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醫》的一些細節合理么?

對於因《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大結局後有過短暫劇荒的觀眾而言,陳寶國、馮遠征、許晴等主演的《老中醫》絕對算得上是部挽救品位的片子,老戲骨雲集給這部劇的品質做了基本的保證,至於翟天臨的戲份被刪,某種程度上也不算壞事,多少也為劇宣貢獻了力量。

台詞好是這部劇的一大特點,尤其是小鈴醫背的滾瓜爛熟的《黃帝內經》讓人忍不住肅然起敬。但對比之下,藥店收徒的考核方法實在有點奇怪,至少這翁泉海還要求來了回家先練字,但其他醫者啥標準也沒有,收的還都是成年人,單純只是收人來打雜的做法實在是詭異。這在翁泉海對待來了時也有體現,來了沒有基礎卻在剛到之初就被應允可以唱堂,但也因此唱錯了之後就被阻斷了學醫之路,想來都有點匪夷所思。固然做某個行業需要天分和資質,但翁泉海這個拒絕的理由仿佛更多是從品質方面考慮。

不僅如此,這部劇中將中醫歸結為一門可以養家餬口的手藝活大類之內,收徒識字與否不重要,關鍵是要背會醫書,這樣的教法這能傳承中醫精神實在讓人生疑。

劇中為了彰顯翁泉海與趙閔堂的不同追求,設定了一個死胎始終打不下來的大戶人家,從裝修和穿著看,這家人西化久矣。但面對妻子一個周死胎打不下時依然對手術有所抗拒,尤其在趙閔堂險些讓孕婦命懸一線時依然在等,讓人不明白這部劇的邏輯。如果沒有翁泉海最後的那劑湯藥,小編都懷疑編劇該如何收場。

趙閔堂人設的前後變化也讓人看不明白。前期鋪墊下這趙閔堂其實是個謹小慎微又怕惹事的人,也因此在吳雪初對治死人不當回事時,是他找到蛛絲馬跡主動迎上才平息了這場禍端。也是他不肯如吳雪初一樣到處結交權貴,打出名聲,希望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頻繁變動間能更安穩些。但也正是這樣一個謹慎的人,在還沒將死胎打掉時就迫不及待拉著記者做訪問,在記者明顯有了拒絕之意時依然樂此不疲,這樣的前後變化真的恰當么?小編持保留意見。

還有一點,有心的網友指出一般中醫診脈都習慣右手搭脈,左手按住,但劇中翁泉海確實顛倒過來,不知道這是否有悖常理。

此外,這部劇中還有人提出“醫不叩門“,在中醫傳下來的規矩里,醫者是不能主動上門的,即使是朋友、鄰居也不行,估計是老祖宗們早就受到醫患關係惡化之苦,才定下這自保的規矩,當然也可能是為了提升醫者的社會地位。

但在《老中醫》里,因受醫死人官司的牽連,翁泉海的醫館生意不好,那一日他見門口有病人經過竟然徑直上前詢問是否要看病,這個細節估計編劇是為了體現翁泉海的大醫仁心之品質,但也因此被詬病是壞了規矩。文/小花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