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首播收視撲街,涉案劇情缺衝突,秦昊車曉缺演技

文/馬慶雲

14日晚間在江蘇衛視首播的電視劇《江河水》,並未取得收視率上的理想成績。其首播收視排名,基本穩定在第六位置上,遠不如北京衛視和東方衛視的《大江大河》。而湖南衛視的《那座城這家人》和浙江衛視的《外灘鐘聲》也排在《江河水》的前面。甚至於山東衛視的《最美的青春》都比《江河水》收視率要好一些。

作為一部涉案劇,《江河水》被很多觀眾給予了《人民的名義》那樣的期待。不過,從目前已經播出的劇情來看,這部秦昊擔任主演的涉案電視劇,顯然無法滿足影迷的觀影期待了。該片問題較多,主要問題則集中在劇本階段便缺少電視劇應有的看點。

一般電視劇,在劇情編排方面,前兩集便可以引人入勝。尤其是涉案劇當中,前兩集必須要讓正反兩派的力量爭鬥白熱化,才能吸引觀眾的持續收看興趣。不過,在《江河水》當中,無論是公海對貨船的抓捕行動,還是晚間宴會的抓捕行動,都缺少基本的緊張氛圍的營造。

無法實現劇情上的張弛有度,屬於編劇手法不過關的問題。按理說,一部電視劇的開篇便實現兩個抓捕行動的劇情模式,足可以製造緊張刺激的氛圍,從而給觀眾營造觀看電視劇的審美快感。不過,《江河水》編劇過分平鋪直敘,甚至於在第一集的宴會部分,便對與會觀眾的台詞上使勁放水,產生大量無用的對白,直接造成整部電視劇的敘事節奏過分拖沓。

不會講故事,是《江河水》收視率撲街的重要原因。而另一方面,則是《江河水》採用了太多編劇慣用的橋段手法,很多已經被用爛的劇情人設和台詞橋段,還被編劇們反覆使用。

比如,秦昊飾演的角色,是一個恪盡職守、雷厲風行的辦案人員,但一定要安排一個離婚的妻子,然後帶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兒。再比如,宴會喝酒一定要“好酒量”的水詞對白。秦昊飾演的角色一定要忙的沒時間回家給母親過生日等等。

電視劇創作最可怕的,便是裡邊的橋段都是觀眾似曾相識的,更直接一點說,都是從別的電視劇裡邊複製貼上的,沒有自己獨特的橋段內容。尤其,在人物性格的打造成,《江河水》實在沒有給秦昊角色更多的特點。這種沒有特點的性格,造成整部電視劇缺少自己特有的氣質。

作為涉案劇,卻沒有基本的劇情衝突,勢必造成整部電視劇劇情平庸。而在拍攝方面,本是可以彌補劇本衝突不足的問題的。但是,《江河水》方面顯然拍攝陣仗捉襟見肘,不少鏡頭語言也是四平八穩,過分平庸化處理了。

比如,公海圍捕橋段,秦昊與犯罪分子有一場甲板上的對峙武打戲份。這是可以拍攝非常出彩的戲份,也是體現導演鏡頭語言功底的戲份。奈何,導演在處理這個橋段的時候,本著能省錢就不花錢的原則,只拍攝了秦昊持槍的動作,接下來,馬下便是制服了歹徒。看慣了香港涉案題材電影的影迷,勢必覺得這樣的電視劇鏡頭,味同嚼蠟。

鏡頭缺調度,拍攝缺場面,更為奇特的,則是秦昊這樣的電影演員,在《江河水》當中,竟然也缺少演技了。一位演員演得好不好,更多的要看導演的拍攝需求。顯然,秦昊在《推拿》、《你好,之華》當中,表現都是不錯的。

可是,在《江河水》當中,作為當之無愧的大男主電視劇,秦昊卻沒有絲毫的演技可言了。他一如既往的沉悶,缺少基本的看點展示,更是沒有把人物在演員能力的範疇之內塑造出觀眾喜歡的性格出來。用行話說,秦昊把戲演悶了。

演的更悶的,則是女一號陳曉。她在片中飾演男主角的離婚妻子,一位跨國公司的老總。但車曉沒有演出角色任何可以執掌跨國公司的氣質來。更沒有富裕角色鮮活的特點,只是過分沉悶地表演了劇情人物,痕跡太重,缺少看點。

沉悶,是《江河水》的整體特徵。問題首先便出現在劇本的創作上,缺少對緊張氛圍的塑造能力。而導演的調度與演員過分程式化的表演,也為該片減分不少。當然,只是基於已經播出的劇情部分,兩集不到的劇情,還不足以對《江河水》蓋棺定論。我們只能期待這部涉案劇,可以後續起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