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宇寧出演《熱血少年》,讓更多人看到了他身上的可塑性

作者 / 馬哥哥

「我馬上就來」。等我。

10月26日晚上,距離演唱會開始還有一個小時,劉宇寧發了條微博。他一直有個習慣,每句話都用句號來做結,但他的歌唱人生遠未畫下終點:摩登兄弟今年的全國巡演被命名為“成長風暴”,看著舞台上的劉宇寧唱著《黑夜一束光》閃閃發亮,幾乎很難想像不到兩年前他還是坐在老街開直播的丹東少年。

2019年的劉宇寧很忙。登上《歌手》舞台,參加了人生中第一個常駐綜藝《我們的師父》,推出了原創專輯《十》。哪怕是此刻,愛奇藝正在播出他主演的《熱血少年》,隔壁芒果TV《嗨轉唱起來》中也有他露臉。

從快速躥紅到蓄力前行,一路走來伴隨爭議,而劉宇寧選擇用行動來為自己證明。

乘風起飛的一年:跳出標籤,成為演員

就在易烊千璽因為“你是一個演員,不是偶像”的讚譽而眼眶濕潤時,第一次在網劇中擔任主角的劉宇寧的演技同樣被檢驗。

此前同樣躥紅於抖音的費啟鳴,已經通過《我在未來等你》給所有進軍影視的網紅打了個樣。不過當看到劉宇寧要演《熱血少年》時,不少網友依舊加上了“居然”或者“憑什麼”的定語。

此前劉宇寧曾經主演過幾部網路大電影,也曾在今年院線電影《使徒行者2》裡面客串出演一位技術專家,雖然同台飈戲的都是張家輝、古天樂等影帝,但他的存在感只有不到1分鐘。影視圈鄙視鏈分明,如果說偶像已經是遠不如演員高級的定位,那么網紅更在被看不上的邊緣。

這次接演《熱血少年》成為僅次於黃子韜的男二衛乘風,幾乎沒人看好劉宇寧能憑藉該戲完成龍門一躍。偏見一方面來自於“網紅不會演戲”,另一方面則來自從來本色出演的黃子韜,與他搭戲又能好到哪兒去?

但劉宇寧的表現卻出乎意料地可圈可點:相比男主吳乾的智勇雙全拯救世界,一開始作為編外巡捕的衛乘風簡直像個初入社會的鐵憨憨,處處被人欺負、替人背鍋。身高接近190的劉宇寧也的確演出了這個人物善良但懦弱的一面,娛sir甚至產生了一看到衛乘風就覺得心裡憋屈的情緒。

然而隨著劇情演進,你會發現衛乘風或者劉宇寧本人的成長弧光,同樣很精彩。經歷過種種挫折的他開始冷靜破案,甚至深入虎穴做臥底,與吳乾的兄弟情、對賀紅衣的暗戀之情有過動盪,但最終為民族大義而放下恩怨攜手保衛租界。從小人物蛻變成一個更加成熟穩重、勇敢踐行理想抱負的衛乘風,劉宇寧讓人看到了他身上的可塑性。

去年9月進組時,劉宇寧的微博冬粉只有300多萬,如今已經突破千萬。拍戲的空檔他不忘向冬粉匯報平安,說自己在劇組認識了很多新朋友,也學到了很多東西。他喜歡演戲,但顯然沒什麼自信,“這個世界上唱歌比我好的,長得比我帥的,比我努力的人都很多,我能走到銀幕前就是運氣吧。”

年初上綜藝《我們的師父》時,一見面同在中戲讀書的於曉光與董思成迅速“認親”,鏡頭轉向詢問劉宇寧來自哪裡,“丹東烹飪二技校”,他脫口而出。

廚師出身的人能唱好歌、演好戲么?喜歡給人貼標籤的網友自然滿心疑惑。《我們的師父》有一期挑戰話劇《斷金》,主演王剛就坐在台下,“GSG(哥四個)”男團的幾個人難免忐忑緊張,劉宇寧試戲了“變色龍”佟四的角色,首次嘗試話劇的他在舞台上有模有樣,令王剛也有些意想不到能在綜藝里發掘到一個寶藏男孩。

