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19年了,為什麼《奈何boss要娶我》能這么火?

文 │夏天

加更了!

在奈何女孩們的努力下,#奈何boss要娶我 加更#再次被送上熱搜。此前,在追劇熱情驅使下,她們多次將#奈何boss要娶我 甜# 推至熱搜寶座,堅持不懈催更,最終成功打動出品方搜狐視頻,劇集更新周期由原來的每周四更新兩集,本周四進行第一次加更,會員可看三集。

這部“小而美”青春愛情偶像劇,改編自網文小說《豪門遊戲:私寵甜心寶貝》,講述的是港東首富凌異洲與十八線演員夏林一場“蓄謀已久”的愛情故事。集失憶、車禍、絕症、先婚後愛等十年前偶像劇就已流行的橋段於一體,破梗方式出其不意,情節幽默笑點密集,劇情極盡“撒糖”之能事,引發奈何女孩熱烈追捧。開播以來,該劇多次位居骨朵熱度榜網劇榜首位,每日新增評論數量驚人。

“既然它得到了觀眾的認可,我們就努力達成觀眾的加更願望,後期能多趕出來一點,我們就努力加更一點。”搜狐視頻自製出品中心高級總監、《奈何boss要娶我》總製片人劉明麗告訴骨朵。在採訪前,她剛結束搜狐視頻內部召開的關於《奈何boss要娶我》加更事宜的緊急會議。

在還沒有大幅度宣傳及推廣的情況下,不論是評論數量還是播放數據漲幅,《奈何boss要娶我》表現出的成績都讓團隊頗有些出乎意料。她甚至坦言,在開播最初,這部作品並非搜狐視頻分外看重的S級項目。

從瑪麗蘇小說到“沙雕”甜寵劇

“(影視化)最初我們是拒絕的。”

這是劉明麗在接觸小說《豪門遊戲:私寵甜心寶貝》時的第一反應。作為搜狐視頻自製出品中心負責人,她帶領團隊打造出搜狐視頻多部“小而美”精品網劇,對於內容及品質,有著審美上的堅持。這部自書名就俗套得徹底的霸道總裁小說,她最初報以觀望的態度。即便合作夥伴多番推薦,是否進行影視化團隊仍顯得猶豫不決,“我們內部多次探討,最初的評估都覺得小說太俗套了。”

為了降低風險,他們甚至有過一個念頭,在保證故事出彩的前提下採用極低的成本將小說影視化。然而隨著項目推進,作品價值開始逐步浮出水面,團隊決定提高預算,嚴格按照搜狐視頻“小而美”精品自製劇規格,精心打磨。

從瑪麗蘇小說到備受奈何女孩們追捧的沙雕甜寵劇,《奈何boss要娶我》的進階之路,還得從劇本創作開始說起。

採用出其不意的巧思“攻破”偶像劇傳統老梗,讓故事內容儘量生活化,人物設定更為鮮活可愛,是編劇彭易穎、韓雨婷結合各方意見,在劇本創作階段就著力的三大方向。

在劇中,女主角夏林使用打車軟體上錯車,新手上路開車速度溫吞被男主角凌異洲吐槽等諸如此類的情節,推動劇情,笑點頻出,同時還十分貼近現實生活,能激發觀眾追劇代入感。而在人物設定上,夏林一改原小說中傻白甜形象,常臆想男主角凌異洲與男二號楚炎、總裁助理聞立的三角“兄弟情”,自帶笑點,而作為十八線女星,為了獲得曝光率,她會做出不逾矩的爭取與努力,面對男友出軌,小三挑釁,也敢直接懟回去,性格設定更符合當下女性觀眾的喜好。

男主角凌異洲在偶像劇經典霸道總裁人設的基礎上,也進行了細微的創新。前期他霸道專權,套路夏林與其結婚,後兩人矛盾爆發,他也在一系列事件中逐漸成長,學會了如何尊重、體諒他人。如何將霸道總裁對女主角至死不渝的愛合理化?是編劇反覆打磨之處。每集片尾的小彩蛋,就是從男主角視角出發,為男女主人公愛情故事做補充與鋪墊,同時還帶來了額外的撒糖效果。

除此之外,劇中的配角也自帶笑點與萌點。女主角閨蜜賈菲,性格大大咧咧講義氣,在男女主角的感情上,“她提出的建議,永遠是觀眾意想不到的內容。”卻往往又起著神助攻的作用。男二號楚炎、總裁助理聞立,不論是陽光大明星,還是忠犬小跟班型,每個形象及性格都有不同的笑點和萌點。

為了讓劇本更有趣,男女主角互動更甜,人物設定更豐滿,劇本反覆打磨了近一年時間,反覆修改了5、6版。

紮根於生活的夢幻故事

在與骨朵交流時,製片人與編劇不約而同的提及了《奈何boss要娶我》的導演。在拍攝階段,吳強導演及團隊,將《奈何boss要娶我》的內容及品質,又向前推進了一步。

“夢幻終究是夢幻,但現實還是現實。我在每個劇中,都會取一個夢幻與現實的中間值。”曾執導《貼身校花》《雙世寵妃2》《克拉戀人》等多部愛情劇,吳強導演拍攝此類劇集經驗豐富。在拉近作品與觀眾距離方面,他融入生活經驗,在劇本基礎上,新添了不少貼近觀眾生活的細節設定,“讓劇儘可能的生活化。”

