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經雨胭脂透:郎月軒吃醋瞬間,方曉得自己喜歡顧海棠有多深

朗月軒:

你在我心目中是一個不一樣的女孩子,我以為我自己只是看你不同方要逗弄你,

直到看見你和別人跳舞,我心裡不舒服,我才知道那是我吃醋了,我才知道我喜歡你。

可是,我卻無比後悔將你帶回家,若是你沒有去我家,是不是我哥哥便不會愛上你,

是不是我們便能夠毫無顧慮的在一起。

你成為了朗里春的學徒,我便可以整日見到你的笑臉了,莫名的覺得工廠也變得有趣了。

我雖然看上去放蕩不羈,可是卻很關心朗里春的生意,這是我父親的心血,我必須要幫我父親管理好工廠,這樣才不辜負我家人的期望。

所以,當我看見你因為失誤而導致一池子花瓣都需要毀掉後,我是生氣的。工作上不允許有絲毫的疏漏,否則將會帶來很大的損失,這是我工作的原則,即使是你,也無法改變我的原則。

後來從龍莫嫿口中知道,原來你是為了弟弟無法入學的事情而苦惱,這有什麼的,我會幫你的。還真是一個倔強的小丫頭,如此要強,真是叫人心疼。

來到工作坊,看見你依舊在那裡採花瓣,情不自禁的拿著醫藥箱,幫你包紮。你的手不像其他女生那樣細膩,反而因為常年做家務或者工作的原因,有些粗糙,不過我卻覺得這是我見過最美的一雙手。

我始終覺得自立自強的女孩,要比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更讓人欽佩,讓人喜歡。

母親最近心情不好,不想讓大嫂幫她梳頭,想要重新找人梳頭。

在工廠裡面隨便挑選一名女工過去,不過沒有想到你也想去給我母親梳頭。

這樣也好,這樣我便能夠天天看見你了,貌似這種感覺也不錯,便應了你的要求。

你為了此事專門來謝我,一口一個朗少爺,莫名覺得好疏遠。調侃你說,以後我們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你可以叫我月軒,不要叫朗少爺。

果真和我想像中一樣,你有些害羞,告訴我只是來謝謝我的,謝謝我幫你。

小丫頭,幫你,我願意。

就這樣,你入住了我的家。

夜晚十分,居然發現你在找佛甲草。

忍不住調侃你,大晚上的來我家偷草呀。

你依舊牙尖嘴利,你說拿幾棵佛甲草,換一個能夠梳頭丫頭的手,我比較划算。

算了,不逗你了,你願意摘就摘吧。

不過,這一次,你居然主動挽留我。

你神秘兮兮的問我,我家是不是鬧鬼?

鬼,想不到你一個如此膽大的人,居然也會相信鬼神之說。

看著你有些害怕的說,自己迷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問我是否能夠送你回去。

我便知道,你定是害怕了。

你居然怕鬼,這個世界上居然也會有你害怕的東西,我一直認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呢。

不過,也好,女孩子嘛,本應該如此。

或許因為你住進我家的原因吧,讓我都覺得家中不再無聊,在家待的時間逐漸多了起來。

我越發覺得我喜歡看到你,偶爾逗弄你幾句,看著你有些微怒的樣子,總是覺得甚是可愛。

這一日,看見你蹲下來和小花自言自語,忍不住調侃你,要是實在寂寞可以找我聊天呀。

你反問我為何跟蹤你。

哪裡是跟蹤,只是有事沒事尋尋你的身影罷了,不懂情趣的小丫頭。

我告訴你這裡的人和事都是我管的,沒想到你居然會問我,那么鬼呢,鬼也歸我管嗎?

神神叨叨的,看你也不像八卦之人,居然信謝鬼之說。

看著你要走開,忍不住摘了一朵花送給你,只覺得鮮花配美女,忍不住調侃你,這么喜歡和花說話,拿回去聊天吧。

看著你遠走的背影,忍不住漏出笑容。

在西閣樓附近發現了你,主動和你打招呼,沒想到居然把你給嚇了一大跳。

你依舊神神叨叨的,你始終懷疑我家裡面有鬼,也不知道你是從哪裡聽到的這些閒言碎語。

你一直問我西閣樓裡面有什麼,住著誰?

這個女孩子家怎么好奇心那么重呢?

西閣樓,那是我大哥的住所,自從他臉被毀了之後,他因為自卑便一直住在這裡,外人不得入內。這是家裡人眾所周知的秘密,雖然我不覺得有什麼,但是大哥就是不肯出來,不肯見人,我只能尊重他的決定。

當然,這些事情不能告訴你。不是因為不信任你,是沒有必要告訴你。

看著你那好奇的小眼神,忍不住將你給拉走,送你幾本書,沒事多讀讀書,少扯這些八卦,少研究這些無關的事情。

將你送回了住處,忍不住多看了你幾眼,方才離開。

慈善晚會,很是不喜歡這樣的晚會,有些無聊。但是又不得不參加,不得不應酬,這便是生意人的悲哀吧。

不過,這次居然有些小驚喜,因為我在慈善晚宴上居然看見了你。

這一次,你畫了妝,穿著漂亮的裙子,果真是美艷動人。

本來想要邀請你跳舞,誰知道居然蹦出個礙事者,搶在我前面邀請你跳舞,更可氣的是你居然答應了。

看著你一直在和別的男人跳舞,我感覺自己心神不寧,那一刻,我才知道,我吃醋了。

之前,我一直覺得你只是與眾不同,我只是想要逗弄你而已。可是,這一刻,我才知道,或許我比自己想像中要喜歡你多些。

我居然會為了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吃醋。

不過看著你在跳舞的過程中不小心踢了那個男人的重要部位,莫名的覺得好笑。該,活該,看你下次還敢不敢隨便邀請女人跳舞了。

最終還是沒有忍住,藉機和那個男人交換下舞伴,我們成為了舞池上的搭檔。忍不住調侃你,你剛才那招挺厲害的嘛。

你倒是絲毫不知道害羞,還反問我想不想試一試。

我可不想,我又不想斷子絕孫。

主動將你帶回家,忍不住向你表明心思。這不是玩笑,這是真心話,我發現,只要有你在的場合,無論多無聊,我都會覺得很有意思。

只不過,你依舊沒有給我回饋。

今日去見大哥,大哥一改常態,要比平日裡面精神得多。

他說,他喜歡一個女孩子,給母親梳頭的女孩子。

竟然是你。

你還是沒有聽我的話,你還是偷偷來到了西閣樓,你知道不知道,你闖禍了。

當我知道大哥喜歡你時,你不知道我有多忐忑。他是我大哥,一直都處於自卑的狀態,他好不容易喜歡一個人,我還能和他公平競爭嗎?

你為何不肯聽我的話呢?

那一刻,我有些恐慌,我有些害怕,總感覺自己心愛的東西正在被他人惦記,而我卻沒有絲毫的招架之力。

我甚至有些埋怨你,為何就是不肯聽我的話呢,這該叫我如何是好呢。

註:本文為小女子眼中的影視原創,歡迎關注,讓我們一起來追劇。

朗月軒的內心獨白系列:

海棠經雨胭脂透:最好的顧海棠,遇見最好的朗月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