖然長著一張娃娃臉,但Kenny絕對是心狠手辣,胸有城府,殺人如麻的狠角色。

若塵對Kenny印象特別深刻的,是那神經質一般的微笑,帶著邪魅和冷酷看向你,讓人都不敢與他對視,完全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做什麼。

他喜歡折磨獵物,做炸彈當藝術品,借刀殺人,揣摩人心,攻擊弱點。

雖然對劇中的角色充滿戰慄的恐懼感,但每一次到梁競徽出場,又有一種視線被吸引而無法移開的魔力。

對於這個角色,梁競徽也加入了很多他自己的表演方法。有一些細節是他自己揣摩角色之後加進去的。

比如Kenny的手指上有一個紋身,寫著“YoLo”,意思就是“you only live once”——“你只活這一次”,這紋身像在告誡他的敵人們,碰到他必死無疑,又像是在對自稱藝術家的自己說,一生一次,縱情而為。

正合了那句非常經典的台詞——“我是搞藝術的”。其實這句也是他自己加進去的,他覺得這樣的台詞,會給大家琢磨不透的感覺。

事實上,這些細節讓這個角色更加生動鮮明,他的這些細節塑造都是成功的。

在正熱播的《飛虎之雷霆極戰》里,梁競徽的身影依然在列。

在看到前幾集的時候,苗僑偉、黃宗澤、吳卓羲、馬國明、吳啟華、王敏德一一出現,若塵直感陣容強大馬上入坑,而看到梁競徽飾演的唐永飛出現時,給我的驚喜更添一層期待感。

果然這一次,他還是沒有讓我失望。

在這部劇里,唐永飛是一個被重案組組長利用的普通市民。他一直想當警察,考了三年警校,重案組的關Sir把他吸納成為一名線人。

原本線人只要提供線索就好,但是關Sir從一開始就欺騙唐永飛說他是警方派去犯罪團伙的臥底,任務完成就能復職。

於是,唐永飛在那個社團一年又一年的潛伏,幫關Sir的掃毒組立了一功又一功。

當最終收網失敗的時候,唐永飛要求恢復身份,關Sir才告訴他,他從來都不是一名警察,只不過是關Sir手下的一個線人而已,警局沒有任何他的檔案和記錄,也不可能有所謂的回警隊“復職”一說。

還有更虐的事。

黑白兩道都在追捕,母親被犯罪分子從樓上拋下,變成植物人,唐永飛自己的雙腿,被灌入酸性物體腐蝕,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樣行走。

而他並不知道,當年去做“臥底”的時候,女朋友以為他變壞了,打掉了他們的孩子。

他曾經的警察夢想沒有了——為此,他曾放棄了相愛的女朋友,放棄了照顧母親進孝心,而如今躺在病床上,站都站不起來的唐永飛,覺得自己已經一無所有。

在這個角色里,梁競徽投入了很多的感情。

有一個臥底在正義和邪惡之間的無處逃避不知所措,有面對曾經的戀人時內心想說卻說不出話的無奈與糾葛,有不能孝敬母親卻把母親連累差點摔死的悔恨折磨,還有自己一直追逐的警察夢想的破滅,和奮不顧身捨命潛伏,換來一句“只是一個線人”的無助。

這些,都是他用演持傳遞給觀眾的。

當得知自己在警局沒有檔案不是警察時,他兩眼圓睜,眼神中透露出一種驚恐,一絲不可置信,和難以接受現實的失落。

在他把槍對準犯罪分子時,卻聽到身後是母親從樓上墜下來的聲音。

一種完全被怔住的,濃濃的悲傷感,一種不敢相信母親真的從樓上掉了下來,甚至不敢立即回頭去看的疑惑和逃避,從他的兩眼圓睜里流露出來。

同樣雙目圓睜,兩場戲卻有完全不同的情緒和共鳴。

回身過來抱住母親的這一場更為細膩真實。

他並沒有立刻奔向母親把她抱起來,而是先一頭跪在媽媽的身邊,磕了幾個頭,才敢過去抱住她。

那一刻,作為兒子的他,內心的悔恨,和因自己而連累母親的那種愧疚感是第一反應,接下來的,才是抱住母親的痛哭和悲傷。

先下跪,再抱起,這才是層次感,才是真實的代入感。

當吳卓羲把他救回來的時候,他躺在吳卓羲的背上,臉上似哭似笑,是喜是悲。

那一刻就像一個人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之後,隨之而來的對世間的可笑,對自己命運的可笑,是對一切生出的荒唐感,和巨大的悲傷交織在一起的真實映射。

從面如死灰生無可戀,到被好兄弟激起鬥志,他眼神里的光和所有表情動作,完全可以讓你感受到這個人物的情緒變化和情感撞擊。

喜歡梁競徽的戲,應該就是因為這一點吧——他總是能夠把一個角色更多深層次的豐富性表達出來。

相信很多觀眾跟若塵一樣,喜歡梁競徽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是一個非常愛國的好演員。

眾所周知,他曾經因為在一個“我向老兵敬個禮”的活動中回響話題,發了敬禮照片並且配文“祖國萬歲”,而一度被別有用心的人抹黑,“他是因為喜歡到內地撈金”等等對他不利的謠言四起,一度讓他的很多工作機會,都沒辦法跟進。

但經常關注他社交平台的冬粉都知道,“愛國”從來不是他自己造的“人設”。其實,他經常點讚那些愛國宣言、正能量的內容、公益行為,時常以各種方式,抒發表達自己的愛國之情。

即使在那些事件之後,梁競徽也沒有停止他點讚,轉發,支持愛國言論的行動。連在社交平台的簡介中都寫著:我是中國人,龍的傳人。

而且,他還是一個對感情專一,很疼老婆的好老公喔。

梁競徽曾經回憶自己在遇到老婆Tina的時候,還和父母住在不到20平米、只有一扇窗的村屋裡,可是Tina從來沒有嫌棄過他窮,一直做他的隱形女友。

為了給Tina更好的生活,他一直拚命拍戲,記得在2008年拿到“TVB飛躍男演員獎”的時候,他就曾經感言道:感謝陪伴自己10年的女朋友。

那個時候所有人才知道,原來他身後有一個一直支持和陪著他的女人。

媒體總是不夠厚道,當看到了Tina的照片之後,覺得不是一個漂亮女人,就開始質疑她的外貌,覺得她醜,覺得她配不上樑競徽。

梁競徽從來沒有嫌棄過自己的老婆,還在接受採訪時,坦承自己努力賺錢,就是為了給老婆更好的生活,多賺點錢給家人換個更大的房子。

坊間有傳,在他們一直沒有舉行婚禮的時候,郭富城和張智霖曾經都說,要給梁競徽贊助婚禮的酒席,不過他堅持要靠自己,給Tina一個浪漫而唯美的婚禮。

2015年,他真的靠自己辦起整場婚禮,風風光光大辦52桌,好人緣的他,更是讓大半個TVB都來了。

拍戲時,是一個演技出色、紮實穩重的好演員,生活中,是一個熱愛祖國,疼愛家人的好男人,這樣的梁競徽,你怎能不喜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