上綜藝對劉宇寧而言並不陌生。但無論是早期參加《我型我秀》還是後來在《歌手》、《蒙面唱將猜猜猜》中亮相,劉宇寧接觸的多是音樂類綜藝,要么就是在《快本》、《天天向上》里做空降嘉賓,《我們的師父》是他的第一部常駐綜藝。

儘管有東北人天生的幽默感加持,離開手機螢幕、被過度曝光在鏡頭下的他依然感到不適應,他不認識真人秀里常見的毛茸茸的麥克風,別反了小蜜蜂,不適應與陌生人同住。面對密密麻麻的機位,他好奇問導演“咱們這節目後期能有美顏嗎”,擔心拍出來不好看。

完全是新人的他更不敢和大張偉等人搶話或者開玩笑。節目第一期是拜訪演員牛犇老師,劉宇寧幾乎沒怎么插話,只默默為師父和幾位兄弟遞上冰淇淋。在一次採訪中他向記者說,上了綜藝後“變得會說話”了,但在追問之下才明白,他的“會說話”是指知道什麼是不能說的,上直播時的大大咧咧與耿直,在綜藝節目裡顯然並不那么適用,他仍在摸索綜藝的尺度,不能“像個傻子一樣”。

不過摩羯座的劉宇寧,總是習慣越挫越勇。最近一次綜藝里見到他是《嗨轉唱起來》第二季,劉宇寧連唱了《小芳》《阿蓮》《九妹》等懷舊金曲,唱《九妹》時更是拋梗給謝娜,鏡頭前的他耍起寶來已經更加自然。

在爭議中走向舞台中心

從廚師、酒吧駐唱到如今成為人氣不亞於流量明星的歌手、藝人,面對一路以來大眾的質疑和冬粉的支持,劉宇寧是憋著一股勁兒的。就好像《熱血少年》里的衛乘風,在看不到的地方暗自蓄力,希望某一天能向所有人證明自己。

但第一次試圖證明自己的路走得並不順利。今年1月,《歌手》官博公布了劉宇寧高票入圍成為第一輪全民舉薦踢館歌手,輿論一片譁然。彼時他還沒有推出自己的原創專輯,翻唱、直播網紅、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等質疑讓劉宇寧在社交媒體被口水淹沒,一如馮提莫登上《蒙面唱將猜猜猜》舞台時,同樣遭受了撲面而來的口誅筆伐,千言萬語彙成一句“她沒有資格”。

雖然不忿網友沒聽過自己的歌就著急否定自己,但第一次登上《歌手》舞台的劉宇寧自己內心也很忐忑,去錄製節目時甚至沒有告訴與自己最緊密的冬粉。

在長沙錄音棚里,他當著洪濤與總導演洪嘯的面唱了五首歌,最終放棄了曾讓自己一夜成名的《講真的》,而選擇了毛不易的《像我這樣的人》。唱這么一首安靜的歌對於搖滾嗓的劉宇寧而言並不算優勢,踢館賽他輸給了藏族說唱組合ANU,準備好的踢館歌曲《動物世界》,最終還是沒能如他想像中一樣,“從舞台中心的光束里走出來唱”。

競演結束後的採訪,他一邊讚許對手一邊安慰自己,“大老爺們兒,沒事”。但走出門看到樓下舉著橫幅迎接自己的摩飯,劉宇寧忍不住哭了。冬粉是他心目中親人一樣的存在,踢館失敗的打擊不僅讓他懷疑自己適不適合在專業舞台上唱歌,更讓他對這群風雨無阻支持自己的人感到內心有愧。

痛定思痛,劉宇寧決定坦然面對這次挫折。《歌手》之後,他做了因工作而拖延了好久的聲帶息肉手術。在一次電台採訪中,他談到2019年計畫是出專輯和辦演唱會,“他們(冬粉)把你從安東老街帶來這裡,那我要對他們負責。這一年我一定要完成的東西,是要有一張自己的專輯。最好的回饋就是用我的作品和我的音樂,如果我的音樂能夠在樂壇有一席之地,那他們也會為我驕傲的。”

