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戀愛的女朋友》首播驚喜,喬欣的“毛病”該改一改了

時下流行的甜寵劇,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一部水準線之上的作品了。

昨晚,許魏洲、喬欣的新劇《我不能戀愛的女朋友》首播,令人意外的是,這部劇居然給人了一種十幾年前的偶像劇又回來了的感覺,這么說,並不是貶義,而是這部劇的製作在現在看來,已經足夠良心。

劇中最明顯的一點缺陷,其實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了,那就是喬欣的眼神。

喬欣從成名作《歡樂頌》裡面的關雎爾開始,再到《琅琊榜》,一直被詬病雙眼無神,顯得整個人都很呆滯,這顯然影響了喬欣整體的表演。

所以,喬欣的這個“毛病”,該改一改了。

在《歡樂頌》熱播的時候,很多人拿她和楊紫相比,認為她不如楊紫靈動。有一說一,很多人之所以這么看,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因為劇中人物設定的緣故。

楊紫飾演的邱瑩瑩,本身的人物性格設定就是一個鬼馬女孩,而喬欣飾演的關雎爾,則是乖乖女一個,一反一正,就讓喬欣的眼神問題被放大了。

如果因此而認定喬欣沒演技的話, 就未免有些武斷了。

試想一下,如果喬欣沒有演技,正午陽光怎么會一直用她?

要知道這么多年,從老演員、中年演員再到青年演員,正午陽光何時用過沒有演技的演員?

從來沒有過。

說過了這部劇的缺點,再說一說這部劇的優點。

在《我不能戀愛的女朋友》里,喬欣飾演的丁小柔,在15歲那年,因為被一個孕婦誤認為小三而遭到了詛咒,詛咒她一輩子得不到幸福。

她進行了至少三十次以上的告白,結果確實都以失敗告終,這也堅定了她的想法:她是一個“注孤生”的女孩。

這樣的設定就太有意思了,就好像大部分人都認為甜寵劇不需要帶腦子看,《我不能戀愛的女朋友》我就是要無腦到底了,你們看著辦的意思。

當然,迷信要不得,丁小柔這是給了自己過多的心理暗示的結果。

與劇情設定相配的就是,全劇里的場景將童話風幾乎進行到了極致:隨處可見的俏皮玩具,糖果色的色彩運用,北歐式的街景道具,諸多元素的融合,構造了一個成人存在的童話世界。

即使是在被孕婦詛咒的這一悲慘場景里,丁小柔的倒下都像極了被下毒過後的公主。

只有丁小柔駕校練車的場景,才能提醒我,這是發生在中國的故事。

喬欣飾演的丁小柔前面已經說過很多,除了眼神還是稍微有些游離以外,其他的並沒有什麼大問題。

來說一下許魏洲飾演的遲信。

作為一個設定為電視節目的製作人,雖然年紀與現實中有些違和,顯得過於年輕,但不得不說,這個不那么“霸總”的霸總,終於摒棄了以面癱裝高冷的那一套。

就在昨天,彭昱暢幫助許魏洲宣傳《我不能戀愛的女朋友》這部新劇的時候,許魏洲同志居然回復道:“好好看看哥哥的吻戲。”

這,高冷男神果然一到現實就是逗比一枚。

很多劇的僵硬,很大一部分來自於演員的選用。

在整容風盛行的如今,作為青春愛情劇,很多劇里充斥了大量這樣的演員,下巴尖到可以犁地,笑容僵硬不自然,鼻子像雕刻般虛假。

好的一點是,這部劇里這樣的演員並沒有看到很多。

之所以說《我不能戀愛的女朋友》是一部水準線之上的作品,其實理由沒有那么複雜:

合理不無腦的劇情+看著舒服演技說得過去的演員=一部成功的甜寵劇。

觀眾們的要求從來就不高。

只是喬欣,眼神還是要再努力改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