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又成背鍋俠!《芝麻胡同》在耐心邊緣不停試探

《芝麻胡同》一直在考驗觀眾的忍耐力:演得很好,但劇情太虐。

自打俞老爺子拿出那份“約法三章”逼著林翠卿簽字,觀眾對牧春花的反感就上升到了一個新高度。

可是,滿倉大兄弟又從王鷗的眼神里,看到了其中的隱情。

王鷗飾演牧春花

雙方會親家的時候,何冰飾演的嚴振聲提到了那份“約法三章”,但此時王鷗的眼神,倒像是對此事一無所知。

與此同時,俞老爺子當眾說了句,“醜話還是說在前頭好”。緊接著嚴振聲就表示,“醜話也分跟誰說”。

王鷗飾演的牧春花,一臉茫然地問俞老爺子,“這是什麼意思啊乾爹,我怎么沒聽明白”。然後俞老爺子就搪塞地說了句,“閨女,都聽爹的,別的你都甭管”。

這幾句台詞,基本證明了那份看似公平其實很欺負人的“約法三章”,很可能並非出自牧春花之手。俞老爺子甚至包括嚴振聲在內,都有動機這么乾。

我們先來破個案,分析一下“約法三章”的真正始作俑者到底是誰。

俞老爺子宣讀“約法三章”

我先說結論:我認為最大的嫌疑,就是俞老爺子本人。

俞老爺子在婚事上打壓林翠卿,有動機、有前科、有行動。

首先看動機。

俞老爺子一直認定,自己大兒子的死都怪林翠卿出的餿主意,但他選擇性地忽視了另一個事實——拍板兒決定請大哥去當保鏢的人,是嚴振聲。這就顯示出俞老爺子的為人處世,有親有後。

再加上林翠卿一直反對牧春花嫁給嚴振聲,並有過當眾刁難牧春花的行為,因此俞老爺子主觀上更偏向自己的乾閨女牧春花。

其次看前科。

俞老爺子曾三次勸說嚴振聲跟林翠卿離婚。第一次是在醫院當著林翠卿的面兒,第二次是經寶鳳之口轉述,第三次還是在醫院裡被林翠卿偷聽到了。

然後看行動。

俞老爺子自作主張,將嚴牧二人的婚訊登報。因此他也完全有可能替牧春花做主,炮製這份“約法三章”。

牧春花現在雖然是背鍋俠,但她身上也確實有嫌疑。

牧春花對林翠卿心存顧慮

就在俞老爺子首次搬出“約法三章”之前,牧春花確實流露過對林翠卿的擔心,“我這姐姐的嘴啊,像小刀子似的,剌人狠著呢”。

因此,牧春花也有動機,但她更有底線。

如果牧春花真是一個得寸進尺的人,她與其花時間去套路俞老爺子和嚴振聲,為啥不直接投懷送抱吳友仁呢?

吳友仁有仨媳婦,嚴振聲有一個。儘管牧春花嫁進俞家跟林翠卿都是正妻,但那只是法律意義上的,下人們可不這么看。

也就是說,無論牧春花嫁給誰,在旁人眼中,那都是做妾。既然如此,吳友仁的勢力可比嚴振聲大多了。

名分不重要,實力最重要。《知否》告訴我們,小妾的手段高,是有可能讓老爺寵妾滅妻的。如果牧春花真是個心機婊,這個道理她不用看《知否》也能明白。

再者,如果“約法三章”真是牧春花授意,那么現在嚴振聲被抓進去了,她就該袖手旁觀甚至另攀高枝才對,怎么可能去照顧林翠卿呢?

