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何冰劉蓓演技炸裂,王鷗卻被評嚴重拖後腿

文/馬慶雲

隨著電視劇《芝麻胡同》的熱播,這部電視劇後續情節當中真正的女一號牧春花也浮出水面。而牧春花的飾演者王鷗,也開始面對觀眾對於其演技的評價。何冰、劉蓓等老戲骨,在演技呈現方面,影迷自然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王鷗作為新晉火爆起來的藝人,卻面對了不少的質疑。

喜歡王鷗的冬粉自然認為,王鷗老師在《芝麻胡同》當中的演技是非常不錯的,根本沒有拖累何冰、劉蓓等演技派的老師。而也有不少觀眾認為,王鷗在這部戲當中,表演方面還是過分平淡化了,沒有何冰、劉蓓等人呈現出來的戲劇氣質,顯然還是太嫩了。

劉雁老師編劇的這部《芝麻胡同》,牧春花形象的創作靈感,估計有一部分是來自張恨水先生的《啼笑因緣》。在《啼笑因緣》這部小說當中,張恨水先生成功地塑造了三位女性,一位是底層賣唱出身的鳳喜,一位是武術世家的秀姑,一位則是大家閨秀何麗娜。劉雁老師在創作《芝麻胡同》的時候,人物牧春花,其實就是中和了鳳喜和秀姑的性格特點與故事內容。

像牧春花這種六國飯店侍候酒水賺錢給父親治病的“角色特點”,跟張恨水先生《啼笑因緣》裡邊鳳喜的賣唱養家身世十分相似。而牧春花被長官惦記,也與《啼笑因緣》裡邊鳳喜被大帥惦記是一樣的戲路。不過,在劉雁老師的《芝麻胡同》裡邊,又給牧春花角色加上了幾分秀姑的俠義。所以,王鷗要實現的這個“牧春花”性格層次非常多,確實考驗一位演員的演技。

她需要有生活無奈冷艷的一面,同時又得承擔起自己北京小妞行俠仗義的一面。王鷗在《芝麻胡同》當中整體的呈現水平可以稱得上及格,但並不驚艷。在已經播出的劇情當中,王鷗更多的承載了花瓶的作用,而沒有起到對劇情扭轉的作用。所以,在這樣的“被動劇情”環境下,人物的演技很好被真正打磨出來。

王鷗是模特出身,在多次大賽當中獲得冠軍。而這部《芝麻胡同》,也首先需要她為整部劇提供秀色。秀色之外,才是人物的內秀氣質。目前播出的劇情,還沒有對人物內秀進行展示,沒有給王鷗演技升級的空間。所以,目前觀眾見到的牧春花,只能作為一個不大不小的花瓶存在。

什麼樣的戲份能出演技呢?劇情人物可以主導劇情的時候,也就是站在了戲眼上,才能出演技。在《芝麻胡同》的前幾集當中,只有何冰角色與一個醉酒角色在六國飯店門口發生衝突的戲份,王鷗飾演的牧春花出來勸架,才讓人物短暫地站在了戲眼上。這個時候,她可以指揮所有人物為自己的劇情走勢服務了。

從這場勸架戲來看,王鷗的表演四平八穩,並未出現炸裂式的演技。這其實是一場類似“阿慶嫂”的勸架戲份。兩邊都是主顧,兩邊都不能傷著,而且不能傷著自己,要把事兒圓過去。這類戲,是可以提攜女主角演技的。但是,也因為可以提攜演技,所以被很多影視劇及其女演員用過。

多少代“阿慶嫂”都演的活靈活現,屬於巔峰級別的,真的很難超越。而《正陽門下小女人》,開篇的小酒館劇情當中,蔣雯麗也演過類似的角色,可以說是遊刃有餘。在《人民的名義》當中,胡靜也充當過類似的角色,需要在兩個男人之間調停,也非常不錯。這些案例,無疑是高山仰止,對王鷗形成了演技上的壓力。

女演員一長得過分好看了,就容易搶自己的演技。演技這東西,其實就是站在戲眼上發揮才行,要發揮的是戲本身,不是演員的身體與長相。所以,長相搶了戲,觀眾光看演員好看了,戲眼就散了。王鷗在《芝麻胡同》裡邊,出場的不少內容,都是被“花瓶”的定義搶奪了戲的精髓。也因此,往往演技炸裂的那些女演員,都長得一般,道理亦然。

外加上何冰和劉蓓兩位老師,不僅自身的演技業務水平實在太高,更是占據了老北京味道的制高點。這兩位演員和王鷗一起演戲,對王鷗形成的壓力過分巨大。南方姑娘王鷗,要演好北京大妞的戲,不容易。讓兩位前輩比對著,會顯得更尷尬一些。因此,《芝麻胡同》的演員當中,全部都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級別的大咖,唯獨王鷗這么一個郭靖一樣的小字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