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結婚和離婚成為《芝麻胡同》的主題,沁芳居就尷尬了

《芝麻胡同》已經播出了35集,這部55集號稱京味大戲的電視劇給人感覺很小家子氣,劇情是越發單調拖沓,前30集基本上就是嚴振聲和牧春花結了個婚,捎帶著嚴家大院裡秀媽和祿山、福子和秉慧、黑子和寶鳳三對也結了婚。

30集之後,從大少爺嚴寬回家,《芝麻胡同》的劇情開始往離婚上走,嚴振聲面對二選一的難題,最終是無情地拋棄了結髮妻,當然這遠遠沒結束,面對翠卿的病情,嚴振聲很可能與春花離婚,再與翠卿復婚,這二女一男將開始以離婚為中心新一輪的折騰。還有嚴寬、福子、秉慧這二男一女的劇情也將圍繞離婚折騰起來,看預告片的內容,福子很可能出於兄弟感情與秉慧提出離婚。

《芝麻胡同》的開篇是沁芳居“踩黃子”,無論是黑子領著喊的號子,還是嚴振聲與孔老痴的對話,確實韻味十足。可是從牧春花出場後,劇情就開始繞圈圈,一會是嚴振聲嫌春花從事女招待的工作,一會又是嚴振聲同意了,春花又因為翠卿太刻薄而不樂意。好不容易都願意了,又跳出個寶鳳挑撥。等寶鳳安定了,結婚證都領了,吳友仁又橫刀奪愛。直到吳友仁死了,兩人才算正兒八經開始過日子。不過30集劇情也就這么過去了。

反過來看,秀媽和祿山、福子和秉慧、黑子和寶鳳也是在前30集結的婚,秀媽和祿山是幾句話就帶過去了,可是福子和秉慧、黑子和寶鳳是有矛盾衝突的。福子和秉慧間最大的阻礙是林翠卿,在嚴振聲的勸說下,翠卿最終還是同意了,一邊是熱鬧的拜堂,一邊是郭秉聰對嚴振聲夫妻的感謝,有衝突有情意。再說黑子和寶鳳,兩人開始是黑子剃頭挑子一頭熱,直到寶鳳醒悟,兩人間磕磕碰碰,最終在黑子遭遇毒打後,寶鳳真情流露,兩人成就好姻緣。

這兩對婚事也就是兩三集吧,可是一樣讓觀眾印象深刻,實在不知道導演為啥拍嚴振聲三人的感情就那么拖沓。

30集後,嚴家大院正在逐步恢復平靜,牧春花生下了嚴謝又懷上了孩子,俞老爺子滿意,嚴振聲高興,林翠卿也接受了牧春花。可就在這時,嚴寬歷盡千辛萬苦回來了,首當其衝就是他與秉慧的婚事,福子無奈之下離家並申請調動了工作,一走就是毫無音訊。

而隨著婚姻法的頒布,嚴振聲必須與牧春花、林翠卿中的一人離婚。一個是原配妻子身患重病,一個是心頭所愛還帶著兩個幼子。嚴振聲本是想著偷偷與翠卿離婚,瞞著林翠卿和嚴寬,一家人還像以前一樣過日子。只是訊息被嚴寬得知,林翠卿因此萌發了死念,嚴振聲悔恨不已。嚴寬逼著父親與牧春花離婚,與母親復婚。顯然離婚這事不會簡簡單單就結束。

結個婚30集,離個婚25集也不算多,只是不知道編劇為啥要設計沁芳居醬菜園子這個背景,反正目前它的存在並無實際意義,隨便換個別的買賣都可以。只有結婚和離婚才是這部劇的主題。文/尖叫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