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的“鱷魚與牙籤鳥”,隱喻95後情感觀,藏著生態敘事的新門道

文/文朔朔

文/文朔朔

正在湖南衛視播出的《鱷魚與牙籤鳥》,是近期難得的輕快又深入的作品。

這部劇由滕華濤監製,林妍執導,張天愛、陳柏霖主演,講述了95後留學生在法國波爾多大學共同學習,堅持生態環保理念,共同打造“空中花園”的故事。

初看《鱷魚與牙籤鳥》,有一種熟悉感,看了幾集後才發現,本以為顏值爆表的男女主角會在戀愛的路上一路狂奔,誰知他們竟在各自的學業上努力奮鬥著,意料之外的學業線、事業線重點凸顯。

用輕快的方式切入當代青年的留學生活,《鱷魚與牙籤鳥》走的是寫實路線。“高級動物研究社”性格各異的夥伴、“空中花園”課題的攻克、衝突不斷的理念,呈現了求學生活的真實稜角。生態環保與建築結合的專業背景,理想與情感的交織,讓人期待後續的創業故事。

這也讓概括《鱷魚與牙籤鳥》成為難事,成長、理想、情感、學業……多個標籤,很難一言以蔽之,所以不妨從人物談起。

不完美的人物,現實主義的筆觸

不完美的人物,現實主義的筆觸

現實中有完美的人物嗎?

如果回答有,不僅故事開始自在攀岩卻被“怒懟”的李南恩(張天愛 飾)不會同意,好心救人卻被連累掉下樹坑的周爾文(陳柏霖 飾)不會同意,就連看膩了“你儂我儂、甜寵戀愛”的觀眾也不會答應。

在看《鱷魚與牙籤鳥》時,真實是我的第一感覺。見慣了花式寵溺的全能型男友,像周爾文這樣“求生欲”為零的男主,並不多見。雖然是學霸,但現實主義的創作手法決定了這個人物的不完美。

周爾文自有一套完備的邏輯體系,凡事以專業為原則,連百分之一的誤差都不允許。這也給他帶來了最大的問題——冷感。實驗室被不法分子入侵,別人的仗義出手他毫不領情;宣講會上同學的踴躍提問,他也回答得玩世不恭。

小鎮姑娘李南恩則截然相反,她熱情、勇敢,面對歹徒有正面剛的膽識,面對他人的請求總是愉快答應。雖然她時常不顧自身實力,馬馬虎虎,好心辦壞事。

這樣性格迥異的兩個人碰在一起,讓故事充滿了戲劇性。

從周爾文誤會李南恩扔掉了自己的實驗物品,命令其7天內搬離,到課堂上理念不同的針鋒相對,水火不容的兩個人,彼此碰撞。在這個過程中,熱情與嚴謹形成互補,周爾文慢慢意識到自己和李南恩恰如鱷魚與牙籤鳥的關係。

鱷魚吃飽後,會張開大嘴,讓牙籤鳥靠近,在自己的牙齒間啄取食物,而牙籤鳥能在敵人進犯的時候,提前向鱷魚發出警告。自然界中的這組關係也給予了周爾文和李南恩啟示。

從最初的相看兩厭到彼此發現,他們逐漸找到鱷魚與牙籤鳥“互惠共生”的相處模式。

不完美的不只是他們兩個。萬薇(黃一琳 飾)秉持“一報還一報”的功利相處方式,永遠在為自己的人生做最優選,但她也慢慢發現,所走過的每一條路,都是風景,兩點之間的直線未免太無趣了。而有社交障礙的吳所謂(周陸啦 飾)在熱情直接的祖瑪的影響下,也逐漸打開心扉,克服自己的問題。

人生本就是成長的過程,在人與人的交往中,得以認清自我,在碰撞中彼此修正,成為更好的自己。《鱷魚與牙籤鳥》正是反映了當代青年的成長曆程,引導觀眾共同進步。

理想打底,透視“95後”的留學生涯

理想打底,透視“95後”的留學生涯

從1872年中國第一批赴美的留學幼童到如今的95後留學生,時代已然發生變化。如果說前者有救國興業的統一使命的話,後者走出去的原因則更加多元,究竟是為了短暫逃避現實,還是勇敢追求理想,又或是為私人情感作出的選擇?

