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胡同:很無語,翠卿和寶祥就這么好上了

都說藝術來源於生活且高於生活。意思就是現實生活中的那人那事,在藝術作品中呈現時都是經過藝術加工的。如此,除了給讀者、觀眾以審美享受之外,還應該帶來認知、思考、回味。雖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但是,過分荒誕與離譜還是不應該出現在年代敘事作品中,就如電視劇《芝麻胡同》中出現的新劇情。

《芝麻胡同》更新過半後,劇情走向越發天馬行空。其實,這部年代京味戲劇情展開之初,有著各種好。僅就演員好、故事好,就已經足夠吸引觀眾。從十天前的一片叫好叫座,到十天后的吐槽不斷,這部劇到底在經歷著什麼?其實就是經歷著劇情一次次的跳水。

一部劇呈現給觀眾的看點確實要有起承轉合,這一切都在一套完整的邏輯中經得起推敲,受得住琢磨,它在一個正常的緯度中有翻轉跳躍都無妨,可一旦越了界,就很有可能摔成硬傷,出現敗筆。

話說嚴家大院摁下葫蘆起了瓢,這一次事情的發生有點嚴重。翠卿竟同寶祥偷偷摸摸的好上了。這兩人的發展莫名其妙,荒誕無聊,最不可忽視的是把一個大家閨秀的禮儀廉恥撕的粉碎,並且在光天化日下大曬特曬。

劇情發展到振聲沒同翠卿商量便私自離婚,這給翠卿帶來莫大的傷害,甚至要一死了之。雖說,翠卿平日裡對春花無事譏諷,但她骨子裡不僅善良還識大體,對振聲有愛、有情、更有義,這是翠卿的人設。她可以為滿足俞老爺子定要有人繼承香火的願望而容下春花,也可以為了愛振聲讓自己委曲求全。但隨著春花深入嚴家生活後,翠卿往日的形象日漸坍塌。

劇情到振聲向翠卿仔細說清為何選擇與她離婚真相時,翠卿內心是感動的。因為振聲說出,幾十年的夫妻那定是生長在一起的親情,分是分不開的。而翠卿也言稱,她等的就是這句話。

這說明,翠卿心裡什麼都懂,只不過過不去那道吃醋的坎,這種情緒可以理解。可就當振聲失約翠卿的那個晚上,誰也沒料到翠卿竟主動向寶祥示好,而且從此便夜夜連枕同宿!

這劇情設定的實在讓人大跌眼鏡,不知做何評論。

雖說翠卿這是氣頭上做出的事情,可問題是翠卿乃大家閨秀,一生端正,前面因為振聲和她離婚便悄悄絕食準備殉情。後邊,就突然與寶祥苟且。這不是人設的崩,是劇情的崩,崩到無法重建。

一面是春花高尚無比,一面是翠卿晚節不保(雖說翠卿與振聲已經離婚,這種說法尚有不妥),但入劇情看人設,翠卿怎么也不至於變成了一個飢不擇食的婦人。而且先前是寶鳳拼了命的要嫁老爺,現在又是寶祥意屬翠卿,翠卿更是熱辣回應,一拍即合。這嚴家上下真的就成了糊塗粥。

一直以來,翠卿對春花的表現非常更年期式的變化無常。這種表現實屬情理之中,因為她本質不壞,但控制不了醋意大發。然而,與寶祥關係的發生便跌了份也變了味,荒唐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