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晴湘西:名字決定結局,楊副官你可以不信,花瑪拐可不得不服!

隨著《怒晴湘西》劇情的不斷深入,陳玉樓一行人的瓶山探寶之旅也終於進入了正軌。雖然在《鬼吹燈》原著小說裡面早就已經設定好,但是在劇中經過陳玉樓陳瞎子這個“作死小能手”的各種攛掇,《怒晴湘西》中下線的角色是越來越多。連原本在小說後半段跟大黑蠍子精“鐵琵琶”還有一場惡戰的怒晴雞,都因為陳玉樓非要搞的什麼剝龍陣,提前打卡下班了。仔細研究《怒晴湘西》的劇情,會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規律,《怒晴湘西》裡面似乎有外號或者別稱的人都活到了最後,那些提前下線的都是一些沒什麼名號的角色。難不成,名字決定結局?

打開百度App,看更多圖片

雖然《怒晴湘西》裡面的陳玉樓此刻還沒有解鎖陳瞎子的名號,但是把頭哥、陳總把頭、老大等的各種稱謂,也是讓陳玉樓一時風光無兩。當然,鷓鴣哨和陳玉樓作為《怒晴湘西》裡面的主角,有沒有名號都得是跟觀眾耗到最後的。同理,作為瓶山盜墓的主要力量之一,少了一隻眼睛的羅帥羅老歪也是強行硬撐到了最後。紅姑娘在《鬼吹燈》原著裡面一直都是用的這個名字,但是到了《怒晴湘西》電視劇裡面,後半段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又改口叫她“紅姑”了,。陳玉樓、紅姑娘、鷓鴣哨這些人,本身是有各種的外號和名號,但作為《怒晴湘西》的主角,他們能活到電視劇結束也是很正常的。不過除了這些主角,《怒晴湘西》裡面各個配角的命運,似乎真的是和名號有些關係。

在《鬼吹燈之怒晴湘西》裡面,作為陳玉樓狗頭軍師的花瑪拐,在小說原著里剛一露頭就掛了。幾乎是坐到了卸嶺一派二把交椅的他,只比賽活猴和地里蹦兩位小嘍囉多活了那么一會兒。然而在《怒晴湘西》電視劇裡面,21集的電視劇,如今預告片都放到第18集了,花瑪拐還是活得好好的,一開始被陳玉樓各種嫌棄的他,現在似乎也成了陳總把頭的心腹。羅帥羅老歪常常稱呼花螞拐為“拐子老弟”,而羅帥的手下楊副官則拍馬屁叫他“拐哥”。不知道花瑪拐確實是能掐會算,常常能夠逢凶化吉,還是這倆外號給自己帶來了什麼好運,總之作為一個配角來說,至少演員張承接到花瑪拐這個角色的確是值了。

除了花瑪拐,在《怒晴湘西》劇中和他對手戲最多的楊副官,也是個有外號且活到了最後的角色。在《鬼吹燈》原著裡面壓根就沒有楊副官的什麼事兒,如今被羅老歪稱呼了幾句“小楊子”,楊副官居然被留到了現在,前面和花瑪拐各種針鋒相對不說,後面劇組竟然還給他安排了反水的戲份。楊副官和花瑪拐在地宮裡面喝酒交心的時候,某個瞬間還以為一直看起來不像好人的楊副官要被洗白了,沒想到轉頭他就背叛了羅帥。回頭來看,花瑪拐問的那句“羅帥平時對你們怎么樣啊?”,楊副官的默不回應或許就是一個伏筆吧。

老洋人和花靈在《怒晴湘西》里一直都是用的這倆名字,在原著裡面剛一下到地宮就被六翅蜈蚣一尾巴掃死了的他們,在電視劇裡面能夠撐到現在,編劇真的已經是很給面子了。同樣是沒什麼名號的崑崙也是下線極早,雖然編劇還特意給他安排了一條和花靈的感情線。名字決定結局,想想這也是不合理的事情。《怒晴湘西》的編劇之所以把劇本改的和原著不一樣,把花瑪拐和楊副官留到了最後,其實只是想讓人物多一些衝突,讓劇情更豐富一些罷了。紅姑娘後半程和鷓鴣哨組了CP,崑崙又早早下線,不把花瑪拐扶持起來,陳玉樓一個人杵在幾萬卸嶺兄弟面前得有多尷尬。而卸嶺和搬山手下各自折損了幾員大將,羅帥羅老歪這裡死的卻都是小兵,不在後面設定個反轉情節讓楊副官帶著馬師長出來攪和一下子,那羅帥的這次瓶山之行,豈不是淨撿便宜了?

除了可能是為節省成本讓怒晴雞提前下線以外,《怒晴湘西》其實對於《鬼吹燈》原著的改動並不大,之所以“有外號的人都活到了最後”,這其實本就是一種創作手法。作為全劇的最大主角,因為劇情一直都是圍繞著他們,其實無論陳玉樓、鷓鴣哨有沒有外號或者名號,都不會被觀眾輕易忽視。而雖然是次要角色,但在劇集後面相當重要的花瑪拐和楊副官,正是因為編劇賦予了他們新的名號,以各種方式(拿龜殼占卜、偷鑽天鎖)讓觀眾記住他們,他們後期的爆發才不顯得那么突兀。總之,存在即合理,雖然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名字問題,《怒晴湘西》劇組還是挺用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