這部劇通過人物的行動給予了正面回答。

留學對李南恩來說,不只是對一眼望到底的生活的逃離,更是對自身理想價值的追求。

初到法國,李南恩就在課堂上表達自身想法:一次是反駁教授“六平米房子值得誇讚”的觀點,一次是自信闡述中國傳統建築的生態理念,她相信每個人都應該有足夠的生存空間。

正是秉持著這種信念,即使遇到困難和質疑,李南恩拚命學習也要加入“高級動物研究社”。因為莽撞,李南恩搞砸了對研究很重要的野外拉練,但白教授“科學如果那么容易被參透就不是科學了”的勸慰,反而堅定了其向理想進發的信念。

同樣,在別人眼裡,尋找可能根本不存在的七色堇是浪費時間,但在周爾文看來,為了實現構建“空中花園”所做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也正如劇中人物高木(吳昊宸 飾)所說,不同類型的夥伴也可以有相同理念,團隊合作才有可能取得勝利。

“高級動物研究所”的成員從呵護一粒種子開始,一步步構建“空中花園”,從無到有,從構想到實現,隨著劇集的進展,理想在慢慢生根發芽。

這個過程既是堅定,又是踽踽獨行;既是求索,又是劈荊斬荊;道雖邇,不行不至。

時代發展,總有變與不變。《鱷魚與牙籤鳥》正是在變化中捕捉到了中國留學生群體不變的報國之志。

此次,滕華濤與林妍的搭檔,不囿於小兒女的情感,他們深入挖掘故事背後青年人的理想與信念。在合作報告、共同尋找仙履花等過程中,傳遞正向價值,引發觀眾共鳴。

生態環保,別具一格的青春切入方式

生態環保,別具一格的青春切入方式

如果只是切中成長、理想的話題,這只能算是一部上佳的青春勵志劇。而《鱷魚與牙籤鳥》卻能著眼於更大的格局,突出描寫生態環保理念。

中國文化自古就有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發展理念。這也像是精神基因一樣代代相承,為時代發展不斷注入新活力。當下中國,垃圾分類快速推廣、新能源工業的發展如火如荼,生態環保的理念是時代所需。《鱷魚與牙籤鳥》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找到了“建築+生態環保”的獨特切入角度。

劇情與現實緊密聯繫,為了將所學轉化為實踐,周爾文、高木等人將建築與生物科學結合,研究“空中花園”項目,用生態環保理念解決現實難題。

故事開始時,團隊只能在演講會上講數據,循環系統還只是虛擬構想,但隨著劇情的發展,這項研究一定會不斷深入。雖然這個過程中必然困難重重,但立足中國文化傳統,結合最新的研究成果,他們一定會有所創新。

苦惱於留學生聯誼會設計方案的李南恩,正是在越洋通話中看到兒時的中國畫創作,覓得靈感,也讓人期待她會有怎樣出色的創作。接下來這部劇也將著重表現生態環保事業線,畢竟眾多人物關係已鋪陳開來,是時候齊心協力攻克難題。

跳脫劇情,永遠不要小看一部劇對觀眾的引領作用。曾經一部《衝上雲霄》引發觀眾對民航業的關注,鼓舞眾多青年人翱翔藍天。這部《鱷魚與牙籤鳥》也將在潛移默化中鼓舞更多觀眾加入生態環保事業。

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忽視一部劇為理念落地生活所做的努力。《鱷魚與牙籤鳥》還聯動國內高校,將電視劇中的環保概念延伸到現實生活中,與北京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系共同設立“魚鳥獎學金”,引導青少年關注生態文明。

在電視劇的開播發布會上,監製滕華濤、芒果TV影視中心總經理《鱷魚與牙籤鳥》總製片人唐藩、上海堃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CEO、《鱷魚與牙籤鳥》總製片人李蓉與校方共同啟動了該專項獎學金。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現實中生態環境對國家發展意義重大。《鱷魚與牙籤鳥》正是以此為切入點,借人物的努力奮鬥,把生態環保的理念傳遞給青年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