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你生了別人的孩子,房子還我一套”“你自私無情不善良”

01.

剛開始看《安家》時,就看到張乘乘背叛徐文昌,徐文昌應該是有兩套房,一套給張乘乘的父母了,另一套也是他婚前財產。

假離婚時,把房子的名字改成了張乘乘。還有一些股票,債權,現金類收入也不少,都在張乘乘手裡。

徐文昌明顯是個“好人”,愛誰,就毫無保留,對外人都和善的不得了,更別說對自己老婆了。

結果為了再買房假離婚後不久,張乘乘就跟她們店裡的小弟小天天有染了,並且帶回了她跟徐文昌的家,還被回家的徐文昌給撞上了。

奇恥大辱不說,感情上的傷害也是自然很深的,徐文昌卻什麼都沒說,只是收拾了行李出去租房住了。

而張乘乘呢,完全沒有悔意,

她的理念的是:“我犯了一個男人都會犯的錯,只不過我是女人。”

或者是:“我只是一時衝動,激情犯錯,你得原諒我,你不原諒我,就是你的錯。”

02.

可能也是看徐文昌太好說話了,不生氣不發火,所以犯錯成本也小,幾乎沒什麼要承擔的後果,而且還得了房子財產。

看來

張乘乘的肆無忌憚臉皮厚,完全就是徐文昌給慣的。財產都給她,那是在她忠於他,忠於這個婚姻的前提下。

自己背叛了這段感情,這個人,卻沒有任何悔意和愧意,也的確很佩服。

這個厚臉皮的張乘乘,背叛後發現自己懷孕了,還要跑去硬塞在徐文昌頭上,要他的照顧,要他當孩子的爸爸。

因為她知道,做父親有責任,需要能力需要錢 ,這一點上,徐文昌自然比小天天靠得住。明知不是徐文昌的,徐文昌自己也知道不是他的。

可是張乘乘不斷糾纏,徐文昌也總是看在她是個孕婦的情況下,讓著她,不說一句責怪的話,只是應付,只是順從。唯一讓人欣慰的是,他一直沒有回她身邊,也沒有原諒她。

因為這是他的底線和原則,因為他母親就是因為父親的背叛自殺的,這應該是他心底最深的不能觸碰的痛,可張乘乘偏偏還說他氣性大,跟他媽一樣……

03.

這樣的女人,自然是不能要的,孩子生下來,確定不是徐文昌的了,張乘乘便也不再找他了,打算跟小天天過日了。

而徐文昌也跟房似錦有了感情,開始戀愛,但他倆租住的房子要被收回,兩人眼見沒地方住了。

徐文昌的律師朋友來開導他,三觀特正的律師朋友怪徐文昌不找張乘乘拿回財產,哪怕是部分,追回也是對的。

畢竟張乘乘是背叛者,結果還是受傷害的人淨身出戶,且財產都是徐文昌的。

徐文昌表示,張乘乘才生孩子,不好去要,覺得她不仁,自己不能不義。

律師朋友氣死了,直接罵他這是“縱惡”,因為張乘乘是婚內出軌,不光沒有得到任何懲罰,還得到了全部財產,這樣是黑白不分,這樣是對錯不明。

這話說的特別對,

有時候,你自以為的善良,其實就是縱容了惡人。會讓惡人覺得做出惡行也沒關係,因為不會付出代價。

人要分對錯,也要講究個公平,雖然不能做到完公平,但也不能善良到自己沒飯吃,卻把自己的血汗錢都給別人享樂。

04.

徐文昌聽了大概也覺得有理,約張乘乘見面,大意是:“你跟別人有了孩子,也跟別人組成了家庭,而我年紀不小了,還在外面租房住,我的兩套房子,你是不是應該還我一套?”

很顯然,這要求一點不過分,徐文昌跟張乘乘在一起的這些年,他賺的並不少,現金,股票,債那么多財產都在張乘乘手裡,分一點出來給徐文昌,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然而她自己做錯了沒主動還一點,還理直氣壯。此時見徐文昌要房子,張乘乘反覺得徐文昌只考慮自己,不體諒她。

她不高興地說:“我們現在要養孩子,小天天沒工作,我收入又低……”總之日子不好過,總之是徐文昌不體諒她,太過分。

好在徐文昌現在是清醒的,回懟她說:“我來是要收回房子的,不是聽你說你們一家三口的事!”

看徐文昌的堅決和態度冷淡,張乘乘感受到了傷害,感覺自己不被縱容不被重視了,生氣地說: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變得不善良了,你變得無情無義了,你變得這么自私了。是不是因為那個女人,是不是她叫你來的?你跟她在一起就變了……”

聽了這話,也讓人有點哭笑不得。這樣的嘴臉,實在是讓人覺得不可理喻。

05.

明明自己有錯,人家要收回屬於他的財產,不也是應該的事嗎,何況還只是要回一套房子,又沒有讓她過不下去。

她還是繼續可以享受著前夫的帶來的物質,過著光鮮的生活,其它的還沒找她要呢,難道離婚了,還要前夫幫她養她的出軌對象和新的一家人嗎?

有善良到這個地步的人嗎?如果真善良到這個地步,那就是愚蠢了。

好在劇情安排了徐文昌去要一套房子回來的情節,不然還真是覺得這個梗在心裡過不去。

無故背叛感情的人,不是應該受到些懲罰嗎?而張乘乘精神上物質上,似乎都沒受到什麼懲罰。

精神上,她糾纏徐文昌,他也從沒說過一句不尊重她的話,沒說什麼刺傷她打擊她的話,都是很隱忍很溫和地在面對她,在儘量滿足她的無理取鬧。已經足夠有情有義了,足夠善良了。

若是物質上還不拿一點回來,讓自己跟新的戀人過苦日子的話,那怕就真是讓人覺得世界一點都不美好了,惡人沒報應,好人光吃虧。

06.

我們不建議一個人睚眥必報,得饒人處且饒人,不建議一個人為了報復而將對方置於死地,趕盡殺絕。

也理解和認同徐文昌的從容淡定,佩服他的看得開和佛系態度,因為那樣只要是自己心裡舒服。

不跟背叛自己的人計較就不惹更多心煩也是對的,我自己也喜歡這樣的淡然和無所謂。

但那是精神上的,心理上的。物質上的話,至少也要自己過得去,總不能自己飯都吃不上,還看背叛我的人用我的錢吃香的喝辣的吧。

如果人人都這樣縱容過錯方,那么又有多少人懂得做錯了事是要付出代價的呢?這個代價,當然也包括物質上的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