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播5天播放量3億,豆瓣8分,《慶餘年》為何成為年終爆款?

11月26日,一部季播劇《慶餘年》登入視頻網站,五天的播放量接近三億,豆瓣三萬多人評分打出了8.0分,如果保持水準的話,後期應該還會再升,有望成為2019年年底的爆款。

我沒看過原著,大概知道一點故事梗概,原著將近400萬字,洋洋灑灑講述了慶國幾十年間的三代人物,稱得上是波瀾壯闊。

開播前對這部劇也是比較期待,相較於現在流行的大女主劇,難得來一部大男主劇,再加上一眾老戲骨作配,雖然這部劇開播得比較低調,卻也是吸睛無數,在近期開播的一系列劇中,算是牢牢把握住了C位。

一口氣看完六集,感覺得出來,這部劇能火不是沒有理由,無論是從故事、角色、演員,都是可圈可點,今天也嘗試給大家分析分析《慶餘年》成為爆款的原因。

第一、故事。

首先《慶餘年》,它是一個穿越故事,男主在穿越前的設定是一個患有肌萎縮的現代成年人,長期臥床,可以說他的人生基本上也就這樣了,如果不是穿越,恐怕這床,他是得躺到死了。

穿越後呢,他意外成為了一戶官府人家的私生子,母親被害,自己呢,則被一個叫腐竹……嗯,五竹的人帶離了京都,帶到了一座叫澹州的小城,交由祖母帶大,其實啊,他就是穿越到了這個叫范閒的體內,成為了范閒。

一般來說,穿越啊,無非兩種情況,一種是肉身穿越,一種叫靈魂穿越,怎么理解呢?

所謂肉身穿越,就是整個人穿越,比方說穿越到古代,就像《尋秦記》那樣,項少龍直接從現代穿越到古代,古代本沒這個人,但他穿越來了,就多了這個人,大部分穿越都屬於這種。

那么靈魂穿越呢?說白了,靈魂是你的,但身體卻是別人的,很多網路玄幻小說里提到的所謂重生多指這種情況。

比方說《夏洛特煩惱》,沈騰飾演的夏洛在廁所里回到了高中時期,其實就是一種靈魂穿越,只不過他的靈魂占的是自己的身體。

過去也好,古代也好,異大陸也好,反正原本就有這么一個人物,突然有一天你就穿越到了他(她)的身體裡面,霸占了他(她)的身體,你成為了他(她),然後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偉業,廢柴逆襲什麼的都是這種梗。

《慶餘年》玩的也是靈魂穿越的梗,穿越到了這個叫范閒的私生子身上,成為了范閒,所以范閒打小就擁有現代成人的思維。

那么你想想看,一個原本有知識有文化的現代人,因為身患重病而終生臥床不起,然而天可憐見,讓他擁有了兩世人生,雖然是變成古代人,但換成是你,你會怎么想?

在第六集,范閒來到鑒查院,看到了那塊記錄她母親所說話的碑,他感覺到他的母親當年所做是經天緯地之事,可是范閒呢,卻不願意去做他母親那般的大事,他只想好好活著,為了自己好好活著。

這就是范閒這個人物的一個初始人設,正因為穿越之前是臥床重病之人,穿越之後,擁有第二次人生,才會希望自己能好好活著,以彌補第一次人生的遺憾,所以這個人設,一下子就立住了,特別讓人信服。

穿越之前是個廢人嗎?穿越過後當然希望自己能好好活,對於一個重病患者來說,沒有什麼是比健健康康好好活著還更重要的了,這個時候你去跟他談什麼理想,什麼偉大的事業,改變天下的重任,那不是扯淡嗎?雙腳能走路就已經很滿足了好不好?

整個前六集,基本上還處在一個各種挖坑,各種人物出場的初期鋪墊階段,你來我往,好不熱鬧。

范閒母親之死是第一大坑,為什麼讓范閒參與內庫掌權的爭奪是第二大坑;皇帝想利用范閒引出更多的魚和范閒不願參與這些子爛事也成為當下亟需解決的第一大矛盾。

各種鋪墊與各種坑,以及人物輪番登場,並沒有讓劇情變得鬆散與凌亂,相反是幾股繩按著一定的順序擰成了一股繩,有條不紊地向前推進,作為觀眾來說,看得就非常舒服,劇情條理清晰,故事推進不緊不慢,確實是相當提升觀眾好感度的。

要說不足,就是范閒小時候的劇情太短了,無論是他習武,還是製毒,似乎都只是一筆代過,趕緊讓他長大才好。

那么這一段的鋪墊就顯得有些不足,後來范閒到了京都范家,莫名其妙出現一本《紅樓》,還是范閒打小寫的,似乎關於這本書的情節還挺重要的,但在范閒小的時候卻隻字未提,這個情節就顯得略為突兀了。

