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致高配《九州縹緲錄》,為什麼會撲得如此慘烈?

作者 | 吳小瓊

要論電視劇市場的奇幻,這個暑期檔,《九州縹緲錄》(以下簡稱《九州》)如他的奇幻題材一樣,播出狀態也是同樣奇幻。播出前各種話題和期望均可算是衝著爆劇配備和陣勢來的,然而經歷一次延播後,就如同泄了氣的氣球,播放量和討論度“一貧如洗”,如今收官在即,在黯然收場前,看看這部還算良心的劇,到底發生了什麼?

三次頂峰,三場煙火

一、 無故延播,頂上熱搜。

6月3日晚,原定於當日22點在浙江衛視、優酷、騰訊視頻播出的電視劇《九州縹緲錄》在開播前被臨時撤檔,浙江衛視周播劇場臨時重播《奔跑吧》。在播前半個小時,仍沒有任何一方給出解釋, 直到21點41分(開播前20分鐘),騰訊視頻在《九州縹緲錄》預告片留言區發表評論:“尊敬的用戶,我們很抱歉地通知,因為介質原因,《九州縹緲錄》不能如期播出,敬請諒解。”

影視劇撤檔已經在業內並不稀奇,但是在開播前20分鐘突然才官宣撤檔的,還是業界首次。大量用戶呼喊著退還會員費。

二、 優酷、騰訊視頻輪番上陣“鐵甲之爭”。

事實上,在最早定檔的6月3日前,兩大視頻網站的battle就相當有趣。優酷和騰訊視頻作為《九州縹緲錄》的著作權方,使勁了渾身解數,拚命安利自己平台還有《九州縹緲錄》,讓畫面著實有點搞笑。為了宣傳,優酷這邊說“《九州縹緲錄》在優酷”,騰訊這邊說“上騰訊視頻看《九州縹緲錄》”。經歷近一個半月的延播,7月16日,《九州》突然宣布上線,兩家平台也是經歷多輪海報互嗆,大有之前備戰劇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時包捷運的火藥味。

只是因為大家都將此劇當成殺手鐧一般的存在。

三、 360度無死角高配可謂萬眾矚目。

“如果唯讀一部中國奇幻作品,那就是江南的《九州縹緲錄》。”科幻作家劉慈欣曾這樣用力推薦。自2005年6月首次出版,幾乎以一年一部的速度面市,幾乎陪伴了整個85後、90後的青春。

《九州縹緲錄》是江南花5年時間創作,又用了大約15年時間,完成了從小說到電視劇的影像化過程,IP絕對是頭部中的頭部。而接這個盤的正是在中國鼎鼎有名的檸萌影業,先後打造出《寂寞空庭春欲晚》《好先生》《小別離》《擇天記》《扶搖》《小歡喜》等有口皆碑的作品。

巧合的是,《九州縹緲錄》的總導演張曉波正是《好先生》的導演,這也是他本人導演的第一部古裝劇。再看看演員陣容,實力小生劉昊然、小花宋祖兒領銜,張豐毅、張嘉譯、許晴、張志堅、江疏影、李光潔等眾電影或正劇大咖做配,亦是頂配頭上“一枝花”。

然而播出後,豆瓣評分一路下滑,圈內自high明顯。從微信指數來看,《九州》首播之日熱度是目前快收官的頂峰,之後再也無法超越。與同檔期劇集相比,更是顯現出雲泥之別,插播廣告也僅限於Luckin Coffe等少數品牌。

從各自平台的播放戰果來看,《九州》早已跌出各自平台的熱播劇榜,截至發稿,《九州》在騰訊視頻的總播放量為16.8億,僅為騰訊視頻獨播劇《陳情令》的三分之一。而在騰訊熱搜劇排名榜中早已跌到10名以後,在這個站內榜單Top10里,除了完結劇《陳情令》《小別離》《親愛的,熱愛的》等,還有隔壁平台的自製劇《烈火軍校》,而在優酷的熱搜劇里,《九州》也才排名第7。

騰訊視頻、優酷站內電視劇搜尋排行榜

從同期劇微信指數來看,《九州》就更相形見絀了。微信指數顯示,同期劇中,《陳情令》《長安十二時辰》《親愛的,熱愛的》《九州》四部顯示出完全不同的熱度走勢,《親愛的,熱愛的》和《陳情令》都出現過非常明顯的話題波峰,平均曲線也大過《長安》和《九州》這兩部古裝巨製,《九州》則一直處於非常低的水平線,自始至終沒有過明顯波動,且在“平緩”中下滑。

