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螞蟥”吸血,都市劇《安家》映照生活,房似錦更像樊勝美

目前隨著《安家》收視率直線上升,將“買房”這樣一個經久不衰的話題搬上大熒幕之中,這部作品如今備受好評同樣源自於作品中還原生活真是狀況,將細微瑣碎的生活呈現在觀眾眼前,一部好的作品題材無疑是最為吸引人的一個方面,同樣貼近生活靠近生活似乎都會被引來爭議話題,這部都市劇同樣如此。

在劇中兩位老人兢兢業業工作一輩子,賣早餐賣包子,最後為兒子在上海買到一居室房子,簡單的一個畫面卻讓人產生無數的想法,如今生在生活中每一個人乃至一個家庭都是在為一套房子做出自己的努力,不論是想要在家鄉蓋房,還是在城市紮根,《安家》這部作品無疑都能直擊人們心底,一部作品能夠成功,題材是必不可少的一個方面。

在劇中不僅僅是兩位老人為孩子買房,同樣還請飾演的醫生也是在為房子操勞一生,一家五口人住在一個小房子裡,自己辦公的地方都沒有,只能在深夜獨自坐在廁所的馬桶上享受片刻安靜,能夠將自己的思緒放空好好的工作,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一幕,然而這時一種心酸,更是一種在壓抑生活中想要的自我放鬆。

有著為房子考慮的人同樣,也有著那些為賣房感到焦慮的人,他們同樣希望能夠擁有好的生活,作品中婁山關便是其中之一,在別人都想著為房子發愁的時候,一個外地農村小伙卻在為自己的業績發愁,這是一位在工作中只吃白米飯的員工,想要在開單之後第一時間將工資匯給身在老家的父親母親希望他們能夠過得更好,這是反應說活最底層的人一點心中的願望。

作為店長的房似錦雖說帶有主角光環,卻也在不幸中一步一步成長,最新一集中透露出她的出身,在家庭中沒有任何地位,更是險些被自己母親仍在井裡,因為自己在家是排行老四,所以真名叫做房四井,在於徐姑姑深夜談話的時候展現出悲傷,當時的她想上學都需要爺爺背地裡給學費,這是一種心酸更是一種得不到認可。

農村的家庭環境往往都需要一個男孩子,這似乎是早前的一種思想,更是很多人經歷過的一種事情,整部作品中似乎將原本的生活現狀一再揭露,每一個人似乎都有著自己心酸的一面,也想房似錦苦笑著說出的那句話“沒想到有人能替你們制我”在店裡她是我行我素的店長,業務能力極強,在家庭中她是不顯眼不被認可差點被丟棄的孩子。

因此我們看到了一個如同《歡樂頌》中的樊勝美這樣的人物塑形,房似錦與當初的樊勝美並無二致,家裡的所有瑣碎細節都會找到她,同樣拿錢也是第一時間想起她,這是一種對於生活的絕望與無助,目前也有著家庭同樣出現這種問題,認為女孩掙錢就應該給家人,多數的情況下一般都在農村。

作品貼近生活貼近現實,就是這樣一部作品迎來爭議,有人認為這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可也有人認為這部作品其中的槽點太多,似乎將人性的醜陋一面盡數展現,也將那些孤立無援的人演繹的格外悲傷,簡單的一部作品卻反映出生活的三種不同情況。

其一:一輩子為家庭操勞,為房子操勞,漂泊在外的人總想在自己工作的地方紮根,因此“買房”這個大問題出現,引來熱議話題,房子的挑選,格局綠化,每個人心中對於房子的要求盡數展現。

其二:底層人的心酸,就像婁山關一樣從農村出來工作,買房的事情對於他們還很遙遠,因此特悶能夠保證的便是努力給自己一個好的生活,努力賺錢能夠讓父母生活條件變好一點。

其三:猶如房似錦一樣,出身農村自己格外努力卻永遠不被重視,家庭就像是“一隻螞蟥”不停吸著她的血,原本生活可以很好,卻因為家庭的矛盾導致自身生活越來越差,乃至家庭矛盾越來越多。

生活原本就不完美,真正完美的還是那些能夠有著自身考量與理解的生活方式,拼搏在外的兒女需要一句安慰,努力買房的人需要一句人認可,底層的人僅僅需要看到生活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