最關鍵的是,冬冬這小孩演得真挺好的,挺捨不得一集就沒了。

第二、角色。

劇中目前出場的幾乎每個角色,性格都很鮮明,他們的行事邏輯和他們的性格也能對得上號,至少六集看下來,沒出現什麼不符合該角色說的話,而且無論是主要角色,還是次要角色,都有各自的閃光點。

這些閃光點,讓劇中的人物能夠立得住腳,這裡舉兩個例子,一個是小角色,澹州范府的周管家。

這個角色一出場時正在打奴婢,因為小姐找不到了,其實小姐和少爺(范閒)一起出去玩去了,隨後兩小孩回家,周管家一看小姐回來了,趕緊獻殷勤地上前問候,這裡他有一個小動作,他把范閒這個小少爺往邊上推了一把,只顧著向小姐范若若噓寒問暖。

一個管家,他怎么能對少爺做這樣的動作?之後范閒問他為什麼打人,周管家嘴巴上叫著“少爺”,話里的意思卻一點客氣,誰給他的這個膽?

結合後面的劇情我們知道了,喔,周管家是范建范老爺二姨太叫來監視范閒的,而且由於范閒是范家的私生子,沒有名分,周管家,這是狗眼看人低,所以他嘴裡喊著“少爺,少爺”,事實上是完全瞧不上這范閒。

一個簡單的小動作,說話時的幾個眼神,將這個人物的品性就給展現出來,雖然這個角色不是個好東西,最後的結局也是活該,但我卻分外喜歡這個人物,因為他:真實。

次要角色都能出彩,更何況是主要角色,來看看陳道明飾演的慶帝,這個角色,或者說這個皇帝,看上去是風輕雲淡,實則是運籌帷幄,成竹在胸,什麼事兒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可以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能讓宮典嚇得和太子撇清關係,但是呢,他又告訴宮典“何罪之有”,幾句話,點出了皇帝的立場。

第一,你們的那些花花腸子,老子一清二楚,在老子面前,少整那些個沒用的;第二,你們要整,也無妨,老子什麼世面沒見過,這么點小伎倆,老子還懶得搭理你們。

慶帝回宮後,有一段也很有意思,他召見了長公主李雲睿,李雲睿這個造型啊,真是一言難盡,飾演李雲睿的是李小冉,我剛在《時空來電》中看完李小冉飾演的女主角,又在《慶餘年》里看到她這個“花痴”的扮相,還真是有點適應不過來啊。

不過好在,咱不是看她,看的還是慶帝的“表演”。

先看慶帝這姿勢,半臥於塌上,顯得比較鬆弛,他與李雲睿的談話,雖然說的是李雲睿針對范閒做的事,但更像是一種閒聊,再加上李雲睿已經賜死了始作俑者,所以在李雲睿看來,這慶帝也拿她沒辦法,配合他這悠閒的姿勢,閒聊的口吻,李雲睿這邊,等於就是放鬆下來了。

慶帝隨口問了句“你累不累?”

李雲睿這邊放下心來了,再聽到慶帝這么問,哪裡會想這話里的意思,只當是真問她累不累,就回答自己在宮裡一天到晚沒事幹,累個屁屁啊。

慶帝一聽,喔,目的也達到了。

慶帝問她累不累,自然不是真關心她身體累不累,只是對於她做的那些小動作,慶帝感到不恥,你有本事就明著乾,背後齷齷鹺鹺,你累不累啊?

慶帝啊,就想讓李雲睿產生一種,自己做的事滴水不漏,別人也拿我沒轍的盲目自信感,然後再給她重重一擊。

於是慶帝又說,那就再等個人吧。

等誰?沒說,人啥時候來?不知道,等著吧,等個人來為什麼還要李雲睿一介女流在旁,慶帝也不說,就把你晾著。

之後,太子進入,李雲睿才知等的就是太子,太子進來是誠惶誠恐,還沒怎么著呢,就把事給認了。

慶帝一聽,失望了,他失望,兩個原因。

一,這個太子也太沒擔當,你看人李雲睿,早就來了,就是一個字沒說,死活不承認,你呢,堂堂一太子,還沒問呢,啥事都招了。

二來呢,慶帝之後也說了,做的這事,太特么下作了,讓宮女圍轎,去損范閒的清譽,這是人幹的事么?想要爭奪內庫財權,很正常么,老子當年沒當皇帝的時候也爭過奪過,這種事,不稀奇,可問題是,你要奪這個財權,能不能用點光明磊落的手段?你好歹也是皇室的太子,正所謂高人一等,怎么做出來的事,就跟那些個雞鳴狗盜一般無二?

