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時代:諜戰劇情差火候;細節說明鄭朝山和宗向萬身份或有轉變

《光榮時代》這部劇,我是因為喜歡張譯,也為黃志忠老師而來。覺得這劇到目前為止精彩的部分是幾個同事鬥嘴和朝陽白靈之間剛剛萌芽的愛情。而和敵人諜戰的劇情真的差點火候。不知是導演和編劇道行不夠,還是特意這么安排的,有點像將英雄平民化,但是有點平民化過頭了。

就是角色鮮活接地氣了,解放前和解放後氛圍肯定不一樣啊,可能開始我就當喜劇看的,但後來劇情在上來應該會有深度吧。只是49年、50年的革命戰士、公安人員在工作時,生活中會、能那么吊兒郎當、油腔滑調、插科打諢、玩世不恭的講話、辦事,多少讓人接受不了。

或者說《光榮時代》這部劇題材雖好,劇情和人物表演是沒有太多亮點的,這種電視劇用現代人現代物現代環境展示七十年前的故事,就看記下來的劇情展現了,如果還是沒有吸引人的地方,那么有可能會遭遇觀眾質疑的。

《光榮時代》中兩個潛藏下來的特務,鄭朝山和宗向萬身份或有轉變,也就是偏向正義的一方,細節中已經表現出來兩人內心的波動。在一次鄭家兩兄弟談心的時候,看著哥哥家裡的面具,鄭朝陽:“這滿牆的面具,意思就是滿牆的你的內心?”鄭朝山:“不,是我不同的內心”。哥哥鄭朝山是一個有著一副雙面人格的國民黨潛伏特務,還是一個“護弟狂魔”。這倆人無論以什麼樣的身份接觸或者對決,他們的命運和情感會引發我們強烈的好奇和期待。

而且鄭朝山的態度也是有些不明朗,雖然現在看著是死忠的特務,但是在對於保警總隊的問題上有些奇怪,他先是把這件不必自己去做的事情攬過來,而保警總隊唯一的生路就是出城,和派遣隊匯合,但是派遣隊並未出現,而且保警總隊在城內鬧事,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死路,總感覺是鄭朝山將保警總隊送上這條不歸路的。

再者,當他看到屋外大雪中睡在外面,沒有進民房被凍得顫抖的解放軍戰士,鄭朝山是底下了頭的,他肯定在內心問過自己,自己所堅持的到底是對還是錯,或許在那個時候,他已經知道了為何解放軍能打勝仗了吧,個人推測,在後來的劇情中,隨著鄭朝山接觸的人越來越多,他或許會從一個死忠的特務分子,變成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

ps:看彈幕才知道黃志忠演的鄭朝山是用AI技術完成的,有的地方都是趙立新的身體黃志忠的臉。

《光榮時代》中另外一個特務宗向方,當初他就沒有及時出現在桃園,其實他表現得更加明顯,在鄭朝山計畫綁架白玲,宗向方特意提醒鄭朝陽,讓他去送白玲,只是鄭朝陽沒有領會到,結果讓白玲被劫走,後來鄭朝山要殺瞎貓的時候,宗向方表現也不是很配合,而且宗向方也對鄭朝陽說過,自己現在雖然不是黨員,但是積極要求進步,類似的話,感覺他或許會在某一天,向鄭朝陽坦白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