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太解放!離婚結婚腦洞太大,編劇放飛自己!

《芝麻胡同》開播前是本小編最為期待的一部國產劇集。首先演員陳容都是會演戲的老戲骨,何冰,劉蓓,畢彥君等,還有氣質氣人的王鷗。還有就是這部劇集的題材,是京腔京味的北京胡同里的故事。故事跨度是從民國一直到解放後,故事完全可是寫時代變幻下小人物的悲歡離合,個體生命與時代與命運的抗爭和碰撞。所以這部電視劇小編覺得怎么拍都不會太差,這個故事的架構非常好,兩個時代的交替,編劇稍稍用心,添磚加瓦,就可以寫出大格局又打動人心引人入勝的內容。可惜,劇集越往後發展,劇情越亂,編劇失去了章法。白白的浪費了這么一個好題材。

其實《芝麻胡同》開篇的前面幾集還是很棒的,劇情緊湊,環環相扣,故事的邏輯合理,一步一步帶出了觀眾的觀看熱情。特別是老戲骨們都貢獻了很精彩的演技。何冰劉蓓無論是氣場氣質都非常貼合老北京胡同里的姥爺大奶奶,加上他們倆精湛的演技,整個前幾集的戲很有看頭。

還有畢彥君演的俞老爺子,畢彥君把俞老爺子演的很有立體感,俞老爺子迂腐封建倔強,但是不讓人討厭,畢彥君通過自己嫻熟的演技又給俞老爺子增添搞笑幽默的色彩,所以前面幾集,小編對畢彥君路轉粉。

還有一個演員就是演郭秉聰的毛樂,之前真的不認識,但是前面幾集,郭秉聰給我留下很深刻的記憶。毛樂這個演員絕對的實力派演員,他把郭秉聰演的非常可信。我就是通過一場戲裡邊的一個微表情,認識到毛樂是個好演員。就是有一場戲,他向牧春花求婚,牧春花告訴他,我心中的已經有人了,這個時候郭秉聰有一個從尬笑到嘴角慢慢合上失望的一個轉變,非常牛。

可是後來可能觀眾也發現了,這些老戲骨演的不那么吸引人了。前後人物脈絡也斷了。其實不是演員的問題,是編劇寫的迷失了。劇情不行了,演員再牛也是尬演。一劇之本壞掉以後,演員會越演越出戲,自己沒有了信任感,觀眾對演員也就沒有了信任感。這部劇集從牧春花懷上吳友仁的孩子開始,我覺得整個劇情已經開始塌方了。吳友仁臨死又發現小黑子是親弟弟,這種韓國式悲情老梗也出來了。這時候開始劇情已經起飛,觀眾真的跟不上。

劇情演到1949年全中國解放,新中國成立,編劇也徹底解放了,編劇已經飛的很高了,高的已經失去了前面故事的脈絡邏輯。就開始到了硬編的地步。為了曲折而曲折,失去了故事的想要表達的主題,生硬的製造矛盾衝突。比如解放前秉惠嫁給了福子,可是解放後,嚴寬硬是被編劇編活了。嚴寬回來除了製造一點家庭矛盾衝突,拉長點劇集,不知道編劇想要表達什麼!幾集以後嚴寬就到前面做醬菜去了。這個醬菜館我感覺給編劇帶來很大的空間,想讓誰活都可以,演幾集,就去前院做醬菜。所以小編一直擔心,是不是吳友仁會回來找牧春花要兒子?

最近這幾集,更是亂套狗血,編劇這個時候不但腦洞大,膽子也大,什麼都敢寫。這個時候,全中國是已經解放了,但是芝麻胡同是不是解放的有點過火?資產階級離婚的惡習瞬間腐朽了沁芳居。首先,搞來搞去,嚴振生和太太翠卿離婚,離婚後太太翠卿竟然和夥計寶翔搞到了一起。我很想問問編劇,解放了,勞動人民翻了身,直接翻到大太太床上了!是不是翻的有點過火?這邊傭人寶翔翻了身,那邊嚴振聲和牧春花又離婚了。離婚後,翠卿還不知道呢,嚴振聲和翠卿又結婚了,證都拿回來了!我覺得這個編劇可能是看《鄉村愛情》看多了!或者太恨這種封建老爺了,搗騰來搗騰去,就是要把這個嚴老闆頭上搞點綠。

《芝麻胡同》已經演一大半了,可惜這么多老戲骨了。一個好故事最後劇情亂套,可能也不是編劇的問題,製作方為了投資回報,不得不拉長劇情,所以只能硬編劇情生搬硬套。大家可能也發現最近幾年的國產電視劇,幾乎沒有30集的了,動不動都是50集60集。這不是一個好現象。這樣下去毀壞的是觀眾對國產劇集的信心,長此以往,國產劇集會丟失更多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