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面對原生家庭,房似錦一次次妥協;徐姑姑是女主的燈塔

《安家》中房似錦那個“吸人血”的家庭又出事了,房似錦父親出了車禍撞死了人,結果一家人又讓房似錦自己來處理這件事了,我就納悶了,家裡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當弟弟還希望房似錦接著給自己還房貸呢?

看他媽媽動不動坐火車到上海的樣子,再加上房似錦選擇在上海工作,估計家裡離上海不會太遠,應該是個南方小縣城,現在北方貧困縣的房價大概是四千,這樣的話房似錦家裡房價估計七八千是有的,100萬買個一百來平的房子差不多,關鍵是房價就算一萬好了,誰讓你買100平的大house了,買個幾十平不能住嗎?二手也行啊,有多大本事買多大房,顯然是擺譜一步到位,之後啥也不乾,等著房似錦供養。

《安家》中房似錦那個家庭,如果房似錦自己不與家裡斷絕關係,那么房似錦那邊就是個無底洞,徐文昌與房似錦在一起注定是個悲劇,而且房似錦與徐文昌兩個人的性格完全不同,徐文昌重情重義。

可以說房四井的原生家庭是沒法改變的,小時候都熬過來了,現在長大了,自己有能力了,應該有自己的選擇,可是一點自己的選擇都沒有,還是安於這種命運。特別是處理他們家的事情,始終被牽著鼻子走,一面又抱怨哭窮,說實話,她的做法不是很正確,也間接的“默認,同意”他們家人對她的無休止的漠視和壓榨,不懂得辨別和拒絕,讓家人的思想一直都認為他們做的是對的,所以才會對她變本加厲,房四井可以回懟他們家人的每一句話,改變他們的思想,但是她卻一次次妥協了,房四井的做法有很大責任,看得很生氣啊。

而徐姑姑這樣的人,他父親是上海的名人之仕,他從小就見識了很多,他在人生觀,價值觀開始樹立的年紀沒見過人間疾苦,不懂得錙銖必較,更不理解為什麼人為財死。窮生奸計,富長良心。不同於林飼料,他成長為了一個與人為善,虛懷若谷的翩翩少年。如果有人占他便宜,他也不會在乎,損失了金錢,他也不會在意,因為他擁有過最好的,他見過這世界。如果母親不跳樓,他就是第二個龔先生,不願與流氓交戰,寧可給錢了事的君子世家。

之後的母親跳樓,讓他真正的成長,對他是一種磨練,他看清了很多東西,但是還是懷揣一顆善良的心,他會幫瓜哥做菜,他會分享同伴的喜悅,他會給環衛工人留凳子。徐姑姑就是那種人:見過不善良,卻依舊保持善良。

所以說《安家》中對於房似錦來說,徐姑姑是她生活里的燈塔,能讓她在現實和無奈中,守住內心的底色,讓她在從小被冷落和被傷得千瘡百孔的心慢慢溫暖和修護,對徐姑姑來說,房似錦在被生活中壓得喘不過氣來,還能這么堅強獨立,這是徐姑姑的母親(她母親不夠堅強)和張乘乘身上都不具備的。

房似錦是人在黑暗,向陽奔跑,徐姑姑是人沐浴陽光,心在牢房。你看他暈血時的鏡頭回憶,他爸的決絕,他媽的自殺,傷太深了,他這么多年沒走出來,再看房似錦,潘仙女去門店要錢後,她能去工作,一點緩衝都不需要,心理素質不是一般的強。房似錦卻是徐姑姑心底里的光,他從小到大,一次母親跳樓,一次張乘乘背叛,一個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都給他的心靈帶來了嚴重的創傷,徐姑姑的情感是懦弱的和缺失的,他需要的是更加單純和堅強的感情,也只能房似錦能給他。

有觀眾罵房似錦自私,罵她對家人太懦弱,從房似錦和徐姑姑以及和那個騙子大師交談中,我們可以看出,房似錦對自己的缺點,和現實的無奈,比我們觀眾看得還清楚。

相比紅包那次,這次才算是關鍵考驗。魯大師的蠱惑可以說恰逢其時,直擊軟肋幾近成功,處在重壓下的房似錦已經產生動搖了,內心在掙扎。這時如果沒有徐這樣一個人在旁邊的一番嘴炮引導,她極可能做出錯誤選擇,和騙子同流合污,最終底線不存,底色不抱,徹底黑化墮落,人生完蛋。

人性本來就是一念地獄,一念天堂,更何況在房似錦被家庭逼得喘不過來氣來,直擊軟肋不假,但是當魯大師單獨和房似錦談的時候,他那個震驚,已經是自己對自己開始掙扎的救贖,她才會離開魯大師時那么的難過,因為她也不想變成魯大師口裡的那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