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太后掌摑長公主,論狠絕不輸張小敬,攻心之術如出一轍

《慶餘年》還不加更,那我們就再來嚼一嚼前面的戲份。

還記得第四集長公主被太后扇巴掌那場戲嗎?

長公主聽聞慶帝要將婉兒許配給“野小子”范閒,速到太后處求情,請其出面,沒想到太后聽了立刻賜給了她一個巴掌。

這裡劇版比於原著,有一處細節改編。

就是,這個巴掌由太后自己打改成讓身邊的太監動手。

這個巴掌由太后自己打改成讓身邊的太監動手。

這處改編不錯。

她聽女兒這么跑來訴苦,不是直接言語斥責,而是先給她一個教訓。

雖已年邁,但威嚴還在,一個眼神,身邊太監便立刻體會。

我初看這劇情時,見那太監上來動手,心裡還在想,一個太監還真敢對長公主動手啊?

對,動手了,而且正大光明,正氣凜然,因為是太后吩咐的,此時那洪公公就是太后的一隻手掌。

太后連自己的女兒,慶國的長公主,也是說打就打,毫不留情面,可見這太后也不是一般人,是個狠角色。

可見這太后也不是一般人,是個狠角色。

這場戲有什麼用呢?

這場戲有什麼用呢?

劇中,太后給的理由是:

“後宮的事只有聖上一人能做定奪,你喜不喜歡,沒人在乎,這一巴掌是提醒你,要守住分寸。”

你喜不喜歡,沒人在乎

要守住分寸。

寥寥數語,就體現了太后的立場。

要說嚴守皇家禮教與等級制度,如果說曾經與葉輕眉相識相愛過的慶帝或許可能有過迷茫,但這位太后絕對是慶國的一個定海神針,她不允許任何挑戰皇家威嚴的事情,因為那是立國的根基。

你喜不喜歡,沒人在乎,一切的宗旨只有一個,那就是皇家利益。

那就是皇家利益。

這位太后,與如今的很多“婆婆”何其相似。

她也曾青春年少,憧憬世間繁花,或也鍾情過某個檻外公子,然而當她一步步坐上今天的位置,那些燦爛的過往早已成雲煙,她又怎會容許皇家之人有如此肆意之舉。

這裡太后首次出場就呈現出的威嚴與無情,某種程度上,已為當年之事在劇中的揭露埋下伏筆,定下基調。

已為當年之事在劇中的揭露埋下伏筆,定下基調。

顯然,葉輕眉是挑戰過太后權威更挑戰過皇家禮教之人,她的死,想必與這位太后關係甚深。

畢竟作為慶帝的母親,太后的所言所行直接影響到了慶帝的抉擇。

那長公主和太后是不是一樣的人呢?

那長公主和太后是不是一樣的人呢?

長公主還是有些不同的。

正如太后所言,長公主是一個憑自己喜好作為之人,如果不是她當初的所謂“任性”,又怎會有私生的“林婉兒”。

那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那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既然木已成舟,為什麼長公主與林若甫不能在一起呢?

來看看原著里怎么寫。

太后對長公主發飆: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那個人!你不要臉,我們皇家還是要臉的!當年若不是你用自己這條命護著他,我早就把那個人給殺了!”

“當年他想娶你,是你自己怕誤了他的前程,所以不嫁。”

所以長公主與林若甫是未婚先孕,這在禮教森嚴的皇室中自然是大忌。

可以說,長公主是犧牲了自己的幸福而成全了林若甫的前程。

而長公主能做出這樣的抉擇,可以看出,雖然她有感性的一面,但她的內心是冷酷的,她可以做到對自己“絕情”,一旦走出這一步,在日後的無數個日子裡,她將用權力的欲望填補自己內心的空虛。

在日後的無數個日子裡,她將用權力的欲望填補自己內心的空虛。

為什麼說太后狠絕?因為她的懲罰是誅心啊。

為什麼說太后狠絕?因為她的懲罰是誅心啊。

太后:

“這么些年了,我不曾讓他見過晨兒(林婉兒)一面,但我並沒有給他設定過任何障礙。”

“好!(當初)你要給他前程,我就給他前程,如今他已經是百官之首,你也應該了了當初的心愿,我不允許你和他再有任何瓜葛。”

太后這一招倒是乾淨利落,要感情還是要前程,直接將這樣的選擇擺在長公主與林若甫面前,只可擇一,至死不能兼得。

要感情還是要前程

只可擇一,至死不能兼得。

這讓我想起《長安十二時辰》中的一個情節,在葛老的地牢內,張小敬就曾將類似的問題擺在書生面前,要愛情還是要活著,書生選擇了地牢外誘人的陽光,這也讓丁瞳兒徹底看清人性。

要愛情還是要活著,

這一段,體現了張小敬的狠絕。

太后亦是如此,直接攻心,讓你自己做出抉擇,並且毫無退路。

太后的戲份不會太多,但分量重,她代表的是皇家最不易撼動的那一股力量。

她代表的是皇家最不易撼動的那一股力量。

而遠在朝堂之外的范閒儋州的奶奶,范建的母親,慶帝的姆媽,也不簡單,可以說,是與太后遙遙相對立的這么一個角色。

從小疼著范閒,護著范閒,但是是以一種與范閒疏遠的方式來護他的周全,在范閒成人要離開之際,她不忘教導范閒:

“長大了,要學會心狠。”

“長大了,要學會心狠。”

奶奶也是過來人啊。

這兩位老演員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但可能一下子又想不起之前在哪部作品裡見過。

飾演南慶太后的演員名叫鄭毓芝,她是滬上話劇界公認的著名表演藝術家。

1981年,她在中國舞台上第一個扮演宋慶齡;

《孫中山與宋慶齡》話劇劇照

她是《上錯花轎嫁對郎》中的老太君;

《琅琊榜》中疼愛林殊的太皇太后;

等等。

范閒的儋州奶奶,名叫曹翠芬。

張藝謀《大紅燈籠高高掛》中陰險的兩面派二姨太卓雲 ,這個角色讓她開始被廣大觀眾所熟知。

她憑藉該片獲得第4屆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金鳳凰獎表演學會獎。

1993年,曹翠芬出演了家庭劇《上海一家人》,憑藉該劇獲得第12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最佳女配角獎 。

她也是《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的盛老太太。等等。

如今,鄭毓芝83歲,曹翠芬75歲,雖已高齡卻依然活躍在影視劇中,給我們帶來這么有質量的表演,令人敬佩。

《慶餘年》後續的戲份中,她們還發揮著怎樣的作用,同樣令人期待。

圖片來源於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