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騰年代》:奔騰的是機車,回味的是年代,發光的是理想

“我想聽你說說,比螺旋槳飛機還要快,能跑三百公里的火車長什麼樣。”

“我們有對夸父追日的敬仰,對孫大聖筋斗雲的神往,對千里馬、飛毛腿、神行太保的喜愛,這是因為人的本能,就是追求更快、更高、更強。”

隨著常漢卿(佟大為 飾)與金燦爛(蔣欣 飾)關乎夢想與理念的闡述,兩人相持日久的矛盾也隨之冰釋,年代劇《奔騰年代》的第一波高潮就這樣悄然落幕。

10月24日,《奔騰年代》於東方衛視、浙江衛視首播,網路平台愛奇藝、騰訊視頻同步播出。

開播不久,這部劇就憑趣味橫生的矛盾、巧戲暗藏的細節以及鮮活生動的群像,引起觀眾討論。常漢卿與金燦爛逐漸親密的關係,也被劇迷看在眼裡、甜在心裡。

看過首播的最大感受,除了佟大為和蔣欣陌生又熟悉的CP感,就是對國產電動機車自力更生奮鬥史的深切感動。

從製造國產電力機車的本質意義來說,這是一部行業劇,是表彰新中國機車人豐功偉績的描摹之作。

從常漢卿和金燦爛純粹清澈的愛情來說,這是一部情感大劇,是將嚴肅主旋律主題輕巧“落地”的用心之作。

從現有的創作尺度和主流的價值導向來說,這是一部現實主義劇作,是貫穿著浪漫主義情調、穿插著偶像敘事、傾灑著崇高信仰與理想高歌的澎湃之作。

這部充滿了浪漫與激情,現實觀照與理想求索兼具的年代劇,真正算得上是一部以小事件襯托大背景、以小人物刻畫大時代的“劇史”。

一部國產電力機車行業奮鬥史

由愚恆影業、威克傳媒、騰訊影業、紅珊瑚傳媒出品,徐宗政執導,王成剛編劇,佟大為、蔣欣領銜主演,趙達、梁愛琪、徐小颯、李解、張戈、謝波等主演的現實主義劇集《奔騰年代》,將主題聚焦到了國內電力機車行業。

故事從1960年年輕技術員常漢卿在電力機車行業的研發創新說起,通過以他為代表的機車人的拼搏歷程,展現我國近60年來機車行業的發展變遷。並以常漢卿和金燦爛的感情發展為縮影,描摹了一代又一代機車人的浪漫愛情故事。

行業劇要拍得好看,行業核心驅動故事發展是關鍵。從已經播出的劇情來看,《奔騰年代》深諳此道。圍繞著電力機車發展、革新的專業化過程展現,以及發展過程中不斷湧現的困境與破境之法,是這部劇最有創新、最具看點的地方。

故事一開篇,便是困難重重。引燃管整流問題,是國產電力機車啟動面臨的首要困境,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辦法,是得到蘇聯專家冬妮婭的幫助。冬妮婭又受制於上級,不能將技術原理如實相告。而電力機車研究受阻,支持內燃機車的工程師則蠢蠢欲動,意圖將研究重心再次回歸到內燃機車之上。

這是《奔騰年代》前期劇情的主要矛盾點,也是歷史事件的真實再現。內燃機車與電力機車之爭,源於昔日的特殊國情。彼時,內燃機車已有成功先例,只不過行車速度過慢,容易造成資源浪費;而“跑得快”的電力機車研究卻遙遙無期,不論是核心技術還是理論基礎,都算得上是“一窮二白”。

劇中對機車人的工作進行了充分的細節還原。常漢卿是電力機車倡導者,姚懷民(李解 飾)是內燃機車工程師,二人的研究方向存在理念衝突。可理念衝突不代表個人矛盾,蘇聯專家撤走之後,即便姚懷民對著常漢卿潑冷水,但一旦電力機車“快跑”有望,他也願“改旗易幟”,為電力機車的發展拼搏助力。

從最初內燃機車與電力機車的理論之爭,到蘇聯專家撤走後自力更生的艱難困苦,再到不同背景、不同觀念的國內機車人從互相牴觸到逐漸理解。隨著真實細節的抖擻,這部劇的戲劇衝突和故事魅力也隨之展開。

當“戰鬥英雄”遇到“歸國工程師”

