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龍記》迎來高潮,看諸葛趙·甄嬛·心機敏四招搶婚張無忌

  《倚天屠龍記》終於等來了搶婚的戲碼。

  其實,在婚禮上看著成竹在胸的趙敏何嘗不明白,她和張無忌之間橫亘著異族的鴻溝,而此時正當蒙漢戰勢膠著之時,而她一個蒙古郡主隻身一人出現在明教教主和峨眉掌門婚禮當場實在是最差的時機。

  無奈情思難抑,縱使羊入虎口,縱使有去無回,縱使受千人所指也比眼睜睜看著心愛之人娶他人為妻來得要好一些吧?所以,敏敏還是來了,眼神灼灼,束冠輕衣,一如初見。

  通透如趙敏,又怎會不懂得什麼叫形勢迫人?她和張無忌暗生情愫可謂是大逆不道,在當時看來無異於與整個武林抗衡,而張無忌,唯唯諾諾,想來是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越雷池一步,而周芷若呢,溫柔嫻淑,青梅竹馬,在武林中又頗有賢良之名,對他這個明教教主來說可謂是如虎添翼,兩人婚姻是珠聯璧合,門當戶對。

  即使勝算全無,她紹敏郡主也要搏上一搏,更何況今日實則是有備而來。

  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數月之功。趙敏之所以明目張胆在張無忌,周芷若婚禮上三言兩語,不費吹灰之力勾走了張無忌,細細品來,實則有跡可循。

  1.上善伐謀,攻心為上。

  在當時的情景下,趙敏想要令張無忌回心轉意的確不太容易。雖然有靈蛇島朝夕相處在前,可畢竟時日尚短,且自己又背負著殺人奪刀的謎雲未解,而張無忌雖然做事向來瞻前顧後,但也明白君子一諾,力重千金。

  自古婚姻大事,從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張無忌對長輩又是處處恭順,事事勤謹,從不違逆;金毛獅王謝遜呢,於他是這個世上除卻太師父之外,唯一至親之人。不難想像,這樁在義父牽線見證下的婚約在張無忌心中的分量。

  這樣的婚約何異於鐵板釘釘,堅不可摧?

  雖然事情看似無可轉圜,可敏敏是誰,又豈是一個坐以待斃,消極旁觀之人?從小熟讀兵書,知己識人,深知張無忌弱點,心裡明白此人此事只可軟磨不可強攻。

  經歷過之前的被武當師叔伯們誤會殺害七師叔後,張無忌對毫無證據被栽贓陷害的痛苦已經是感同身受,自己對敏敏殺害蛛兒,不也是毫無證據,全是憑空臆想么?

  此刻的張無忌內心就像失了依仗一般,軟了下來。

  趙敏覺察到變化,開始以情為攻,步步緊逼。

  “雖然之前我是想殺你,可綠柳山莊一別,我如果再有害你之心,我敏敏特穆爾天誅地滅,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

  好一個美人梨花帶雨,楚楚動人,熱血方剛如張無忌,即使真的心如鋼鐵,此刻也要化為繞指柔了吧?

  “我不管你跟誰定了婚約,我只知道我這輩子只想跟著你,守著你。”

  雖然張無忌嘴上仍然堅定拒絕:“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可是轉身後卻是一臉依依不捨,已然不是之前樹林中乍一見面一招封喉的薄情了不是么?

  而趙敏這招以柔克剛,可謂是知己知彼,攻心為上。

  而臨了那句哭訴:我可以為你拋棄一切,你為什麼就不能為我拋棄一切呢?更是振聾發聵,令張無忌久久不能忘懷。

  2.言出必行:為愛放棄家國天下。

  一朝別離,沒想到昔日前呼後擁的紹敏郡主會成為階下死囚。再見之時的心驚完全抵不上得知其中緣由的瞠目結舌:與父親恩斷義絕,自絕於蒙古,那個刁蠻任性的丫頭竟然真的為了自己放棄家國天下,賠付上了所有富貴榮華。

  原來,那句我可以為你拋棄所有並非玩笑話,並非一時賭氣逞口舌之快。

  除卻小時候爹娘在武當山雙雙自刎帶給張無忌的錐心徹骨之後,而今,眼前嬌柔的女子為了自己賭上一切是內心許久未有過的震撼和心疼吧?

  這個世上,除了母親,竟然還有女人可以為了他捨棄一切,拼盡全力,不計後果,只為和他朝夕相對。

  再次四目相對,眼前的女子卻已經不再是那個喝令群雄的蒙古郡主了,如今站在他跟前,這個俏麗的丫頭,除了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神采飛揚之外,哪裡還有半點昔日跋扈乖張的凌厲之氣?這哪裡還是眾人聞之色變的殺人妖女?

  原來,眼前的女子也不過是個正值二八芳齡,嬌俏可人的小丫頭而已,也有脆弱時候的寂寞哀傷,也有相見喜悅的眉飛色舞,也有此生沒想到還能再見的喜極而泣。

  如今哪裡還有什麼蠻夷之分,蒙漢之別?眼前的敏敏再也不是那個令他兩難的蒙古郡主。

  3.蛛絲馬跡:指證幕後真兇周芷若。

  靈蛇島,張無忌,金毛獅王,周芷若中毒昏迷,蛛兒被刺,屠龍刀和倚天劍隨著趙敏一起失蹤,就連為了逃離孤島準備的小船也和趙敏一起不知所蹤,而事後得知所中之毒為十香軟筋散,而此毒之前也皆為趙敏所有,真可謂是萬箭齊發,皆奔敏敏而來。

  這一切太嚴絲合縫,太順理成章,除了是趙敏所為,還能作何解釋?