在劇中,凌異洲與夏林結婚領證時,夏林用手指勾著凌異洲下巴,凌異洲低頭對著手指一吻,並笑說“但是不妨礙你取悅到我了”,這一出讓奈何女孩們甜到歡呼的名場面,就是吳強導演在現場添加的細節。除此之外,凌異洲洗完澡浴袍被夏林不小心勾掉等,諸如此類的讓觀眾泛起姨母式微笑的撒糖情節,有不少是導演在現場的即興發揮。

《奈何boss要娶我》啟用了非常多新面孔,為了讓新人演員更自然、放鬆的投入表演中,吳強導演主動要求工作人員與演員熟絡,為演員營造舒適自在的表演空間,在生活化的拍攝現場裡,演員能以更輕鬆的方式投入角色,以更自然的狀態融入生活化的劇情之中。在第八集,夏林在樓梯上向失憶的凌異洲告白這一場景,演員演技就頗受觀眾好評。演員與角色融為一體,也成為了《奈何boss要娶我》的加分項。

“節奏”是搜狐視頻製片人卞亮在接受採訪時常提及的關鍵字眼。為了迅速抓住觀眾眼球,“1分鐘內,關於女主角的很多梗都要拋出來,2分鐘內,男主角一定要出現”,像《奈何boss要娶我》這樣,第一集提結婚,第二集領證同居,節奏緊湊,故事性強,對於觀眾而言,也提升了吸引力。在情感設定上,“撒糖”是《奈何boss要娶我》的第一要義,用卞亮的話來說,“要更直接一點,給觀眾一種甜味直上腦門的感覺”。即便是男主角凌異洲失憶,女主角反追男主角,也為觀眾帶來另一種撩撥少女心的撒糖方式。

從劇本到拍攝到後期,每一環節,助力《奈何boss要娶我》從一個傳統瑪麗蘇小說,到“小而美”愛情劇的蛻變。

值得一提的是,在劇中,還有很多團隊在保證劇集品質前提下節省開支而添加的情節設定。例如男女主人公協定結婚後,在居住房屋的選擇上,按常理,有格調的豪華宅院才能匹配劇中凌異洲港東首富的身份,然而這類宅院一來費用高昂,二來團隊一直未尋找到足夠合適的,最終場景不得不定在普通別墅中。那么怎么使劇情合理?團隊增添了一個情節:夏林與凌異洲協定表示不希望住在家中,在奶奶眼皮底下演戲,“騙老人家很過意不去,”於是,凌異洲掏出ipad讓夏林選擇豪宅,夏林選擇了這棟較為“親民”的。

這一情節設定,合乎情理與人物邏輯,解決了成本問題,同時還拉近了角色與觀眾的距離,對劇情的發展也起著正向的推動作用。劉明麗表示,諸如此類的巧思,在劇中不在少數。

愛情劇有永恆的觀眾

“它好像是很老套,可是,為什麼又老套得這么好看?”不少觀眾在社交媒體上,一邊激動追劇,一邊發出了相似的疑問。

“熟悉又新鮮”,劉明麗以此形容《奈何boss要娶我》。從題材來看,《奈何boss要娶我》的確是一部熟悉的霸道總裁劇,它受關注再次驗證了,在以女性觀眾為主要客群的影視劇市場裡,痴情專一的霸道總裁,始終能搏得一席之地。而這部劇之所以有了出圈之勢,則與劇集在人物設定、情節設定、笑點鋪陳上做出的細微“創新”有著密切聯繫。

她以偶像劇中常出現的絕症梗為例,“得絕症,是老套路,但得絕症以後,女主角夏林並不是楚楚可憐的等待白馬王子,而是為了從男主角凌異洲哪裡獲得骨髓捐助,拚命努力,主動出擊,最後反而被男主角套路,這個套路設定就引出了新鮮元素和情節,這是讓觀眾意想不到的。”整部劇充滿了套路中的反套路小細節,幽默有趣且與眾不同,才使得觀眾獲得了“真香”體驗。

“愛情劇這一類型,有永恆的觀眾。”劉明麗表示,少女會老,但少女心不會老,“這部劇線下組織了很多次看片,幾乎所有女孩在整個觀劇過程中都是嘴角上揚,不停的露出姨母笑”。

她表示, “接下來我們還想做一些偏女性向的喜劇,把沙雕精神在別的領域上也發展一下。”女性愛看什麼劇?在未來仍是搜狐視頻自製劇緊扣的主要方向之一。

此次《奈何boss要娶我》大受觀眾追捧,對於搜狐視頻自製出品中心來說,無疑是一次極大的鼓舞。作為搜狐視頻自製劇幕後操盤手,他們根據個人愛好、興趣和專業來劃分領域,在各自擅長的類型中搜羅具有創新性的作品,《法醫秦明》《我在大理寺當寵物》《罪案心理小組x》《動物繫戀人啊》《拜見宮主大人》等多部品質與口碑均不俗的作品,背後都有他們的身影。2019年新年伊始,《奈何boss要娶我》初戰告捷,這支團隊還將為市場帶來哪些驚喜?答案充滿想像空間。

據悉,繼續深耕“小而美”,甜寵劇、懸疑劇、喜劇,將是搜狐視頻自製劇著力的三大方向。青春偶像情景喜劇《哈哈健身房》、古裝武俠劇《拜見宮主大人2》、都市情感劇《熱搜女王》以及律政偶像劇《不知東方既白》,被譽為女版《無心法師》的玄幻劇《聞香榭》,由國漫改編而來的《拜見女皇陛下》,都是搜狐視頻將於2019年推出的作品。成績如何,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