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法醫》冉顏為工錢調查凝香死因,拒當蕭頌私人仵作

蕭頌不禁對冉顏刮目相看,誇她懂得用螞蟻來尋找血跡,很有想法。冉顏生氣,罵蕭頌是整日泡在池裡的人魚,喊他是蕭人魚,蕭頌不怒反逗冉顏是有妖氣的狐狸。冉顏不想跟蕭頌鬥嘴,問他要驗屍的工錢。蕭頌自然不願給,還提起冉顏昨日撞自己腦袋的事,自己都不跟她計較,說完離開。冉顏可不能就這樣算了,絕不能讓蕭頌賴賬,發誓一定會把錢要回來。

白義調查到那日跟柳粲起爭執的人是桑辰,請他來問話,很快排除他跟柳粲的死無關。桑辰在知道自己就坐在那日死人的地方,直接給嚇暈過去。蕭頌吩咐白義在蘇州城調查有哪家鐵鋪做過殺害柳粲的鐵針,白義匯報他還調查到一個線索,柳粲每次來蘇州都會住在一個叫故人來的客棧。

柳粲每次來蘇州都會住在一個叫故人來的客棧

蕭頌很快來到故人來客棧,他前腳走進柳粲生前住的房間,蘇伏後腳也到了故人來客棧。蕭頌仔細觀察屋內的物品,發現桌腳處有磨痕,屋內並無打鬥痕跡,桌上放著的杯子杯口處有胭脂,分析是女子所用,還發現窗簾處有凹痕。忽然,蕭頌發現屋外有人在偷看,於是走出去查看,蘇伏趕忙躲了起來。

冉顏找清驪館的媽媽打聽情況,了解到那天在亭子裡跳大面舞的舞姬很像是凝香。與此同時,蕭頌也找清驪館的姑娘翠眉打聽凝香的情況。說是柳粲生前所住的房間跟凝香的房間一模一樣。柳粲認識凝香,經常重金打賞凝香。而清驪館的雜役王倫也很喜歡凝香,被迷得神魂顛倒,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都給凝香買禮物,危急時刻總是救凝香,甚至連手臂都不要了,還有好幾次奮不顧身地救下凝香。一年前,凝香死了,被亂刀砍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王倫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安葬凝香,也因此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聽了媽媽的講述,冉顏發現凝香的死有很多疑點,想著她要是找出死因,興許就能跟蕭頌要回欠她的工錢。很快,冉顏來到雜物房,也就是之前凝香的房間找線索。發現牆上有許多的斑點,於是將醋和酒混合讓血跡顯現出來,只是按照媽媽的講述,凝香是死在床上,這樣的話牆上不可能出現血跡。

於是將醋和酒混合讓血跡顯現出來

另一邊,白義問遍了蘇州城所有的鐵鋪,都沒有人見過那枚鐵針,因此懷疑並不是在蘇州城打造的。現在外面都在傳瓔魂殺人,白義自然是不信的,只是不解對方的目的。蕭頌想著有人把柳粲入住的房間布置成凝香房間的樣子,更是還原了凝香被殺的場景,說明那個人想讓他們重新調查這個案子並找出真兇。

蕭頌來到凝香的墓地,意外竟然看見冉顏在挖墳,還發現冉顏驗屍的技術遠遠超過刑部的忤作,不得不承認冉顏的確很出色。白義卻覺得冉顏狡猾,不值得信任。此時冉顏已經發現凝香不是被勒死,而是被匕首之類的東西捅死的。蕭頌將冉顏抓了回去,冉顏憤怒痛罵蕭頌身為朝廷重臣誣她清白,毀她操行。蕭頌故意逗弄冉顏,還拿刑罰嚇唬她。

冉顏分析凝香不是被勒死,而是被匕首插入胸膛後死亡,然後再被勒住脖子。老鴇講述凝香是死在床上的,卻在床尾處發現大量飛濺的血跡,這樣只可能是在床尾處被人捅死,然後再被拖到床上勒住脖子。蕭頌覺得冉顏分析的有道理,一年前,凝香被人用瓔珞勒死,一年後有人在客棧的房間裡還原凝香案發現場,又假扮凝香回來索命,把柳粲殺了偽裝成被勒死的假象。

冉顏分析凝香不是被勒死

蕭頌看中冉顏的仵作技能,要求她做自己的私人忤作。其實冉顏有些心動,但她很有骨氣地拒絕了。蕭頌對冉顏勢在必得,雖她冒犯過自己,但卻是個驗屍天才,有她在自己事半功倍。

蕭頌去找波斯來的商人阿莫里,管家告知阿莫里去了江河邊。蕭頌去了江河邊,卻遇阿莫里被鐵針所殺。管家交代阿莫里出門的時候神色慌張,好像有心事。根據管家的證詞,阿莫里認識凝香,經常去清驪館給凝香捧場。蕭頌讓管家拿來賬本,意外發現管家手上的老繭十分厚,心中不免生疑。

下著大雨,冉顏在轉角處遇蘇伏,蘇伏受傷在她面前倒下來,拿出那日在水中撿到的手帕,冉顏這才明白那日是蘇伏救了自己。冉顏好不容易拖著受傷的蘇伏回到自家別院,晚綠提醒冉顏幾天后就得出嫁,否則後娘她們就要把她逐出冉家族譜。冉顏現在無暇顧及,她要給救命恩人蘇伏脫衣治傷,喊晚綠在門口守著。看著蘇伏身上傷痕累累,冉顏不知蘇伏的身份,為何成為冷血殺手。

另一邊,蕭頌一行勘察昨夜案發現場,千牛衛都是高手,卻都被一劍封喉,蕭頌明白火麒社的殺手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