在徐宗政導演的鏡頭裡,拍的是機車,說的是年代,發光的卻是雕琢至透的人物群像。這部劇的又一亮眼之處,是那些處境微妙、關係糾葛,被刻畫到極致的角色們。

常漢卿是《奔騰年代》中最“特立獨行”的人物。

1960年,新中國百廢待興,很多留學生自願回到祖國、報效國家。常漢卿是留學歸來的工程師,又身具資本家背景,特殊的身份為他的國產電動機車夢徒增許多煩惱。他堅持“科學至上”的觀念,為此不惜自己的清譽名聲。

和姐姐常漢坤(梁愛琪 飾)精明審慎的性格相比,常漢卿算得上是“不食人間五穀”。衛兵拒絕他與冬妮婭會面,他就偷偷從窗台溜進人家的房間,甚至不顧酒量,一口氣喝完一瓶伏特加,落得名聲受損、慘遭處分的下場,一切只為了解決引燃管整流的問題。

說到底,這是知識分子求知若渴的鮮活面孔,更體現了他為推動我國電力機車事業不斷前進的奉獻精神。

馮仕高(趙達 飾)躊躇滿志,胸懷一腔不服輸的熱血激情,但有時做事比較偏激。

他是留蘇歸來的政工幹部,接受的是共產主義精神的教導,對資本主義出身的常漢卿有著先天排斥。加之金燦爛與常漢卿若隱若現的情愫,使得他對常漢卿更為妒忌。當然,從個人角度來說,馮仕高或令人生厭,但從集體角度來說,他的所作所為,盡數都是為了維護工廠的利益。

缺乏安全感的“廠花”白曼寧(徐小颯 飾)將“上下而求索”做到了極致。她和金燦爛的對話,承包了前期為數不多的笑點。

“趁火打劫”的逼婚行為,背地裡打“小報告”的言行舉止,乃至對常漢卿的溫柔,對陳凱(張戈 飾)的冷淡,都將一個身處特殊年代,身世悲慘,沒有家庭溫暖,尋求依靠的小姑娘刻畫得淋漓盡致。

當然,最有趣的還是金燦爛與常漢卿之間不斷湧現的愛情波瀾。

與常漢卿的相遇,是金燦爛抓特務好心辦了壞事;為了幫常漢卿洗刷冤屈,她在蘇聯專家瓦西裡面前喝完一瓶白酒,是出於對常漢卿的愧疚之情;和馮仕高去看電影,是避免他拿走冬妮婭記載機車技術的筆記本,妨礙常漢卿電力機車的研究。

如果說,常漢卿是一隻不斷向高空進擊探索的雄鷹,那么,金燦爛則是誠誠懇懇俯首耕田的“孺子牛”。

這個從鐵道兵部隊轉業回來的女戰鬥英雄,渾身充滿了勞動人民的樸素氣息。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和常漢卿左右相悖,為他釀出無數麻煩,也中和著整部劇的嚴肅基調,製造出許多有趣的情節點。

以歷史縱深,觀年代“奔騰”

《奔騰年代》沒有迴避歷史風貌,第一集就直入主題。說到底,這部劇里講述的不僅是中國的電力機車史,更見證著新中國的奮鬥史。

正如前半程的內燃機車與電力機車之爭,歸根結底是基礎薄弱的基本國情所致。奔騰不止的電力機車背後,更流露著社會風潮的變遷、環境的更替以及價值觀轉變等方方面面。

《奔騰年代》沒有流於傳統年代劇的俗套,它不是乾巴巴的宏大敘事,在宏闊筆法下更多是奮鬥者們的風韻與光彩。它也沒有落入普通情感劇的窠臼,常漢卿與金燦爛的動人愛情,絕非你儂我儂的打情罵俏,而是在相互陪伴之中,成就更好的彼此,共同完成新中國奔騰的心愿。

《奔騰年代》讓觀眾看到,隨著滾滾向前的電力機車而來的,有叱吒風雲的時代高歌,也有默默無聞的平凡人物。

劇中每個人的性格都有時代印記。常漢坤有自己的隱忍和克制,吳學簽(陳逸恆 飾)有自己的堅守和高瞻遠矚,姚懷民有自己的大局觀,陳凱有對白曼寧的希冀,冬妮婭有對常漢卿的好感和身不由己…….這些頗具韻味的人物群像,奠定著《奔騰年代》的時代基調,也打動著螢屏外觀眾的心。

目前,《奔騰年代》播出十集。電力機車已然啟動,但想要提速還是個問題。常漢卿和金燦爛的關係得到緩和,但馮仕高和白曼寧仍在蠢蠢欲動。蘇聯專家撤走了,可冬妮婭的筆記本尚有不少秘密。劇情還在延續,我們接著看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