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問題、工作壓力,蔣欣郭京飛的《遇見幸福》,扎心了

汪俊執導的《小歡喜》以8.4分收官,由蔣欣、郭京飛等人主演的《遇見幸福》接檔開播。

《遇見幸福》與《小歡喜》相似,同樣是圍繞三個家庭,從工作、家庭、教育等方面切入,揭示現代社會裡中年人面臨的離婚、事業、喪偶式婚姻、婚姻恐懼、夫妻關係等諸多問題。

蔣欣扮演的“甄開放”與劉孜扮演的“蕭晴”、郭京飛扮演的“歐陽嚴嚴”是“發小兒”,但童年時的美好記憶,都隨著時光停留在了曾經。隨著年歲漸長,友誼蒙上了灰塵,關係也變得疏離。

開篇時,三個人在“歐陽嚴嚴”姑姑的葬禮上相聚,但氣氛僵硬,長輩說的“吃頓飯”,也被幾個人各自以公司忙、要開會、倒時差,變成了“改日”再聚。

這場被編劇安排在劇集開頭的葬禮,就像對三個人接下來生活的預示,所有的一切都朝著“喪”的方向發展。

先是“甄開放”,多年的婚姻因為丈夫出軌而分崩離析

“甄開放”性子倔強、對事認真。剛從學校出來時,憑著對新聞的愛好,頂著特大沙塵暴前去面試,因為能吃苦、不放棄感動了招聘官們,免試被錄取。

那時的她跟許許多多個“我們”一樣,啃著麵包就著冷水,卻還要跟家裡報喜不報憂,說自己正在吃烤鴨。工作後,又憑著一股“拚命三娘”的勁頭,將自己身上的女性意識一點點消磨乾淨,成了個脾氣火爆、不愛修飾的“工作狂人”。

但即便她如此自強優秀,卻仍然成了婚姻的“失敗者”。

她能平和冷靜地簽字將丈夫從派出所領出來,能幹脆果決地提出離婚並做好財產分割,卻依舊會在封閉的車廂內哭得滿臉淚水、雙眼紅腫。

但生活加諸給她的壓力、磨折並不到此為止。之後,因為發現了領導生活私密事,她被領導刻意為難。加上為了增加陪伴女兒的時間,於是從原單位辭職,變成了“失業者”。

做了網約司機,又總是遇到奇葩乘客;去超市買牛排,與李光潔扮演的“司問渠”起了爭執;前夫又來跟她爭女兒的撫養權……

真正是一地雞毛、焦頭爛額。

“蕭晴”則是“喪偶式婚姻”的“受害者”

外人眼裡,她是一個中年“公主病”患者,傲嬌、冷漠、市儈。

“蕭晴”的丈夫是一名武術指導,長年在劇組工作很少回家,導致夫妻關係疏遠、漠然。而因為原生家庭問題,本來抗拒高壓管束式教育的“蕭晴”,也將自己活成了曾經討厭的模樣,與女兒關係不融洽。後來鎖門關人、強行賣掉女兒的琴,更讓母女關係墜入冰點。

意識到自己疏忽了對女兒陪伴的“蕭晴”,幫女兒找回了吉他,母女關係剛有緩和,又發現了丈夫與劇組小演員關係曖昧。

三個“童年夥伴”中唯一的男孩“歐陽嚴嚴”呢

“歐陽嚴嚴”原本是一家醫療器械公司的銷售總監,年薪百萬、收入不菲。但這高收入背後,是參加葬禮手機都放不下的忙碌,是跟客戶、跟同行比智謀、賽心計的疲累。當他得知一貫的對手患了重症後,“歐陽嚴嚴”開始自省反思。

有一句話說,現在拿命換錢,將來拿錢買命。

反思後的“歐陽嚴嚴”選擇了辭職,他原本想放緩腳步,對自己之前的賣命拼搏做個彌補,但“中年辭職”的他,隨即成了被用異樣眼光看待的“異類”。

妻子不能理解他的決定,覺得變成“網癮騷年”的他不思進取,人人都在拚命前進、生怕慢人一步被時代拋棄的現在,他卻寧願在家做個“閒人”。

公園、廣場上的人群中,“年富力強”的他也是格格不入的那一個。

同時,他與“甄開放”、“蕭晴”關係緩和、聯繫漸多,又讓妻子雅茹生疑。發現妻子竟然僱傭私人偵探跟蹤自己後,“歐陽嚴嚴”也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婚姻。

夫妻嫌棄剛消除,來自圍城外的誘惑再次成為他們婚姻中埋下的那顆炸彈。

而李光潔扮演的“司問渠”則是個“恐婚男”。

因為原生家庭問題,“司問渠”對婚姻沒有信心,甚至充滿了恐懼。作為技術過硬、帥氣多金的民航機長,他可以輕鬆在強對流天氣讓飛機化險為夷,卻無法面對想要儘快結婚的女友。

曾經甜蜜的戀情,因為女友想結婚變成了壓力。在得知女友用假懷孕的方式想要達成目的後,“司問渠”以最討厭欺騙為由選擇了結束。

《遇見幸福》中的這幾位主角,遇到了各式各樣的問題,自己身上也存在著不同的問題。劇方圍繞他們的問題,在展示的同時進行探討。

“甄開放”不知道女兒喜歡、討厭的食物,辭職的決定也過於草率貿然,所以,有觀眾說她沒有平衡好家庭和事業、不成熟。

但為什麼女人就要在事業和家庭之間平衡?

做全職家庭主婦說你不上進,做職場女強人說你不顧家,給個贍養費都要開發票的“渣男”前夫也口口聲聲“我是被你逼的”。

但有幾個男人會被問“你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

“蕭晴”一身的“公主病”,不過是她偽裝自己的刺。她的高傲之下,其實是“喪偶式婚姻”的環境中,被迫練出的強硬。

可以做小女人,誰願意做女金剛?

沒有一個肩膀可以依靠,沒有人幫她分擔生活的不易、工作的艱辛,生活在冰洞中的人,自然不會滿身春意、一腔溫暖。

所以,她才會說“人間不值得”。

所以,她信“保險”勝過人心。

“歐陽嚴嚴”從年薪百萬到“無業游民”,造成這個結果的決定可能確實倉促了些,反思的幅度過大了。

但是他想珍惜生命、提升生活品質,又有什麼錯?

我們一天天為了生活牛馬耕耘,為了生計奔忙、低頭,聽著社會新聞里的猝死事例,卻還是一邊可憐自己,一邊加快腳步。

如果有選擇,誰不願意要“水清沙白、椰林樹影”的悠閒,不然哪來那句“何以解憂,唯有暴富”?

但生活,從來不會按照我們的期望樣子來。所以,我們只能一路加油,向著自己期望的生活努力。

這其中,多少辛苦、心酸,我們自知。

《遇見幸福》雖然是一部關於“中年焦慮”的劇,但是它並不會將重心停留在焦慮。在挫折、坎坷、艱辛不易中,尋到自己的幸福,找到自己的“小歡喜”,才是這部劇集的主題。

既然生活的疼痛不可避免,那就學會在疼痛中找糖吧。

想要擁有什麼,首先是不曾放棄。

如此,才會遇見幸福、收穫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