劉宇寧不再翻唱,而專注於原創。EP《如約》、單曲《想像》相繼推出,專輯《十》目前已經發布了9首新歌,新專輯製作陣容中出現了吳青峰、徐佳瑩、蔡健雅、戴佩妮、唐漢霄、趙兆等大咖的名字。《黑夜一束光》、《往世界反方向走》等歌曲沒有如翻唱時期那般迅速火爆,但在網易雲音樂下的留言有了更多肯定,“耐聽”、“不一樣的劉宇寧”。

演唱會對劉宇寧而言更是如夢似幻的到來。去年8月17日摩登兄弟舉辦首次音樂會時,劉宇寧在微博寫下了“今天,第一次。未來,很多次。”沒想到一語成讖,今年8月17日《摩登兄弟成長風暴》巡演在北京拉開帷幕,站在萬人體育館中心的劉宇寧面對台下黑壓壓的人群,握著話筒的手忍不住抖起來。

上海、成都、廣州、大連......一路巡演下來,他也許沒想到讓自己都會笑醒的一天,來得這么快。幾年前開直播時和冬粉暢想過演唱會應有的模樣,摩飯讓劉宇寧穿西服,劉宇寧開玩笑讓冬粉穿婚紗——北京場的現場,真的有不少冬粉披著婚紗前來赴約。劉宇寧唱“有多喜歡”,冬粉們揮舞著螢光棒呼應,“十分喜歡!”

所有委屈和不甘,在那一刻都釋懷了。

4528外的世界:很複雜,但有“棚友”相伴

從YY嘉年華演出時冬粉只有4人,到跨年演唱會與林志玲同台用了一年;從登上《歌手》被質疑到開啟演唱會演唱20多首原創,劉宇寧只用了半年。

成長是顯而易見的,您已經很難把昨日在成都穿著潮服、油漆妝造型的劉宇寧,與在安東老街上默默無聞唱歌、在4528直播間陪大家嘮嗑的小哥聯繫在一起。走紅後很多事情在悄然變化,各種演出邀約紛至沓來,劉宇寧能有空直播的時間變得稀缺,他與流量明星一樣,出現在樂事薯片、馬蒂德芙的廣告裡,在他離開老家丹東的這一年,丹東房價都漲了不少。

他知道回不去了。4月時他發了條微博,配圖是早期直播唱歌的自己,文字則是“那個時候。只有快樂。怎么會這么壓抑。這么複雜。”

但也有不變的事情。成名以後,他的微博依然生動得不像個藝人,他把摩飯們成為“咱家棚友”,天天翻牌她們的評論回復,就像是活在冬粉身邊的哥們兒一樣,無論出個國還是去看場電影都要報備行程,偶爾調侃自己過個年變成了油膩中年大叔,出門戴墨鏡“裝明星”。

偶像是帶著光環的寵粉,而劉宇寧則是朋友般的陪伴與貼心。他很清楚自己的今天由誰造就,面對冬粉他沒什麼包袱,開心難過時都不拘著,統統分享給手機屏那一側的老朋友們。

摩登兄弟第一場演唱會,售票只針對摩飯開放,劉宇寧為冬粉安排了特殊購票渠道;每次晚上活動見面時,他都會提醒女歌迷們注意安全;新歌上線,他總會第一時間閱覽所有評論,儘可能給到大家反饋。

這種長期朋友式的互動,帶來了可怕的冬粉粘性。摩登兄弟2015年發布的第一條微博下,至今還有很多摩飯時不時回訪評論,像嘮家常一樣留下鼓勵的話語。

不變的還有初心。無論走到哪裡,劉宇寧都會為自己名字保留前綴“摩登兄弟”,他沒有自己的微博,與吉他手阿卓、鍵盤手大飛一起,他們共用“MD_摩登兄弟”的微博,開演唱會、出原創也是以樂隊名義。

他時刻提醒著自己,不能飄,那些能夠真正大紅大紫的藝人,靠的終究是作品而非一時熱度。太多採訪問他怎么看待網紅標籤、如何撕掉它這樣的問題,導致如今劉宇寧會搶先強調“我就是網紅”,就像丹東人的身份一樣,網紅是自己的職業身份,並不會因為世人眼光而遮遮藏藏。

他心中依然存著念想,“只要我工作允許,我一定會回老街,繼續給大家唱歌。”

但前行的路道阻且長。莫問來路,只願他乘風蓄勢,已經錨定好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