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退之間禪思流動,《推手》的故事你看懂了么?

隨著浙江衛視國民級爆款大戲《都挺好》落下帷幕,近日,由賈乃亮、王鷗、劉歡主演的《推手》正在浙江衛視中國藍劇場接檔熱播中,將都市情感、商戰職場與中國傳統文化、哲學、武術熔於一爐,這讓這部戲形成了獨特的創作風格,並成為市場上難得一見的跨界創新之作。

在《都挺好》強勢提振國劇市場的熱度下,浙江衛視接下來要播什麼、存了哪些劇,無疑對行業起到了風向標的作用。

正如《都挺好》將傳統家庭劇的外延擴展到“原生家庭的困境與救贖”的層面,並通過典型化的人物塑造和緊貼中國式家庭脈搏的精準刻畫讓劇集成功出圈一樣,《推手》同樣不是一部常規之作。

事實上,在劇集開播之後,對於這部戲的類型劃分,觀眾已經給出了多元答案:職場、商戰、家庭、愛情、動作、武俠……在快節奏的故事推進中,角色的成長性和複雜性可見一斑。

比如,賈乃亮飾演的柳青陽從心智不成熟“富二代”一夜長大,不得不從底層“搬磚”開始的悲催開局可謂全無男主角光環,觀眾一開始甚至會有些討厭他;而王鷗飾演的陳一凡作為“女強人”,外表風光內心有傷,還要與劉歡飾演的劉念經營明德地產“金童玉女”的對外形象,這也為她業餘時間嘗試危險性極大的賽車找到了原因;劉歡飾演的劉念看似是《推手》中的“初始反派”,但他對事業和理想的追求,對陳一凡的真心關愛,卻讓人恨不起來。

《推手》中的每個人物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獨特人性,而有了打破臉譜化和標籤化的人設,無論情感話題,還是劇中涉及的家庭、職場問題探討,《推手》都找到了和觀眾形成共鳴的溝通路徑。

在同題競爭中實現突圍一直是國內影視創作者的共同挑戰,《推手》選擇了通過中國傳統文化的方式這一條“小徑”。

比如,年輕一代與中老年組的代際溝通,明德地產的未來感與科技感無疑代表著當下中國年輕人的審美取向,但以長者組代表梅道遠的家為例,除了中式家具帶給人中正柔和之氣,梅道遠的枯山水庭院中,更散發出一股幽遠禪意。

從已播出劇情來看,推手因勢利導、以柔克剛、化戾氣為和氣的處理方式也是《推手》的一大看點,柳青陽父親地產公司被明德收購,看似失敗實則盤活了這一地塊,留下生門;同樣面臨資金鍊斷裂風險的明德地產開始了與尚嘉的合作攤牌,雙方大佬交手的背後,動靜之間的博弈更是精彩絕倫。

《推手》主演賈乃亮也透露,飾演柳青陽一角讓自己思維更加敏捷與清醒,甚至治好了自己的“多動症”,而在練習推手的過程中,賈乃亮本人更感受到一種內外兼修的正氣。從莽撞衝突的機車男孩到修身養性打起太極,甚至能夠進階到商戰博弈,柳青陽的成長離不開太極精髓的滋養,導演文杰也對賈乃亮的表現也給予了很高評價,“在生活中,我們都叫他‘正能亮’,他特別陽光,工作中能很好地轉化情緒與壓力”。

事實上,為何將武術和傳統文化等看似“古老”的元素運用到商戰中來,該劇製片人的岳從軍也表示:“每天快節奏的生活令我們缺少了俠義心,而劇中的師徒、父子情以及厚德載物的傳統,都希望用《推手》能表達出來。這也可以是優秀現代劇的創新方向。”隨著劇情的進一步展開,《推手》中的解讀空間也將逐漸擴大。

進入2019年以來,浙江衛視已經交出了一張頗為閃亮的季度成績單,CSM城收視數據顯示,浙江衛視白天時段以平均收視0.203排名第一,黃金劇場以平均收視0.881位列第二,剛剛收官的《都挺好》更以最高收視破2的收視成績笑傲江湖。而近幾年浙江衛視作為熱播劇的孵化平台,其大劇戰略的開發秘籍可謂“大道至簡”,即深耕現實主義作品。

從《歡樂頌》到《都挺好》,從《小別離》到《雞毛飛上天》,這些劇集秉持著現實主義創作態度,直擊社會痛點,與觀眾產生真切共鳴,在反映生活本真的同時,弘揚著真善美與積極向上的價值觀,即便在國劇市場一度被流量、懸浮、狗血綁架的混亂階段,浙江衛視始終不為所動,獲得了眾多鐵桿觀眾的緊密相隨。

而在編播方面,除了開年檔、春節檔、假期檔等重要時間節點的特色編播外,浙江衛視整合大劇資源的創意排播也為劇集與平台的跨界行銷強勢助力,不僅將台網資源有機融合,更結合中國藍平台屬性,不斷提升中國藍劇場的品牌認可度,並將頭部劇集價值發揮到最大化。

作為品質大劇的全能推手,浙江衛視的下一部能夠媲美甚至超越《都挺好》的“爆款劇”,不遠可期。

【文/bridgette】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