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蕭定權親眼目睹恩師自盡,不忍了!霸道權上線手撕齊王

鶴唳華亭更新太慢了!

鶴唳華亭太子太憋屈了!

鶴唳華亭太子本尊親自開啟反殺計畫了!

鶴迷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別的電視劇裡面太子都是要風得風,要雨有雨,但是蕭定權蕭太子是看過的電視劇里最憋屈的太子。

從一出場就開始哭,哭得撕心裂肺,哭的人肝腸寸斷!

尤其是親眼目睹恩師盧世瑜自盡,悲痛欲絕!鶴迷們一邊心疼太子,一邊也期待他能夠振作起來,絕地反殺!不負眾望!終於迎來!

失去恩師之痛,蕭定權記住了。

盧世瑜於蕭定權而言,亦師亦父。蕭定權於盧世瑜而言不只是最得意的學生,更是偏心似親生兒子,他們之間的師生情甚是“父子情”,這份情讓觀眾感動,讓皇帝“嫉妒”。

盧世瑜一生清廉、剛正不阿、小怯又大勇,太子太像他的老師,書生氣息濃厚,他不在乎權勢,不想爭名奪利,他只想守護自己在意之人,得到自己在意之人的關愛,他就是一個缺愛的孩子,他不曾想要傷害誰。

正衣冠戴帽子,用太子本尊羅晉的話說“帽子一戴,誰也不愛。”

當著皇帝的面手撕齊王:“告訴過你,修身養性,謹言慎行,告訴過你,傷害他們,我不會饒恕!陛下只要沒有旨意廢黜本宮,你都還是本宮的臣子。”

這一幕羅晉真是演技炸裂,太子終於不再隱忍,不再憋屈,不再期待,不再害怕。

“無所為,真的,容易多了”。

娘不在,爹不愛就連那個冠禮案上替太子覲言,春闈案替太子頂罪的老師,那個已經致士還鄉聽聞太子被罰去守先帝陵又及時趕來勸諫的老師,那個陪伴15年的老師也去了。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恩師的離去對蕭定權的打擊無異於父親的離去。

皇帝看得明白,也看得清楚,他知道盧世瑜在太子心裡的分量,但是他卻不知道他在太子心裡的分量同等重要,只是他不願意多給他一點點的愛。怕是這對父子往後的相愛相殺會比失去恩師更虐心。

太子祭奠老師這一幕,共情能力太強了三叩首一次比一次沉重,回憶著與老師在一起的點滴想著老師上的每一次課,用戒尺一遍一遍鞭打自己的手心,打到流血哭到心碎,但是老師再也回不來了。

老師在世時,哪裡捨得這樣鞭打,看著真是心疼。蕭定權失去了太多,他越想要留住的東西,越是留不住。他越是想要保護的人,越是守不了。

老師呀,誰在乎書道的名字,最在意的不過是你的安危,最終還是失去了啊。

雖然痛心,雖然不捨,但是這是必然,蕭定權是未來天子,孤注生。

恩師離去僅是加深孤獨的開始,知道了這注定是一場權謀,注定是一場悲劇,既已意難平,何不反手一搏。

且看羅晉“頭髮一甩誰都不睬,大手一揮無堅不摧,嘴角一彎萬事泰安”

盧世瑜下線,太子哭,我哭,太子反殺,我爽!今日你看鶴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