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投身大時代,《鶴唳華亭》李一桐詮釋小怯大勇“奇女子”

"蜀中山河,自由遼闊,此去經年,不可復得,那時怎么會想到,能夠搏鷹的他,卻囿於金貴玉堂,眼望山河,那些他愛過、恨過、擁有、失去、苦苦追求不得,奮力掙脫不得的,所有他生而為人的一切,我非但會旁觀,還將親歷……"

依然記得在《鶴唳華亭》的第一集,就看到了的李一桐飾演的女主角陸文昔,在秀麗山河、大好時光之中的這段獨白,如夢如幻,如詩如畫,讓人心水不已。這段獨白,也在暗示著她未來的命運,在這部製作精良的古裝大劇之中,這個偏於一隅的淡雅小女子,竟然漸漸的登堂入室,不得不讓人感嘆,命運之玄妙,造化之神奇。

李一桐在《鶴唳華亭》中飾演的是文官陸英之女陸文昔,一個成長於官宦之家的聰靈女子,看似溫婉,實則遇事冷靜果敢,能為不平之事在太子府門口攔刀陳情。這一刻的李一桐,看起來特別的"颯"。但一轉頭,她又能化身貼心妹妹,為兄長穿衣戴帽囑咐考試事宜,盡顯溫柔與體貼。當然,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則是她又能為復仇化名阿寶潛入東宮,成為西苑渙衣的奴婢,靜待機會,這般的隱忍與機智,細數歷朝歷代,真的沒有幾人能夠做到,妥妥的"新女性"氣質,與傻白甜的人設女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故事中的陸文昔命運坎坷,性格多面,由此對於李一桐來說,在表演上也備受考驗。她要從衣食無憂的富家千金,演到家破人亡的淒涼,無論是處境,還是身份,都有著天上地下般的巨大變化,如何能詮釋好一前一後兩種命運,如何能把握好多重身份間的合理過度,這對李一桐而言,都是不小的挑戰。並且,《鶴唳華亭》不是甜甜的戀愛劇,還充滿著腥風血雨的明爭暗鬥,向來甜美可人的李一桐,必須要用更多的內斂式表演,才能將陸文昔詮釋得真實可信又易於共情。

追了已經上線的許多集之後,發現李一桐的演技,確實值得一贊。看《鶴唳華亭》開篇。她是嬌俏可人的少女,長相甜美,眼神靈動,聲音調皮,是無憂無慮的待字閨中的少女。後來遭遇巨大的人生變故,她又把自己作為誘餌,成為潛伏在渙衣房的奴婢時,隱忍、克制,卻又處處謹小慎微的表演,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不得不說,李一桐對於角色命運和出境的揣摩上是下了一番功夫的,這種遭遇巨大變故的人生轉折,不僅體現在妝發的變化,更體現在情緒的流露和神態的表達上。

當然,對於和男主的情感戲上,從第一次見面共同解決難題,因為對彼此聰明才智的欣賞到後來念念不忘,芳心暗許,特別是隔著屏風互相表達愛意的時候,觀眾能看到李一桐面對心上人的嬌羞,把少女般的情竇初開演繹的很到位。從單純的戀愛角色到人物大起大落的悲歡離合,李一桐準確的把握了角色的人生起伏,集兒女情長和家國大義於一身的複雜性格演繹的真摯動人。時而古靈精怪,時而溫婉可人,演盡了"一念緣起,為江山如畫,情不自任,奈何奈何"。

相較李一桐以往的角色而言,陸文昔有著許多的不同,至少在人物的挖掘之上,更深刻的許多,也能看到她自出道以來演技的進步。由此,也更易讓觀眾沉浸在劇情之中。《鶴唳華亭》現在播到第八集,可以說李一桐高度還原了書里的陸文昔,書粉也對女主的表現很滿意。李一桐的古裝扮相一向清新美麗,本次也不例外,雖然有吐槽說妝容掩蓋了女主的靈動,不過考慮到是還原宋朝時的服飾藝術,也能理解。《鶴唳華亭》共60集,據說後面女主的剖白戲也很有看點,要和羅晉一起剷除奸佞,他們之間的戀情也會虐的觀眾心肝疼,不禁讓人十分期待,接下來能帶給觀眾們怎樣的驚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