慶帝噼哩啪啦講了一堆大道理,這叫什麼,這叫先理後兵。

兵在哪?兵在後頭,太子只當皇帝這是要以理服人,想搪塞一句“兒臣明白了”,可慶帝知道,你明白個雞簿!慶帝自然也不只是來跟你講道理的,於是塞給他一張罷黜官員的名單,上面太子的黨羽可不少。

這分明是在告訴太子,你要爭你要奪,OK,沒問題,但你別越過那條底線,道理我跟你講了,也沒指望你聽得進去,但是,你要做的事越過了那條底線,老子能罷黜官員,也能罷黜太子。

最後直接將太子呵斥出去,這一幕結束,你瞧,慶帝的立場,他的做派,基本上很清楚了,所謂四兩撥千斤,看上去溫吞水一般,其實老謀深算,太子這塊嫩豆腐還不是隨便掐,也就李雲睿更沉得住氣,畢竟一介女流,整個過程,慶帝依然更看重的是太子的態度,所以太子到場後,他主要就是對太子說話,偶爾李雲睿插一句,也被慶帝給懟了回去。

這一段基本上就是陳道明所飾演的這個慶帝的獨角戲,演員演得好,人物就出挑,好的角色,需要演員去用心塑造,在這部劇中,出彩的角色何止這兩個。

貪財“影帝”王慶年,商業鬼才范思轍,紈絝子弟郭保坤,愛聽八卦是范建,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故事講得通,角色立得穩,這樣的劇不好看才怪了呢。

第三、演員。

忍不住,我得先夸一夸冬冬,就是《我和我的祖國》中的天線超人,本名叫韓昊霖,雖然他飾演的是小時候的范閒,但實際上他的心智是個現代的成年人,他就需要演出這種成年人的感覺。

他第一次出場,就是“對陣”周管家,周管家瞧不起他,說些有的沒的,而小范閒的回應基本上就是成年人的正常反應,我問你是不是打她們了,你回答“是”就行,別說些沒用的,這眼珠子一瞪,周管家也沒轍。

可惜啊可惜,一集還沒結束,小范閒長大了,據說原著中,范閒小時候的故事也蠻長的,哎。

除了韓昊霖這個小演員,劇中的老戲骨真是一抓一大把,飾演慶帝的陳道明,上面也詳細說了,上一次看他主演的電視劇都得是七年前的《楚漢傳奇》了。

現在的時代,流量當道,人長得帥,你演坨屎,都有人叫好。

而像陳道明這樣的演員,從《末代皇帝》到《圍城》,從《上海人在東京》到《康熙大帝》,我幾乎就是看著他的戲長大的,對於這樣的演員,有著一份難以言說的感情。

陳道明早年出演《胡雪岩》的時候,我也有幸現場觀摩過他表演,當然,那個時候年紀小,啥也不懂,純當看大明星去的,現在想來,真是慚愧,陳道明根本不是大明星,他就是一名演員,一名真正的演員。

此外,我還看到了久違的高曙光,達康書記吳剛,愛收禮的王老師田雨,道哥劉樺,甚至連太后身邊的太監都是杜玉明這樣的金牌大惡人,哈哈,貌似後面還有于榮光、許還山這等大伽,這么多老戲骨同台,那得多過癮。

這劇不追,確實可惜了。

最後,咱還得再讚美一下郭麒麟,都知道郭麒麟的老爸郭德綱不能演戲,一演戲觀眾就出戲,甚至連郭德綱給卡通片配個音,觀眾都能出戲,實在是郭老師這相聲包袱太重,前幾年看《大宅門1912》,郭德綱飾演一個惡霸高靜階,其實這角色還真挺適合郭德綱的,但最後出來的感覺還是不對勁,相比之下,于謙就好多了,演技是被公認的。

郭麒麟很幸運,是于謙的徒弟,沒有繼承他父親的相聲包袱,卻接過了師傅于謙的棒。

去年郭麒麟參加了《我就是演員》,在和任素汐搭檔演《請回答1988》改編的作品時,就感覺到郭麒麟有戲,當時這個作品一共有三幕,我覺得郭麒麟的這一幕是演的最自然的,雖然最後他沒有晉級,但是他的演戲之路絕對不會被他的相聲所耽誤,甚至我覺得,郭麒麟在演員這條路上可能會比相聲這條路走得更遠。

他在《慶餘年》里的感覺就是自然,出演范建的兒子范思轍,是一個立志成為慶國馬雲的少年,事實上這前六集,作為劇中的喜劇擔當,我一度就只想看范思轍在那嘮,如果范思轍能和田雨飾演的王慶年同框,相信一定會是件很歡樂的事情。

故事改編得體,角色鮮明立體,演員演技線上,但願後續劇情保持水準,真正地成為年終爆款。

喔,對了,最後請允許我大聲喊一句:宋軼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