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館》陳懷海送別小棉襖拿出這盤菜的時候,看懂的人都哭了

劉江導演與高滿堂合作的年代劇《老酒館》已漸入尾聲,隨著小棉襖被捕犧牲,悲愴的情緒被烘托到了頂點。

在最新播出的劇情中,老掌柜陳懷海的女兒小棉襖試圖除掉特務吉田,無奈經驗不足,在老道的吉田面前露出了馬腳,因為擅自行動,被捕犧牲了。小棉襖的離去,讓所有人都非常傷心,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中,一個原本青春活力的女孩,義無返顧的走上了抗日路,成為英雄。作為她的親人,陳懷海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殘害,更是傷心欲裂。

陳寶國不愧是戲骨,在這段戲裡面把一個父親的大悲巨痛,對親人的疼愛,對敵人的憤恨,這些強烈而又複雜交織的情感,都通過簡單的動作展現得撼動人心。比如送走來通知的老警察之後,他竟然站不住跌坐在椅子旁,在見小棉襖最後一面時,一開始扶著柱子站不起身,後來顫抖著敬女兒一杯酒,這些情景被他刻畫得深入骨髓。加上小棉襖這個熊孩子也突然演技上線,很多觀眾都抑制不住被感染的情緒,像谷三妹一樣在旁邊哭個了昏天暗地。

《老酒館》就像一壇老酒一樣,總是在用濃烈醇厚的味道,來沖淡這一方水土的苦難。其中也有過一些讓人傷感的情節,比如說被借走了眼珠的老獵人,鐵嘴鋼牙痛罵日本人的方先生,找黑木試刀的亮子,也都是很悲傷的便當,可畢竟都是闖過關東山硬漢,陳懷海每次都能擦乾眼淚,重新站了直來。

然而這一次不一樣了,畢竟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就算鐵人也要斷腸。陳懷海這一次是真的挺不住了,除了前面說到的幾個不經意的小細節,也能看出他無聲的悲痛。

首先就是他因為女兒的犧牲一夜白頭,之前他的頭髮也有點發白,但還是黑者居多,之前見完老警察在街上沒了魂般行走的時候,前一晚喝送別酒的時候,頭髮還是黑多白少,真的只是一夜之間,陳懷海頭髮鬍子全都花白了。

然後是小棉襖給他做的棉襖,因為手藝不精做得又瘦又小,在看小棉襖的時候已經變得寬寬鬆鬆,這顯然是作為父親,日夜煎熬讓他很快瘦了下來。

還有一個細節可能很多人都沒注意到,在給小棉襖送的最後一頓飯,精心準備的酒菜和餃子,還有一盤大蔥炒雞蛋,小棉襖別的菜都沒吃,只吃了一口這道菜。

表面看只是這一道家常菜,內里灌注了陳懷海對女兒最深層的愛,因為在小棉襖找到老酒館,父女相認的那一晚,桌子上就是這道大蔥炒雞蛋,當時就放在小棉襖的前面,她吃的特別香。

劇情並沒有交待他是有意為之,但是一迎來一送別兩頓飯,不難看出他是有意為女兒準備的這道菜,無論是他早就知道女兒愛吃,還是後來發現女兒愛吃,都體現了這個豪放大氣的爺們,內心也有細膩和柔軟的一面,不難想像,他平時只是嘴上不說,暗地裡非常關注女兒。

從這個細節,也不難看出劉江導演對創作細節的嚴謹,就連飯菜這樣平常的道具也是絕不馬虎,一定符合每個人物的喜愛和當時的場景。

同樣是送別酒,陳懷海去牢里見金小手時拿的送別套餐,就不一樣了,一壺酒,一碟花生,一盤肉,一盤燒雞,還有一個別的菜,簡單直接,話都在酒里,菜只是擺設。

這個選單也不是隨便擺的,之前金小手幾次去老酒館喝酒,桌上基本上都是兩道菜,一盤花生,一盤肉,江湖好漢的標配。

這樣的情節,一方面說明了陳懷海是一個有心的人,也印證《老酒館》真的良心製作,桌子上擺的每一道菜,都是有用意的。

任何影視作品的成功,離不開演員的精湛表演,以及幕後製作上的精雕細琢,從陳懷海的兩場送別酒,從他的白髮和棉襖,相信大家可以看到《老酒館》劇組台前幕後的良心與誠意,也只有這樣的劇才能被觀眾喜歡,被牢牢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