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城這家人:大鳴終於給小艾一次真正的擁抱,二十年等一回

追這部劇時,看到一條彈幕:他們家就像一方茶几,上面擺滿杯具(悲劇)。

確實如此,駭人聽聞的大地震過後,這個異姓家庭的所有人都把心與心貼得緊緊的,一起對抗地震給彼此帶來的傷痛和絕望。然而,一起走過的日子同樣一波三折。這劇很震撼,是對觀眾內心的震撼,因為它的故事情節總是要把一顆心揉碎,然後再慢慢平復。雖然磨難重重,但相對丹丹、衛東她們擁有真正的愛情歸宿來看,小艾與大鳴之間便顯得既壓抑又苦澀。

小艾有她的海子哥,大鳴有她的燕兒。

可是,她們的愛人都在地震中“死去”。居住的家園沒了,精神的家園也已坍塌。要活著,要有希望,一切都得重建。

當初小艾認準了大鳴,所以一定要嫁給她。那個時候小艾確實沒有奢望愛情,她只是單純的要有個家,要有個做伴的人,就如同搭夥過日子一樣。大鳴則屬於半推半就,一方面他對於妻子的死去痛苦不堪,內心無法接受另一個女人。另一方面則是在家人的勸說下,也產生了抱團取暖的想法。畢竟,人的內心在巨大災難面前是脆弱的。

這部劇被吐槽最多的就是大鳴,許多觀眾說大鳴不是個男人,面對小艾那么多的付出,卻依然換不來他的真心。

或許天底下最好的女人也不會再比小艾好上半分了。為這個家,為大鳴,小艾付出了她所有的一切。可是,愛情遙不可及。她與大鳴之間總是隔著很遠的距離。他們之間可以用相敬如賓來形容,但絕不是相親相愛。確切的說,是大鳴單方面的逃避。

大鳴知道小艾對他所有的好,也知道自己對小艾疏遠的錯誤,只是他始終不能戰勝自己,更無法驅除燕兒在他內心的占據。所以,那么多年裡,他對小艾有感激、有歉意、有敬重,獨獨沒有愛情。

客觀的說大鳴與小艾之間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對錯,而是感覺他們不是一路人。雖然他們都是善良的人,都是願意為別人付出的人,可他們之間小到處理問題的方式,大到價值觀都不同。他們的結合是特殊情況下命運的捆綁,只不過小艾承受的更多。

其實在嫁給大鳴以後,小艾已經慢慢的愛上大鳴,她始終在等待,也始終相信會等來那么一天,但她不說,她只是無聲的對每一個人關心、愛護,其實她何嘗不是一個需要愛人來呵護的女人。

礦難的發生,讓悲劇再次襲擊了他們這個多災多難的家庭。但從精神層面上看,又是對他們每一個人精神上的再次洗禮。之所以說這部劇是用悲劇詮釋溫暖,就是因為在所有苦難面前,這一家人鮮有相互埋怨,而是攙扶、鼓勵、守望,這是最能感動人心的。

礦難中,大鳴再次得上天眷顧,真的就成了“王大命”。上一次地震中他活著出來以後,為愛情守護了近二十年。這一次他又掙脫了死神之手,也讓他真正明白生命中更重要的意義是珍惜眼前人。對於小艾不僅僅只是相伴,更要相愛。

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夫妻,終於有了一次真正的擁抱。很為小艾欣慰,但也有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