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里一場老江湖與毛頭小子的愛情

《都挺好》里,每次鏡頭一切換,信步游庭,節奏緩慢,一片蘇州園林景象,伴著蘇州小調,這個時候,我便開始期待這個餐廳里的愛情故事。

從繁華的都市生活,來到那個餐廳里的時候,往往伴著石天冬正做著精緻的料理。行雲流水般解刀、調味、上鍋、蒸煮炸炒,煙霧繚繞的蒸騰里,一盤色香味俱全的好菜即將呈現。生活就是這么活色生香。

或者說,愛情也如這料理般,充滿了活色生香。愛情如這道端上桌的餐食,盡顯著誘惑與妖嬈,感受著燃燒的欲望。

一切都是剛剛好。不遠不近的距離,就餐的位置,角度,以及少有的客人。即帥又酷的店長兼廚師,曖昧的燈光。

這哪裡是就餐,這誘惑來得太明顯。難怪明玉喜歡這個餐廳,任誰也不能不喜歡。只有那結賬時不裴的價格提醒你,這裡是買賣場,餐廳地兒。

兩個人里,不淡定的那個,鐵定是輸家。而這一次,不淡定的是個男人。這簡直就是老江湖與毛頭小子的較量,輸贏很是明顯。一場風花雪月過後,明玉能夠很瀟灑地結了餐費走人,下次再見面,仿佛初見。而毛頭小子,顯然已經亂了方寸。他的內心也一定坍塌一片,那晚的酣暢還停留於眼角眉梢,轉眼之間,便是陌路,於情於理,他都想不通。

然而,這既是生活,也是現實。是明玉以及明玉們的愛情方式。她的生活節奏以及,她的經歷,告訴她,她不願意在愛情里淪陷。那不是她的方式。她就要這一晚的愛情,以及生意似的爽快。以至於,石天冬說服務費很貴,明玉付了貴貴的服務費以後,又隨口說:不用找了,剩下的是小費。妥妥的女王嘛。她是那人間的王,而他,不過是人來人往裡,還得過去的那么一個人。對她來說,就算是發生了關係,也不意味著什麼。因為在她的生活里,愛情是什麼,她不去想,也顧不得想。她的情感已經夠繁複的了。她不會再讓自己多一種羈絆。

愛情有的時候,是看誰比誰更能夠捨得下臉去,為對方做事情。所有的愛情劇里,都告訴我們:情感,是重要的事情,賺錢反而是順便。但這顯然不是對的。是把秩序搞反了。

比如石天冬,他那一個餐廳,一盤菜,才是正經。平常的阡陌人家,哪裡能夠消費得起?也只有那揮金如土的明玉,才會眼睛不眨地留了錢,走掉。如果從現實里來說,石天冬的關註裡,一併是帶了明玉的漂亮,身份以及地位。這個女人不簡單,也絕非等閒之輩。正待弄個明白,明玉毫不拖泥帶水地直接把這個石天冬帶到了煙花盛放處。乾淨利落,手到擒來。

對於愛情里的溝溝壑壑,明玉比石天冬明了。所以,她更能夠上手亦或放手。而毛頭小子,便只有忠心耿耿的份。

把實際的愛情說到這么不堪,不知道有沒有噁心到誰。但是男人的世界裡,不正是如此。男人,一夜情後陌路而走是常態,留下無數的女人哭天搶地,後悔不迭。而此劇,則來了一個相反,讓女人們揚眉吐氣一回。或許以後,這便是趨勢,女人們,真的會在這個社會裡,為王稱霸嗎?

其實愛情到了這樣的地步,剛剛好,入了婚姻,就沒勁了。如果把這場景放到一個家裡,放到一個十年以後的老夫老妻面前,恐怕石天冬便不會這么無怨無悔地操持那一堆堆的鍋碗瓢盆了。生活的場景里,除了劇里展示給我們的精緻的鏡頭之外,還有些其他的東西,比如餐前的準備,以及餐後的打理。人間的煙火,其實是滿身的油煙味兒加上平淡無奇的渡日。凡塵里的男男女女不是天上的神仙,吹一口氣,帶來一桌子美味,再揮一揮手,那些殘羹剩碟便能夠消失不見。

儘管心裡想那么多,也希望他們的愛情到此為止,但還是挺喜歡這兩個人之間的愛情,一個飛,一個追。就算知道這不過是愛情里的遊戲,也還是帶些蠱惑,吸引著我往下看。

你看,看劇跟愛情也是一樣,拋卻身前身後事,情不自禁地,陷在了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