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時代》反派人物有看頭,他們痛苦地遊走在善惡之間

正在北京衛視播出的《光榮時代》與一般反特劇最大的不同,是刻畫了一群新舊世界交替過程中的特務群像,出於國民黨特務系統複雜的派系鬥爭和不同人物的命運選擇,劇中的反派人物呈現出了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也營造了撲朔迷離的劇情走向。

人物關係是《光榮時代》最精彩的地方。張譯飾演的鄭朝陽和黃志忠飾演的鄭朝山,一個是北京市公安局偵訊組組長,一個是國民黨潛伏特務桃園行動組組長,正邪較量中,他們是死敵,親情關係中,他們是手足。作為老地下、老公安,鄭朝陽展現了新中國第一代公安幹警的赤誠熱血,但他的缺點也很明顯:重義而輕信。大哥鄭朝山一開始就暴露了問題,但鄭朝陽主觀上不願意相信,對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疑點,鄭朝山一掩飾,鄭朝陽就動搖。國民黨“冷棋”特工鄭朝山則與弟弟的性格相反,他老謀深算,喜怒不形於色,將真實面目藏於京城名醫的面具之下,一邊用刀醫人,一邊用刀殺人。

隨著鄭朝山特務身份若隱若現,電視劇的敘事主線也轉向了兄弟二人攤牌的過程,兩人一面明爭暗鬥,一面顧念兄弟情分。最近的劇情中,鄭朝陽在執行任務時違反辦案紀律,千鈞一髮之際從車輪下救出了鄭朝山。鄭朝山投桃報李,親手除掉了前來暗殺鄭朝陽的中統殺手。劇中,擅長彎刀割喉、一擊斃命的鄭朝山一次次出手殺人,他為中統軍統的派系鬥爭殺人,為不暴露身份殺人,為救弟弟殺人。但細想之下就會發現,鄭朝山殺的都是“自己人”,他手上沾的全是特務的血。這樣的處理,恐怕為人物的命運走向埋下了伏筆,而兄弟對決的劇情高潮最令人期待。

兄弟諜戰戲碼錯綜複雜,特務夫妻的“相愛相殺”更是撲朔迷離。劇中,薛佳凝扮演的中統特務尚春芝被嵌進了複雜的人物命運里。電視劇開篇,尚春芝以冷血無情的形象亮相,開場就毒死了自己的手下秦招娣,而另一方面,她卻渴望做一個普通女人,因而假冒秦招娣的身份逃亡,只為過上平凡安寧的生活。陰差陽錯,來到北平的“秦招娣”與鄭朝山相遇、相識,在互相沒有識破身份的情況下結為夫妻。而在婚禮夜,尚春芝發現了鄭朝山的特務身份,於是兩人開始同床異夢的生活,在真情與假意間徘徊。

相比鄭朝山的堅持、尚春芝的逃遁,王驍飾演的宗向方則是劇中立場最為搖擺的反派。他身為安插在舊政權警察局內的軍統特務,卻在北平解放前,冒險通知鄭朝陽其地下黨身份已暴露,救了鄭朝陽一命。解放後成為人民政府的留用警察後,宗向方卻下不了決心,看不清形勢,既為新政權做事,又為特務組織賣命,一步步行差踏錯。這個人物後面能否棄暗投明也是一大劇情懸念。

通常的諜戰劇、反特劇,展現的都是敵我雙方你死我活勢不兩立,但在《光榮時代》幾個著力刻畫的反派身上,或多或少都可以看到人物的猶豫和掙扎。鄭朝山在親眼看到新社會的新風貌後,也不禁發出感慨,而對於自己的“信仰”,他道出了不得已的苦衷:有些人堅持信仰,是因為一旦選擇了之後就不能再選擇。尚春芝對特務生涯感到疲憊與恐懼,想徹底擺脫過往,她一心想嫁個好男人,不想卻一頭扎進了北平諜戰的暴風眼,更無法回頭。宗向方夾在不同陣營的對抗中,試圖尋找中間路線明哲保身,而他錯就錯在機關算盡太聰明,在那個是非黑白的年代,沒有第三條路可選。

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光榮時代》中,幾個反派人物痛苦地遊走在善惡之間,在真真假假的身份中變換,有著獨特的心理線與情感線。劇作對他們多了人性、親情、愛情的描寫,少了臉譜化的刻板塑造,讓人更清楚地看到這些反派角色失敗的原因,當他們成為舊社會的殉葬品時,人物身上也就更多了一分悲劇色彩。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作者:邱偉

監製:周南焱

編輯:關一文

流程編輯:吳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