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風華》中朱瞻基廢掉胡善祥之前,為何畫了一隻老鼠?

老鼠雖然排在十二生肖之首,但因為獐頭鼠目其貌不揚,加上行事鬼鬼祟祟喜歡偷吃的緣故,並不被人們所喜愛。

它的形象在民間藝術、尤其是年畫中出現的較多,文人士大夫懶得去畫它。所以,一直以來,老鼠形象難登大雅之堂。直到北宋《宣和畫譜》中,收錄了唐人邊鸞所繪《石榴猴鼠圖》,老鼠才堂而皇之開始活躍於宮廷畫作、文人筆端。

五代蜀黃筌曾作《鼯捕鼠圖》;北宋徐崇嗣曾作《茄鼠圖》;由於畫鼠蔚然成風,以至於沈括在《夢溪筆談》中專門有一篇講述如何畫老鼠毛的文章。

發展到宋末元初,出現了一位畫鼠的大家,他就是著名畫家錢選。

在畫壇,錢選的名聲雖不及趙孟頫,但他的畫作《桃枝松鼠》卻馳名中外。它所繪製的這幅《桃枝松鼠》,用墨設色沒有宮廷畫作的炫目斑斕,卻有文人畫觀察入微的細膩。筆下的松鼠栩栩如生,黑豆樣的小眼睛牢牢盯著枝頭白裡透紅的桃子,四隻爪子緊緊抓著樹枝,小心翼翼的向桃子靠近。樹枝上的桃子色澤清淡,隱約散發著誘人的清香,令人垂涎欲滴。

整幅畫作用墨濃淡相間,疏疏的桃葉似乎在微微顫動,旁逸斜出的桃枝似乎不勝松鼠的重量,壓的向下低沉,好象隨時會斷裂一樣。畫中的松鼠纖毫畢現,神態拘謹,搖晃的小身軀欲罷不能,輕輕隨著桃枝的擺動而上下沉浮……

觀畫人如身臨其境,屏息靜氣,仿佛一作聲,就會把松鼠驚了跳出畫圖來,一溜煙逃的不知去向。

錢選另有一幅《瓜鼠圖》,不過未及《桃枝松鼠》的影響力。

錢選之後以畫鼠知名的當屬明宣宗朱瞻基了。

朱瞻基(1399~1435)是大明王朝第五任皇帝,也就是著名的宣德皇帝。雖然在位僅十年即病逝,但名聲尚可,史稱“明有仁宗,猶周有成康”。

在日理萬機之餘,朱瞻基雅好書畫,其畫作廣涉山水、人物、花鳥走獸、草蟲等,成就斐然。

在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中,朱瞻基繪製的《苦瓜鼠圖》堪稱一絕。

畫面中,一隻略顯呆萌的老鼠伏在一塊巨石上,小眼睛直勾勾地抬頭望著懸掛的苦瓜,一副隨時躍起撲食的樣子,垂涎欲滴的神情令人忍俊不禁。朱瞻基筆下的老鼠毛髮蓬鬆,眼、鼻、耳、爪、須,層次分明,生動可愛,絕無尋常鼠輩面目可憎的猥瑣。仔細看,居然有幾分美國經典卡通片《貓和老鼠》中Jerry的可愛呆萌樣。

花鳥魚蟲、飛禽走獸那么多,朱瞻基不去畫,為什麼偏偏對老鼠情有獨鍾呢?

這世上自然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錢選畫鼠是盼望著長壽,宣德皇帝自然也有所祈盼。原來,朱瞻基雖為九五之尊,母儀天下的胡皇后雖貞靜端淑,但不是朱瞻基的真愛,加上身子骨弱一直未能為明仁宗誔下一兒半女。

這樣一來,朱瞻基就尷尬了。大明江山有後繼無人之虞,這讓他既身後無顏見列祖列宗,活著也難在天下臣民面前挺直腰桿做皇帝。宮中太監知道是胡皇后身子骨太弱,不明真相的吃瓜民眾就會惡意忖度他是不是性取向,或者乾脆就是那方面出現什麼問題了。

畢竟,朱瞻基是皇上,有城府的人,心底雖然憂心如焚,表面上卻依然是一派雲淡風輕的樣子。

在他堅持不懈的努力下,事情出現了轉機,宣德乙未年即他即位的第二年(1427),孫貴妃終於為他生下了一個大胖兒子,也就是後來的明英宗朱祁鎮。宣德皇帝一掃多年心底陰霾,可以揚眉吐氣一回了。於是欣然揮毫,繪就了這幅《苦瓜鼠圖》,在畫中御筆親題“宣德丁末,御筆戲寫”。翌年,索性改立孫氏為皇后。

宣德皇帝,成了大明王朝第一個廢黜皇后的天子。

當然,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宣宗繪製《苦瓜鼠圖》不是慶賀自己喜得鼠子,而是盼望自己像老鼠一樣後嗣興旺。一般講來,文人的筆端,老鼠多與瓜、瓜子、荔枝、葡萄、棗子、佛手等物一同入畫,這是因為這樣的組合,有多多得子、早早富足之意。

果然,宣德皇帝畫鼠後不久,再得一子,即後來的明代宗朱祁珏。到後來,搞得求子心切的皇帝們都喜歡畫上幾筆老鼠了。

流風所及,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也有《瓜鼠圖》傳世。到近現代,著名畫家徐悲鴻、齊白石也對畫鼠情有獨鍾,齊白石甚至被人稱為“鼠畫家”。他筆下的老鼠稚拙狡黠,題款幽默風趣,言簡意賅,耐人尋味。雖然多為戲作,但舉重若輕,生活氣息濃郁,令人一見之下即愛不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