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瞳》評分低真不是一個人的鍋

《黃金瞳》已經播了二十多集,終於能夠下筆,不用擔心冤枉一部好劇。

為什麼入坑了黃金瞳?因為作為一個懸疑靈異神幻愛好者,這樣一雙透視眼足以撐起所有的理由。

但是理由終歸是理由。

不是有那么一句話?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再強大的理由,都可能被結果打敗。

就第一觀感來說,黃金瞳的片頭是有史以來見過最有創意的片頭之一,因為:這是一場個人秀。

別家電視劇的片頭,算是劇情的濃縮,黃金瞳的片頭不是,它是主演莊睿的濃縮,全部都是莊睿的特寫鏡頭,充其量亂入一兩個背影,唯一成功搶了鏡的可能是幾輛汽車。

不但片頭有創意,劇情也迷一樣。

端看第一集片頭前的那一段打戲,本劇主人公是個王者,功夫在身,手撕劫匪不在話下。然而,這樣單挑劫匪大獲全勝的畫面只存在於主人公的幻想,這主人公實際是個青銅。面對劫匪,一躍而起,五體投地。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尷不尷尬?

這不是最尷尬的。

莊睿眼睛受傷,在醫院醒來腦袋上綁著紗布,一路走到衛生間才在鏡子裡發現自己眼睛上是綁著紗布的這一段才叫迷一樣的劇情。

如果說醒來之後沒察覺有紗布,可能是睡迷糊了,睜眼眨眼沒覺得有障礙,可能是紗布包的太鬆了,但是已經上手摸過都沒發現,這就過份了。是紗布手感已經和皮膚一樣了?還是觸覺也失靈了?

這種尷尬在不經意間出現,每一集都能找到幾個點,一直到劇情走到了緬甸公盤,都還是貫徹始終的。

就像石礦里的礦工,舉重若輕實乃高手風範,可是這么一點勁都沒使的敷衍合適嗎?

就算對群演要求不高,可不可以選一個演的認真的給特寫?

而且不但劇情迷,人設更迷。

目前來看,主角似乎就是莊睿和苗菲菲,這兩個主角的人設,一個賽一個的有意思。

黃金瞳這個外掛在劇中的世界最先出現在馮全身上。

聊齋志異之八大王中,馮生得鱉,見其生有異狀,遂放。後得八大王宴飲款待,並口吐寸許小人嵌入馮生手臂中,馮生便得尋寶之眼,凡有寶物,黃泉之下皆可見。

這是多么得天獨厚的發財利器。

所以莊睿得了這樣的眼睛簡直是未來飛黃騰達的保障。

但是,懷璧其罪。

這是一個所有能開外掛的小說里都放在心尖上的準則。武俠小說中的神兵利器,武功秘籍,修仙小說中的稀有丹藥,少見的仙器神器等等。誰得到了,沒有的絕對的實力的時候,都要藏著掖著,不然不等功成名就,就命喪黃泉了。

可是這個準則在莊睿這裡,形同虛設,他似乎根本沒有藏拙的意識,就這么大大咧咧的把他的不同尋常擺在檯面上讓人懷疑。

比如被套人套了麻袋(黑布袋)不拿下來就行動如常,引起警官的懷疑,比如買石料從不落空,比如不會賭博,在自己輸了的時候,萬分不可置信過的說這不可能。

在一個打眼是必修課的行當里,打破常態,又不知掩飾,暴露的理所應當。

這么憨呆傻的男主,是打算靠著主角光環一路綠燈嗎?

莊睿憨呆傻,苗菲菲的人設也好不到哪去。一個人民警察,出場如同流浪歸來,確定嫌疑人憑藉想當然,下古墓非要把自己跟莊睿拷在一起,如果之前是不知古墓危險,險些被戳成刺蝟之後,還不打開手銬,是為了什麼?

且劫後餘生,面對莊睿的控訴,回應的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疑罪從無全無概念,警察責任全是浮雲。

作為警察,這么愣直蠢好嗎?

放過人民警察吧,它還要形象呢。

莫名其妙的懷疑,莫名其妙的喜歡,莫名其妙的就混成了似乎是莊睿的保鏢?難道這才是她的主業?全部職責就是跟著莊睿,吃一吃醋,救一救人。

《黃金瞳》豆瓣評分,5.3。

對比類似題材的《怒晴湘西》差了不是一點半點。

這樣的口碑不是一個人的鍋,從劇情到人設,從演技到邏輯,誰也逃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