總之,從世俗標準來看,《九州》播出成績單遠遠低於資方、出品方、播出平台及廣告主的預期。

癥結:“九州”硬體,“縹緲”軟體

如果《九州縹緲錄》是一部爛劇,本部分基本上可以用“內容為王”四字解決。但《九州縹緲錄》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爛劇。

據行業自媒體三聲點評:“《九州縹緲錄》更大的價值在於其工業化探索。檸萌希望以此嘗試古裝劇的新題材,同時,藉助一個大體量作品提高團隊的工業化製作水平。《九州縹緲錄》的影視化籌備過程耗時3年半,取景跨越8200公里,3400多名工作人員參與其中,製作服裝10000餘套,特效鏡頭14000多個,搭建場景100多處。通過這個項目,檸萌在古裝劇的精細化控制上又邁出一步。”

一倍速追完50集的小影認為,把《九州》稱作為“東方史詩巨作”並不過分。劇中九州土地各個諸侯國不同的地域文化、豐富多彩的反派人物、宏大的戰爭場面、奢華的美術和服飾、逼真的奇幻特效等都是目前玄幻古裝中少見的。不管是羽族人栩栩如生的巨型翅膀,還是北陸騎狼,都不輸《冰與火之歌》裡面的玄幻配置。劇組在襄陽唐城拍攝時,為了還原富庶的南淮城,在宮殿周圍挖了一條河,並擺滿蠟燭。在這部劇中,燃燒的經費是很容易被看出來的。

但是,為什麼從開播到現在,不溫不火,與耽美劇《陳情令》豆瓣4.8到8.0的路徑相反,《九州》豆瓣評分從開播的7.2下滑到6.7。

市場變了嗎?市場還是那個市場,只是打分的人不一樣,看的人也不一樣。

首先從小說原著開始談起。知乎上關於“九州系列小說為何成功和衰敗?”獲贊最高的回答中,首句就指出“作為一個讀者,我得說九州是一個成也江南,敗也江南的東西。江南這個人最喜歡說夢想破碎後的無奈,我相信他是有夢想同時又能夠為了現實利益犧牲一切的人,他應該就是他筆下的那些違命的君侯,有的時候是為了女人,有時候是為了利益,做出一些殘忍的決定,然後在某個沒人的夜晚獨自在塔樓上緬懷他親自毀去的美好。”

歷經十五年的影視化帶來的精緻的場景,但是卻忽略了冬粉已經變“老”。雲合數據顯示,《九州》客群的平均年紀在26.5歲,比《烈火軍校》《全職高手》《陳情令》等的23歲大出一個代溝。原著冬粉基本上都是80後和90後,年紀偏大,《九州》陪伴了他們的青春,卻無法滿足挑剔中年的成熟審美。具體體現在劇情改編非常大,基本上脫離了原著小說的設定,這引起了小說原著冬粉激烈的不滿,紛紛倒戈。

此外,劇情拖沓也是致命的。豆瓣或者知乎上處處都是“兩倍速都嫌慢”的劇評,《九州》的核心主題是在九州亂世,三位少年呂歸塵、羽然、姬野成長為守護一方的英雄人物的過程,然而看到50集,滿腹爭議的龍族皇帝、權謀諸侯百里景洪、離國梟雄嬴無翳等都完成了豐滿的退場,但三位少年世界裡依然充滿天真、友情和小我,拯救他們的只有“主角光環”,他們的成長太慢太慢,這跟眾反派們需要多年綢繆和耐心形成鮮明對比。

《九州》最大的戲劇衝突大概是,玄幻恢宏的正劇外在,核心確偏偏是一群靠主角光環活著的“傻孩子”,他們不像亂世英雄,更像硬扶的阿斗。所謂成長、所謂蛻變、所謂亂世,一與主角掛上關係,就“縹緲”了起來。第一集的呂歸塵還因為生父派兵血洗了養父部落而要弒父,第二集兩人簡短對話便產生了拚命相互的父子情,這不僅與原著不符,更與觀眾的情感接受路徑不符。

而原著作者江南正是本劇的總編劇,本該儘可能還原原著的他,多番為影視改編大改“找藉口”。江南說:“一個創作是沒必要被原封不動地做兩遍的,即使一次是作為小說一次是作為電視劇。”

如果說過度改編無罪,那么便只剩改編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