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進入佳境,羅晉終於開始好好談情說愛

《鶴唳華亭》播放至20集左右,也就是優酷更新至12月5日晚,我終於一屏一屏地耐心看完了每一分鐘(個別地方還是跳進了),邊看邊擔心進度條不要走到盡頭。這種看片狀態很久沒有過了。上一次這樣,還是看潘粵明的《白夜追兇》。

回想之前看《鶴唳華亭》的狀態,可有可有的,有氣無力的,不更新就不更新吧。雖然了解《鶴唳華亭》原著改編的難點,但是期待這個東西是不喜歡失望的。相信羅晉本人也對《鶴唳華亭》有著很高的期待。3.6天拍攝一集,這在影視寒冬的當下來說,是個反潮流的追求精品的速度。要知道羅晉當年出演的《美人心計》,共40集,80多天就全部拍完了。

《鶴唳華亭》前20集的節奏有問題。當然我不知道真正的問題。它就像是躲在幕布後面,已經扮上但是還沒有輪到出場的演員,被一個愣頭青給推了出去,手足無措地站在台上。台下不明真相的觀眾以為演出開始了,鼓掌,期待。它只好硬著頭皮演,很賣力,很維護團隊榮譽,但是倉促的痕跡很明顯。觀眾不滿意了,喝倒彩。它演著演著,演了20集,鎮定下來,開始好好講故事。此時,《鶴唳華亭》進入佳境。

《鶴唳華亭》用了20集來做各種鋪墊。導演顯然被很多細節感動著,難以自拔,在情節處理上捨不得刪節,零零碎碎的注水環節特別多。而且還要停頓下來,花上多30%的時間定格,配上激昂的音樂。導演的心思其實也很赤誠,好情節配得上服道化的投入和筆墨。但是多則溢,溢多了就會吐。如果做個試驗,拿掉那些外化的服道化和音樂,故事仍然是好故事,這才根本。不需要擔心留不住觀眾。觀眾沒有那么膚淺。之所以在前20集留不住觀眾,不是服道化不夠美,一定是故事講得不夠好。

前20集著力於打磨父子情、君臣義,男人之間的感情描寫不容易,尤其是父子情。中國男人本來就不擅於用嘴巴談感情,更何況是兩個男人之間。所謂“無仇不成父子”。驗證這句話的最著名的父子大概是哪吒和他父親李靖了。《鶴唳華亭》前20集,父子來去之間不高明,顯得小氣,既不敢像原著那樣撕扯冷酷,也不敢讓父子其樂融融。搞來搞去,搞出了一個想討好四面八方的父子模式:兒子很愛父親,可是老父親就是get不到;老父親很愛兒子,可兒子你怎么就不爭氣呢。最終變成“爸爸再愛我一次吧”,膚淺了原著的父子關係。

在羅晉的從藝生涯中,接演過幾部主打父子情或者有父子感情糾葛的作品,最用力的是《爸爸父親爹》,最好的是《歸去來》。故事說得好不好,不在於篇幅,《爸爸父親爹》用了36集的篇幅,《鶴唳華亭》已經用了20集的篇幅(未來還將用更多的篇幅),但都沒有講透,或者不高明。在這方面,中國影視目前是空白。幾部稍好一些的父子題材作品的主角都是成年父親和幼兒兒子。《歸去來》中,羅晉和王志文有很好的嘗試,這得益於原著的思維優勢和狹窄有限的表現篇幅。未來,羅晉還有空間和機會。

男女戀情的描寫顯然更容易,觀眾更容易理解和投射其中。《鶴唳華亭》進入後20集,女主終於從遠遠的相望,隔著幕簾和蕭定權愛慕,來到蕭定權的身邊,四目相對的磁場和纖微的肢體觸動,被鏡頭耐心地一禎一禎地放大,恨不得讓時間停滯。鏡頭帶著觀眾們跟隨女主的腳步、眼睛和呼吸,走進蕭定權,感受她的愛和恨,波瀾和煎熬。

李一桐具有強大的帶入感,她的功能類似《幕後之王》里的李冬雨——傳媒大學生仰慕業界翹楚淳于喬,追隨心中的他和他的理性,堅持他的原則,並且把自己變成了他。

女生接近夢想的過程很迷人,尤其是身材嬌小、有股子拗勁和機靈勁的女生,更容易得到觀眾的同理心和欣賞。在這個層面上,李一桐是成立的。李一桐這個角色如果不出昏招,會成就太子蕭定權這個角色。

後20集,羅晉終於開始談情說愛了,這也符合觀眾的期待,尤其是女性觀眾。眼淚和權謀顯得格格不入,和戀情則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鶴唳華亭》後20集的看點,無疑是男主和女主怎樣戀得驚天動地。從這個意義上看,羅晉可惜了,還是原地打轉,雖然已經呈螺旋式上升,但是另一個世界的入口在別處。

連續劇有一個和電影不同的地方,它很長,具有養成性,只要你有耐心看下去,不一定會喜歡,但一定會把心儀的角色“飼養”在你的生活里。你已經付出了時間和情緒去追劇,就像玩樂高,拆的不是作品,拆的是你投入其中的專注和時間。有幾個人捨得把自己耗費了很多天搭建的樂高拆得粉碎的?《鶴唳華亭》我已經看了20集,未來會繼續看下去,更何況後20集可是好看了。

前20集的鋪墊中,還埋了一條線:兄弟情。區別於原著的預設,但是看著導演的思路,導演是預備在兄弟情上放個大雷的,未來,蕭定權一定會面臨極其艱難的抉擇:比如兄弟、家國和生命。

《鶴唳華亭》。未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