  所以,面對張無忌字字泣血的逼問,即使聰明如敏敏也是百口莫辯,只是一味機械地重複:這不是我做的。

  蒼白到無力。

  其實,趙敏心裡也明白,她當日中了十香軟筋散,回身無力,眼瞼極重,被人丟棄于海中,完全是不明所以,理不出任何頭緒,到底是誰要嫁禍於她?而且事發於千里之外的孤島,即使當日兇手留下了蛛絲馬跡,如今再回去尋找恐怕也已經是徒勞無功吧?

  即便如此,趙敏也未放棄尋找,她深知,若不洗清自己,找出真兇,雖然已經和張無忌之間無異族鴻溝,此疑團一日不解,一日橫亘於兩人之間,徒增隔閡。

  好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而敏敏又是個心細如髮之人。在張無忌周芷若成婚前一日,無意間聽到的周芷若手上掌門鐵指環撞擊之聲,腦海中記憶迸發,大膽推理指證周芷若才是當日靈蛇島下毒,殺害蛛兒,盜取寶刀的真兇。

  原來,當日中毒昏迷的敏敏,恍惚間只感覺到被人拖行,而意識混沌,掙扎中把對方手中一物扯落,這聲清脆的鐵器撞擊地面說發出的尖銳之聲成了敏敏印在腦海中唯一的記憶。

  而今,這熟悉到鑽心刺耳的聲音,竟然來自於周芷若手中的鐵指環,而鐵指環又在之前遺失,只是前幾日才由宋青書送還,試問,天下哪裡有如此巧合之事?

  在張無忌以及明教上下群豪面前,敏敏伶牙俐齒,據理陳情,邏輯清晰,令人不得不對周芷若疑心三分。

  張無忌表面看起來頗為平靜,可是毫釐之差的說辭透漏了他心中的一團亂麻:請范右使幫我照顧好趙姑娘,請楊左使幫我看好周姑娘,莫要兩個人再起爭執。

  對敏敏是照顧有加,未免有人加害,而對即將與之成親的未婚妻周芷若,卻用了“看好”有沒有幾分鉗制對方,徹查原委的意味?

  4.殺手鐧:以金毛獅王下落為誘餌。

  《倚天屠龍記》騰訊視頻熱播中,每周三四五20點更新2集,會員始終多看6集。

  有了之前的強勢表白,力證清白,拋棄一切,婚禮當場的張無忌難免要心裡七上八下,極其忐忑了吧?

  趙敏如他期待而來,這份深入虎穴的孤勇,這份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然,令他感動。

  在天下群雄面前,敏敏毫不畏懼,寥寥幾句表明來意:我只是來情張教主兌現昔日承諾,我要你做的第二件事就是不能與周芷若成親。

  張無忌,你不是說只要此事不違背江湖俠義,在你能力之內就定當竭盡全力么?

  紅紗內的周芷若已然臉色鐵青,只是礙於此情此景不便發作而已。

  眾人譁然,七嘴八舌,只等張無忌如何反應,若依她趙敏,那么張無忌負心周芷若,被棄婚對於女子而言無異於奇恥大辱,以後此女子該當何去何從?

  若不依,違背江湖信義,大丈夫無信何以立天下?何況他張無忌還是天下第一大教,明教教主,又憑何號令群雄,裂土封王?

  敏敏呢,看張無忌正躊躇,難以抉擇,把握住時機上前從懷中取出金毛獅王獨有的金髮一縷,只是在張無忌眼下一晃,不等他辨別分明,就想要轉身離去,眼看自己的如意郎君即將被妖女橫刀奪愛,周芷若以迅雷之勢出掌,趙敏不敵肩部重傷,蹣跚而去,只留下張無忌怔忪原地,丟了魂魄一般,嘴裡只是一味跟周芷若告罪,腳下卻迫不及待追敏敏而去。

  至此,敏敏特穆爾憑著她的聰慧敏捷,龍潭虎穴之中,青梅竹馬手中,江湖豪傑眾目睽睽之中,從倫理綱常江湖俠義之中,成功勾走了張無忌。

  雖說趙敏如願稱心,張無忌何嘗不是?

  農家小院,敏敏洗手作羹湯,白粥變焦粥,張無忌也是嘴裡抹蜜一般,欣喜異常,在他的眼裡,不施粉黛的敏敏是從未有過的好看,像極了尋常人家的婦人,是他夢寐以求對平凡的渴望。

  荒郊河畔,火堆旁,張無忌親手削竹,細細而作,只為給敏敏造一支素簪。輕輕插入發間,青絲緩緩梳起,一寸一寸,一縷一縷,極盡溫柔,對著火堆旁抿嘴而笑的女子細細端詳,那抹溫柔是從未有過的吧?

  青絲輕綰,綰君心。

  現在看來,敏敏不僅是搶婚成功,就連張無忌的一顆心也是歸屬已定,落袋為安。終於等到那一天,他終於可以帶她遨遊四海,游遍大江南北,賞盡好山好水,過逍遙自在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