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醫》開診,藥效不足,難以為中醫正名

網視導讀:基礎醫學常識不夠,細節不考究的《老中醫》真的能為中醫正本清源?

提起中醫,你是什麼印象?號脈、針灸、拔罐、推拿、草藥。還是一臉黑線:這不科學!但是,對於並不懂醫學的老百姓,尤其是身患病痛之人,當然是誰能治好自己的病就信誰,病急之下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不亂投醫?

最近播出的電視劇《老中醫》就以一場病急之下,病人向多位醫生問診,用藥重複,導致死亡的故事開局。首播當天,收視率過1.2市場占有率將近8%。

《老中醫》以民國時期的上海為背景,由七個醫案貫穿,講述中醫翁泉海在中央政府發布“中醫廢止案”後帶領中醫同仁共同抵抗中醫廢止案並保護中醫這一民族瑰寶,卻遇到阻礙,然而步步前行的故事。

歷史上的孟河醫派

孟河,是江蘇武進(今屬常州市新北區)長江邊上的一個鄉村小鎮。

“孟河中醫”是江蘇醫家一大流派。明末清初,費尚有棄官從醫,定居孟河,開始了孟河費氏的醫學事業。略晚於費氏,法征麟、法公麟兄弟在孟河行醫以治傷寒出名。乾隆年間,沙曉峰、沙達周,在孟河以外科名重當時。乾嘉年間,費士源以內科聞名。丁氏以兒科見長。馬氏、巢氏也已有人業醫。

清道光、鹹豐、同治年間,孟河名醫雲集,業務興盛,經驗成熟,學術思想逐漸形成,費尚有的六世孫費伯榮、費士源的孫子費蘭泉、馬家的馬省三和馬文植祖孫以及文植堂兄弟輩馬日初、巢家的巢沛山等,均名震數省。百十戶人家的孟河小鎮,有十幾家中藥鋪,足見當時醫事之盛。

孟河醫派,最具代表性的是費、馬、巢、丁四大家。

《老中醫》中的孟河醫生地位竟然如此低下?

無論現在有多少人覺得中醫不靠譜,但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在西醫傳入中國之前,甚至是剛剛傳入時,中醫依然是老百姓看病的首選。而孟河醫派因為醫術精湛在當時肯定具有頗高的社會地位。

所以,電視劇中,身上集合了孟河醫派費、馬、 巢、丁四大家名醫行醫、辦學的經歷和故事的翁海泉,理應具有很高的社會地位。

然而,在《老中醫》前兩集中,翁泉海已經53歲了 ,作為當時人盡皆知的孟河醫生,在上海還沒有站穩腳跟,假若是因為他醫術平常,才會如此。

可是,當同行知道他開出的藥方之後讚嘆之情溢於言表,並認為如果不是自己用藥過猛,翁泉海的藥方也許有起死回生之效。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更加不合理的是:口口聲聲說著自己沒有站穩腳跟的翁泉海竟然在大上海開了一個規模不小的診所,住著大院子。更奇怪的是,診所里竟然沒有一個幫手,掛號,抓藥,診病都要自己一個人來?是有三頭六臂嗎?

如果說診所經營不善,來問診的人少,那么當地富商的哥哥又是從哪裡聽到他的名聲,請他給自己的弟弟治病的?

趙閔唐(馮遠征飾)和吳雪初(曹可凡飾)兩位醫生怕自己捲入官司的原因是不想中醫學會來查驗他們的藥方,可見中醫學會在當時具有很高的地位。

而中醫學會的創始人之一就是孟河名醫丁乾仁,協會中的不少骨幹也都是孟河醫生,趙閔唐身為中醫協會成員竟然看不起孟河醫生翁泉海,說他是常州鄉下人,這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不想在中醫協會混了?

《老中醫》邏輯不合理,細節也欠妥

古語有云:醫不自治,卦不自斷;醫不叩門,道不輕傳;醫不戲病,患不辱醫。其中,醫不叩門即是說;醫生不會也不能主動去患者家中主動看病。

第二集中,翁泉海看見有人在診所門口張望,就走到門口問到:先生你是要看病就診嗎?雖說這裡是看病之處,但人家還沒有走進診所,醫生就這樣問實在欠妥。而隨後的劇情表明這個人是來辱罵翁醫生醫術不精的。

編劇這樣做顯然是為了劇情,但既然是一部致力於推廣中醫的劇集,細節甚至常識方面萬萬不可忽視。

劇中許晴飾演的葆秀膚白貌美為了救出翁泉海,穿上帶補丁的粗布衣服,給僕人說了一副藥方,賣點兒慘就順利的進入了剛剛因中醫治病死了老爺的秦家,難道整個秦家對老爺的死就沒有一點兒痛心?還讓一位懂點兒中醫並且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人來當僕人?

除了這些劇中還有許多零零散散的小瑕疵,比如,“天食人以五氣,地食人以無味”。食的正確讀音應該為sì;第一集庭審時,連續幾個演員把“異(yì)議”念成”異(yī)議“。

老話說,細節決定成敗,電視劇也同樣如此。雖說看劇的觀眾也不是十分在意這些小瑕疵,但是身為製作者卻不得不重視這些內容。

《老中醫》真能為中醫正本清源還是徒有名頭?

高滿堂在接受採訪時認為,現在的人們對中醫知之甚少,甚至有所誤解,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基於這樣的背景《老中醫》製作團隊希望用一種淺顯易懂的方式,為中醫行業正本清源,讓人們用正確的態度看待中醫。

然而,淺顯易懂並不代表可以缺乏考究,更不代表為了劇情需要而不考慮事情邏輯性。目前《老中醫》剛播出四集,效果就是,劇情不夠,演技來湊。如果不是老戲骨的加持,這部劇不知道要被批成什麼樣。

當然,正如有些病不可能一天兩天就治好,剛開播的《老中醫》究竟是越來越有乾貨,還是僅僅蹭了箇中醫的名頭,還需時日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