再來說說嚴振聲,其實他身上的嫌疑比牧春花還大。

何冰飾演嚴振聲

就在牧春花流露出對林翠卿的擔憂後,嚴振聲就陷入了沉思。可是這次沉思沒有結果,劇情就走到“約法三章”那一步了。

嚴振聲其實是個套路王——表面上特局氣,其實鬼主意賊多。

他尤其擅長通過做戲,讓別人主動接受他的決定。對方不僅挑不出他的理來,甚至有時還會對他感激涕零。

不光是《芝麻胡同》,何冰在《情滿四合院》里雖然叫傻柱,但也是個套路王。這兩部劇還是同一個導演。

所以,嚴振聲強烈反對林翠卿簽署“約法三章”,如果開腦洞的話,也可以看成是一出苦肉計。

但讓我排除掉嚴振聲身上嫌疑的,也是一個眼神。

嚴振聲鄙視俞老爺子

就在林翠卿簽字畫押之後,嚴振聲悄悄斜楞了俞老爺子一眼。

這個眼神的含義,就是“真拿你沒辦法”。

有了這個眼神,嚴振聲反對林翠卿簽字畫押,就不是苦肉計了。

其實,如果這件事兒真是嚴振聲和俞老爺子一起唱的雙簧,那他就沒必要在醫院裡跟俞老爺子痛說革命家史了。他喜歡牧春花不假,但不會因此就傷害林翠卿。

由此可見,“約法三章”很可能是俞老爺子在急於抱孫子的心理作用下,為了打通“最後一公里”,自作主張並甩鍋給牧春花的行為。

而讓女主角背黑鍋的傳統,也是從《情滿四合院》里沿襲下來的。

郝蕾飾演秦淮茹

《情滿四合院》和《芝麻胡同》,都是何冰和海一天在搶女主角。

當時豆瓣上就有一種很強烈的聲音,說郝蕾飾演的秦淮茹接近傻柱,只是為了給兒女們弄口飽飯吃。

同時,《情滿四合院》還多次讓傻柱親口表示,自己壓根兒就不喜歡秦淮茹,只是拿她當姐姐。

後來,婁曉娥帶著傻柱的骨肉衣錦還鄉,秦淮茹又落了個鳩占鵲巢不給人家騰地方的名聲。

我們再來看看王鷗在劇中背了多少鍋。

當女招待名聲不好這種事,都不算鍋,因為劇中給了解釋。

牧春花的第一口鍋,是一開始願意當妾後來要當正妻。這顯得牧春花很得寸進尺。

“約法三章”是第二口鍋,這已經到了蹬鼻子上臉的地步了。

這才十幾集,兩口鍋就扣上了。後面三十多集不知道牧春花還要受多少指責。

其實,第一口鍋還比較好理解,細心看劇的觀眾都能明白來龍去脈。

第二口鍋,或許將來也能解釋。

但這個“將來”有多遠,可能會決定還有多少觀眾願意留下來。

劉蓓飾演林翠卿

《芝麻胡同》的前十三集,劉蓓飾演的林翠卿是虐心擔當,但接下來,虐心的接力棒可能就要交給王鷗了,因為牧春花接受了吳友仁的交換條件,用“一日夫妻”來換嚴振聲的平安。

虐心劇情,幾乎在每部電視劇里都有,只不過程度有別。

從積極意義看,虐心的本質,是突破了觀眾對某件事的常規認知,因為摩擦而產生痛感。比如《芝麻胡同》,絕大多數虐心劇情其實都能解釋得通,但觀眾有點受不了。

從消極意義看,虐心的劇情過多,會讓一些觀眾選擇棄劇。這顯然不是主創們的初衷。

觀眾能夠接受男主角初期比較頑劣,或者女主角初期比較傻。觀眾有這個心理預期,也有耐心陪伴他們成長。

但大多數觀眾不太能接受,男女主角的人品有問題。

就比如這個“約法三章”。劇情剛一播出,網上對牧春花的不滿就已經很多了。如果不解釋,就會有一部分觀眾把劇情聯繫到演員的現實中,形成人身攻擊。

這樣的現象也是不勝枚舉,只不過以往主要集中在反派身上。

接下來請大家坐穩扶好,我要拐急彎兒了。

如果牧春花人設不變,她有沒有可能炮製“約法三章”呢?

牧春花要幹掉吳友仁

牧春花在前十三集裡給人留下的印象,並不是愛衝動的性格。

她主動推掉婚事以保全嚴振聲夫妻和睦,她勸說嚴振聲不要跟吳友仁拚命,這些都展現了牧春花的理智和大局觀。

可是在刺殺吳友仁的時候,她卻突然汪曼春上身,直接導致行動失敗。

同一個人,為啥突然這么衝動了呢?

這就要提到一個詞兒:人設。

人設是對一個角色的簡單設定。這種設定是框架式的,而真實的人性是複雜的、豐滿的。

我們平時說一個明星人設崩塌時,通常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刻意包裝出來的人設,突然被人戳穿了;另一種是他本來就這樣,但偶爾反常一次被人抓住了小辮子。

一個人,可能上午還是渾蛋,但下午就做了一件很講究的事。另一個人,可能此前一直給人很君子的印象,但突然有一天做了一件很損人利己的事。

這兩種情況,在現實中都很常見,其實就是一念之差。

套用郝蕾和王鷗這兩代“胡同女主角”的劇情,也是如此。

牧春花為救父親不顧一切

放在當時的歷史環境和人物命運里,如果秦淮茹和牧春花都不是角色,而是真實的人,她們是有可能因為一念之差,做出與“人設”不符的事的。

比如,在揭不開鍋的時候,為了一家四口能吃飽飯,秦淮茹倒追廚師傻柱,是符合人性的。這是生存壓力給逼的。

再比如,在對林翠卿心存忌憚的背景下,牧春花“先小人後君子”,提出“約法三章”,也是符合人性的。

在人性面前,人設顯得過於單薄和片面。

因此,越是現實主義作品,就越難用一兩句人設,去概括一個角色的所有行為。

寫這篇文章,滿倉大兄弟也是經歷了“從怒髮衝冠到轉念一想”的思考過程。我相信,被《芝麻胡同》近期劇情虐到冒煙的觀眾,肯定也不在少數。

可是我們知道,生活遠比劇情更狗血。我們了解的世界,並不等於世界的全貌。

或許,那些讓我們感到虐心的劇情,恰恰是某些人正在經歷的現實。