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也很美》女二王蕾為什麼這么惡毒?爾晴都不是對手

最近王子文、張魯一主演的現代都市劇《第二次也很美》開播了。

這部劇以“畢婚族”為切入點,女主角安安是典型的“畢婚族”:一畢業就結婚、一結婚就生子。

她也沒能逃脫“畢婚族”大多失婚的詛咒,在兒子豆豆5歲的時候成了單身媽媽,被迫終結全職太太的清閒生活。

與此同時,一場車禍改變了男主角許朗的生活,他從一個還沒結過婚的律政界翹楚變成了80後單身爸爸。

他本想一輩子守住車禍的秘密,帶著5歲的女兒過平靜的生活,卻意外結識了安安母子。

截然不同的兩個家庭在相處中經歷過挫折,也實現了夢想,最後變成一家人,迎來了第二次的幸福人生。

開播前,我本以為重點應該是兩位主演的cp感。

畢竟一個是《歡樂頌》里古靈精怪的曲筱綃,另一個是《麻雀》里精於算計的畢忠良,完全是意想不到的組合,很有新鮮感。

然而事實是,焦點完全不在主角身上,大家討論的都是由徐好飾演的女二王蕾。

王蕾是女主安安的學妹,也是一個很有才華的漫畫家,還是女主前夫俞非凡的學生兼助理。

王蕾知道俞非凡是一個很愛才和惜才的人,所以她故意裝出很努力、很有夢想、很有幹勁的樣子,然後就開啟惡毒劇本了:

安安夫妻鬧離婚的時候,她想方設法地住到他們家中;

故意將安安已經離婚的訊息傳出去,事後又裝無辜,佯裝要從家裡搬出去;

為了拿到星漫獎的第一名,把安安關在倉庫里,最後道歉是自己不小心關的;

與安安同在一個工作室,私自動了安安的電腦,刪除了她熬了好幾個通宵畫的稿子;

因為是許朗告訴俞非凡倉庫事件的真相,於是她找到許朗公司的合伙人,攛掇他跟許朗分家,最後許朗被逼得自己開了律師樓;

為了讓安安不能出國,誘導豆豆去危險的地方,讓他受傷;

諸如此類的事情簡直不要太多,王蕾完全就是典型的“綠茶婊”代表人物啊。

演員徐好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之前《天盛長歌》里她是愛女扮男裝的韶寧公主,《皓鑭傳》里她是真性情的雲夢公主,這次突然這么惡毒,給觀眾視覺和心靈的衝擊反差實在太大了。

因為這個角色實在太惡毒了,每個追劇觀眾都時刻想著#王蕾什麼時候下線#,以至她頻頻上熱搜。

王蕾更是被成為“2019現代劇第一綠茶”,大概唯有爾晴可以與她一戰了。

還有一些網友表示王蕾簡直比《延禧攻略》中的爾晴還惡毒,居然還對孩子下手。

王蕾被催下線的同時,也說明新人演員徐好的演技進步了,從一個天真的公主變成人人討厭的雙面“小白兔”。

其實現在的網路發達,飾演者能夠通過網路平台說出自己的想法,與網友及時溝通、線上討論劇情,更容易消除偏見。

要是在之前,演反派不僅要有演技,心理素質也要過硬。比如深入人心的容嬤嬤,李明啟老師就是因為飾演了容嬤嬤這個惡毒的角色,不少入戲太深的觀眾還在戲外對李老師進行過言語上、身體上的攻擊,買菜被小販扔雞蛋,坐公交被乘客辱罵……

反派更加外放的表露可以給觀眾留下更深的印象,也更容易激起觀眾的情緒,好的反派演員甚至能通過劇里劇外的反差收穫大量冬粉,所以現在很多演員都願意嘗試反派。

但這種趨勢下也容易產生用力過猛的情況,許多編劇筆下的反派就是為了壞而壞、無緣無故地攻擊別人,利用這種刻意製造的矛盾來推動劇情。

比如王蕾這個人設,把女主鎖在倉庫里,可倉庫到處是監控啊!細究之下其實有很多地方不合理的。

所以不論是一部好作品,還是一個好角色,都需要編劇和演員的共同努力,不然就容易讓觀眾覺得人物形象太過片面,一味地突出反派有多壞,反而不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